全能妖怪

乐无扶住池底的岩石,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水面的动静。

好在那青涧流动的轰鸣掩盖了乐无激起的水声。

这时,竹林外的那人已经快步走到了瀑布的悬崖边,乐无借着水面的月光,隐约认出这个人竟然是陆无为。

只见陆无为在崖边站定,他似乎默念了一句口诀,随后,一只金边信蝶在他的面前化出。

陆无为小声地对那信蝶说了些什么,信蝶接收到消息之后便扑闪着翅膀,顺着青涧飞下了山。

陆无为放走信蝶之后,左右看了一看,随即便又匆匆地走掉了。

陆无为走后,乐无在池底又警惕地呆了一会,直到实在快要憋不住了,这才浮上了水面。

:“呼~”

乐无将浸湿的头发捋到脑后,她盯着陆无为离去的方向疑惑道:“陆无为不愧是浮金山威望最高的弟子啊,连这送信的灵宠,用的都是高阶的金边信蝶。哎?我怎么记得他以前用的都是蓝羽信鸟来的?这金边信蝶如此稀有,是谁送给他的?而且什么信非得这个时辰偷摸着过来送?”

乐无想着想着突然灵光一闪:“噢!对了~最近他经常下山,怕是春心荡漾,看上了山下哪个庄户家的姑娘了吧~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运气这么好,能被陆无为这样挂念。”

乐无掩嘴偷笑了两声,随后便又开始清洗起来。

不一会儿,身体总算是洗干净了,接下来只要再把衣服洗净就行了。

这样的话,哪怕衣服是湿的,被人看到后,她也好解释了。

可是谁知这衣服上的血渍不管乐无怎么搓洗,却都无法去除干净。

乐无又试了好几遍,手腕都搓酸了也没见到什么效果。

:“真是的,要是能有瓶强效洗衣液就好了......”

乐无气得将衣服往岸上一丢,随后累得趴在了池边。

:“这可怎么办啊......回来阁中宵禁了的话,我还怎么回去啊......”

而正当乐无一筹莫展之时,从瀑布后面的青栾洞中突然慢悠悠地爬出来了一只灵蜥。

乐无大喜,连忙喊道:“小灵!小灵!快过来!”

灵蜥本来想跑,但是一见喊它的人是乐无,便转而快步地跑了过来。

灵蜥一头扎进乐无的怀里蹭了又蹭,乐无痒得不得了,慌忙推开灵蜥道:“哈哈~小灵别闹~我有事找你帮忙!”

灵蜥这才乖巧地停下,瞪着它那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呆萌地看着乐无。

乐无随即在它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灵蜥授意,麻利地穿过竹林,往鄢雀阁跑去。

这片竹林对应的正好是鄢雀阁的后院,穿过竹林,灵蜥来到了鄢雀阁的院墙之下。

鄢雀阁的院墙建得很高,即使灵蜥动作灵巧,却也花废了不少功夫才攀着竹子,翻过了院墙。

而此时鄢雀阁,穆之筠的卧房中。

他下午课业结束回到阁中之后,去过乐无的卧房寻了两次,但是却都没有见到乐无回来。

又一遍修炼过后,穆之筠收起心神,整理了一下之后,便又一次朝着乐无的卧房走去。

谁知他刚转过乐无房前的弯道,就看到一只通体乌黑发亮的灵蜥突然从乐无的房间里跑了出来,而且它的嘴里竟然还叼着一件乐无的衣服。

穆之筠连忙出声喊道:“小贼!”

灵蜥被穆之筠的声音吓了一跳,慌忙连滚带爬地攀上了竹子,往墙外逃去。

穆之筠一个箭步就追了上来。

:“给我站住!”

灵蜥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在将要翻过墙头的时候,被穆之筠给抓住了尾巴。

:“好啊你!什么人的衣服你都敢偷!还不快给我松口!”

灵蜥使劲挣扎了几下,见无法挣开,便灵机一动,用爪子狠狠地挠了一下穆之筠的手臂。

穆之筠吃痛,下意识地松了手,灵蜥就这样趁机翻下了围墙,须臾之间,便消失在了竹林之中。

穆之筠也随之跳下围墙,置身在竹林里。

他隐约听到竹林深处传来阵阵的轰鸣声,因为想着这灵蜥一族喜水,多半是往芜栾青涧去了。于是他便顺着那轰鸣声,往竹林深处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穆之筠就来到了这竹林的尽头,他眼看着那芜栾青涧就在竹林之外,刚要踏步走出去,却突然察觉在左前方的露水池旁似乎有人。

:“都这个时辰了,谁还在这里?”

