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谁无辜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沉默中,席欢颜来到了村边,天上月色清淡。她是凭那些构不成证据的猜测一个个去拷问那时的幸存者,验证真假,还是无能地站在这里,用“没有证据”来搪塞自己。微风中她似乎又有那么一...

沉默中,席欢颜来到了村边,天上月色清淡。

她是凭那些构不成证据的猜测一个个去拷问那时的幸存者,验证真假,还是无能地站在这里,用“没有证据”来搪塞自己。

微风中她似乎又有那么一丝明悟,誓妍老太会阻止她,大概是看出了她性子中的那份冷漠。

如她所说,她不需要逻辑,也不需要证据,在那丝怀疑的驱使下,她好像根本没有考虑过常人的方式,脑中只有一个计划,便是从那几个人中最弱的下手,拷问他、折磨他,直到消除自己的疑惑。

就算是她多疑了,冤枉了无辜者,她想她大概也不会愧疚。

这不正常?

席欢颜心中生出了一丝摇摆。

尽管如此,她还是按照原计划,先去二叔家看了看,见屋中漆黑,细软也没了,神色稍霁,既然二婶已离开,就不用担心牵累她了。

在去席穹中家的路上,席欢颜路过了席誓荀的家。

她定了定。

席誓荀半躺在卧榻上,瞧着这翻窗进来的小孩,没有太过震惊,只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复杂,“过来坐坐。”

他拍了拍榻沿,迟缓地从枕头下摸出一个荷包,哆哆嗦嗦地取出两块有融化迹象的黑糖,“甜的。”

席欢颜接了过来,往嘴里放了一颗,平淡又含糊不清地道,“那天,誓妍老太太看见他们几个在猎人屋外挖坑埋尸体,他们也看到了她。”

席誓荀:“屋外没尸体。”

“就是屋下那些。”席欢颜把糖嚼碎,终于能好好说话了,“转移尸体,这明显是心虚的行为。”

席誓荀把荷包重新放到枕头下,靠正身子,“那天雨大,他们可能是怕尸体被冲出来,辱没了逝者。”

他在她开口前喊了声“娃儿”,声音苍老而不失威严,“你娘他们为村子牺牲,是英雄,席告水等人固然有错,但也情有可原,要让食灵异魔的消息传入村子,村中定会大乱,你想看着你娘拼死保下来的村子再次遭殃吗?”

席欢颜实话实说,“不想。”

她和大部分村人无冤无仇,闲得慌才盼他们遭殃,可同样,她对大部分村人没有感情。

席誓荀却以为自己得了应和,脸上泛起潮红,激动道,“誓告苍三代出了三个源师,结果一个叛族而去,一个英年早逝,村子不能失去这最后一个源师,更不能将没影的事扣人身上,让人心寒!你以后不能再提猎人屋的那件事了,对你好,对村子也好!”

“你讲了那么多,一次都没跟我对视。”席欢颜把第二颗糖放进嘴里,“我走了。”

她翻窗离开,落下的窗关住了老人的呼喊。

深夜,云遮月,村子在熟睡。

席穹中沉醉在黑甜的梦乡里,做着金迷纸醉的梦,只是他出身所限,梦里的奢靡极限仅是多拥有了两间木屋,腰间别了一袋铜币。

得意没多久,天上突降乱石,砸毁了屋子,他一顿哭天抢地,又被人抢走了钱袋。

席穹中气醒了,醒来发现眼前一片黑,口里塞了一团什么东西,外头还有一根布条勒嘴,而双手双脚被反剪于身后,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像一只摇晃的船。

“醒了?”

黑暗中有人道,“我本来想把你的手脚捆在前面,像村里屠夫杀猪时那样,但想想,折身后也许更能让你欢喜。”

迷蒙被惊恐取代,席穹中发疯了般扭动身子,可惜无济于事,他被捆得太结实了。

靴跟与地面接触的清脆响声在耳边响起,那人蹲了下