穆之筠疑惑了一下,便利用前方的一排竹子掩住了身影,小心地透过缝隙往左前方看去。

:“那!那是......!!”

只一瞬间,穆之筠就呆站在了原地。

他仿佛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刹那间凝结,就连自己的心脏,也好似停跳了一般。

只见前方的露水池边,乐无赤裸着上身伏在池边,正一脸宠溺地安抚着自己怀中似有些惊慌的灵蜥。

乐无洁白的肌肤和灵蜥乌黑的皮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温柔的月光下,乐无的全身仿佛被渡上了一层神圣动人的光辉,宛若神灵一般彻底地侵占了穆之筠的内心。

穆之筠以前一直认为美色再好也不过只是一副皮囊而已,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的目光是有多么得短浅。

一时间,他所有的偏见都被击了个粉碎。

乐无抚了抚灵蜥的头顶,安抚道:“怎么啦?怎么吓成这样?”

灵蜥的两只小爪子紧紧地按在乐无的胸膛上,口中也一直叽叽叽地叫个不停。

乐无并不能听懂灵族说话,但是看着灵蜥的这幅紧张的模样,她也能猜出个几分,怕是在鄢雀阁中,灵蜥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人了。

只是她住的地方这么偏僻,一般也不会有人随便去到那里的,乐无顿觉不妙,只怕是穆之筠过去找她了。

乐无不敢再耽误,连忙将灵蜥放到地上道:“好啦,乖~已经没事了,别害怕了,为了感谢你帮我这个大忙,过几天,我给你偷偷拿一包栖梧草来,让你吃个够。”

一听见有东西吃,灵蜥顿时把刚才的不愉快和紧张全部都抛在了脑后。

乐无双手撑着池边从池水里坐了上来,随后快速地将干净的衣服穿好。

而那还淋着水的头发则被她一股脑地全部都拢到了脑后,水滴顺着乐无的发丝一点点地滴落到了地上,就仿佛一颗颗断了线的珍珠。

:“小灵,我就先走啦~”

乐无说着又低下头轻轻地亲了一下灵蜥的头顶。

随后,乐无收拾好原先的衣服鞋袜,便匆忙离开了。

穆之筠紧紧地抓着身边的竹子,乐无走后多时,他也没能缓过神来。

......

第二日。

趁着穆之筠他们这两天都在做实操的课业,乐无又偷懒从鄢雀阁里跑了出来,来到了药阁。

她特意做了好几个以前药翁爱吃,但是她自己嫌麻烦一直很少做的菜。

菜品全部端上桌后,药翁就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颐了起来。

看着药翁这副满足的样子,乐无觉得时机差不多已经成熟了,便试探性地开口问道:“阿翁,怎么样?好吃吗?”

药翁又掰下一根鸡翅膀,头也不抬地道:“嗯嗯!好吃,好吃!”

乐无凑近笑道:“那~阿翁,你可不可以给我一包栖梧草呀?”

栖梧草?

药翁一听到这几个字差点吓得噎住,他连忙顺了几口茶水道:“咳咳,栖梧草?你要栖梧草干嘛?你可别告诉我你又要拿去给灵蜥还有赤念吃?”

乐无撒娇道:“哎呀~阿翁,你最好了,你就看在我今天给你做了这么多好吃的份上给我一包吧,求求你了~”

药翁咽了咽口水道:“阿无啊,不是我小气,这栖梧草是滋养灵力的珍品,现在新晋的弟子们刚入山不久,正是急需栖梧草的时候。你这样随便拿去给那些灵族吃,未免也太糟蹋东西了。”

乐无嘟囔着嘴道:“灵蜥也是浮金山的一员嘛~而且我话都已经说出去了,阿翁~你就行行好嘛~”

药翁气道:“你呀你!你成天就知道跟这些东西混在一起,你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好好待在鄢雀阁里多画画符咒!灵蜥它们能教给你些什么啊?玩物丧志!”

乐无撅了撅嘴道:“灵蜥又不是玩具......”

药翁把筷子往桌上一摔道:“你能不能听点话?我说什么你都要顶两句吗?”

乐无被药翁的反应吓了一跳,瞬间气势就软了下去。

:“好嘛......不要就不要,你干嘛动这么大的气啊?”

药翁平复了一下心情,像是也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过了,便重新拿起筷子,捋了捋胡子说道。

:“......我这是为你好,阿无,你要知道,毕竟现在明界虽然表面上一片平静祥和,但是实际上却是十分暗潮汹涌的。在如今太平的时候,你若是都不好生修炼,那以后世道再乱起来的话,你只怕是会受苦的。”

乐无夹起一块茄子塞进嘴里道:“阿翁,你未免也太杞人忧天了吧?现任的妖尊不是不喜战斗吗?依我看,指不定未来哪一天就来求和了呢。”

药翁嗤笑道:“你这是异想天开啊!”

药翁随即叹了口气又道:“这现任妖尊越是如此,我就越是觉得有问题。前任妖尊为求得无上灵力,到处引战,无论人族,还是灵族,都被迫害的苦不堪言。最后他也算自食恶果爆体而亡。而这新任妖尊作为前任妖尊的妹妹,竟然性格如此大相径庭。不仅不引战,现在就连边境的妖族进犯也都少有发生了......我总觉得这份平静来得太容易了。”

乐无看着药翁这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连忙劝慰道:“好啦,阿翁,别再想了,我看你八成就是习惯了之前多战的日子,现在平静了之后就突然觉得不适应了而已,再说了,现在这样平静的生活难道不好吗?”

药翁道:“好是好......”

:“那不就得了,我知道,凡是经历过战争的人总是会比常人多了一份谨慎。你放心吧,灵蜥和赤念都是我的朋友,我并不是把它们当做玩具来玩的。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下了,不管你的担心是不是多余的,我都会好生修炼的。”

药翁笑笑,他知道,乐无这么多年来并没有什么朋友,唯一的玩伴也就只有那些不嫌弃乐无的灵族了。他又想到自己刚才对待乐无的反应,便一下子又有些懊悔起来。

于是药翁便试着挽回地道:“你要是实在想给它们拿点什么吃,那你就拿些山芪或者地卵草去吧。”

乐无嫌弃道:“那东西也不好吃啊......”

药翁一听这话,忍不住又暴躁起来:“能滋养灵力,你还管它好不好吃!”

:“好嘛,好嘛,不要白不要。”乐无见状连忙见好就收。

本来她今天过来,是准备偷偷拿一份栖梧草走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以前她天天偷拿草药偷拿得多了,今天过来一看,所有的药柜竟然都被上了锁。

无可奈何之下,她才不得以特别做了饭,好跟药翁开口来要。

酒足饭饱之后,乐无拿着两包药材返回了鄢雀阁。

乐无坐在矮案前练习着勾画符咒,可是半天过去了,她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她心里还在挂念着那个栖梧草。

:“药翁那里拿不到的话,说不定其他弟子们那里还有用剩下的......”

乐无思索着,突然想到说不定穆之筠那里还有。

:“嘻嘻,好,等他傍晚回来,我就拿着这包山芪还有地卵草去跟他换。”

傍晚时分,乐无看看时辰,约摸着穆之筠应该已经用完晚膳回去卧房了,于是她便起身,去往了穆之筠那里。

而穆之筠今天一整天则都是在失魂落魄中度过的。就连修炼灵力的时候也是无法专心。

起初,寻渊在他旁边的时候还关心地问过他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生病了?

但是穆之筠却只是一味地说自己没事。

直到课业结束,寻渊送他回来,穆之筠也还是那个样子。

寻渊给给穆之筠倒了一杯温水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下个月就要进行运灵测验了,你如果一直以这个样子下去,那到时候只怕是少不了师尊的一顿责骂了。你先好好休息吧,若是有什么难处需要我帮忙的,你随时告诉我。”

穆之筠接过茶杯谢道:“嗯,我知道,多谢你了。”

寻渊轻叹了一口气道:“那好吧,那你先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嗯,好。”穆之筠温柔地笑了笑。

寻渊又是担忧地看了穆之筠一眼,但是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得转身关门离去。

藏身在门外走廊拐角处的乐无见寻渊走远后,便悄悄地走过来敲了敲房门。

咚咚~

穆之筠抬头看向门外心想:寻渊不是刚走么?怎么又回来了?

谁知门外却突然响起了乐无的声音:“师父?我可以进来吗?”

!!!

穆之筠顿时心中大惊,手里的茶杯也一下子没有拿稳掉了下来。

没等穆之筠收拾妥当,乐无就擅自推开了门:“师父,我进来啦。”

乐无进门一看,就见到坐在案牍前的穆之筠正一脸慌张地用袖子擦拭着自己跨间的一片湿润。

乐无小脸一红,连忙捂住自己的双眼道:“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乐无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谁知穆之筠却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掩上了门。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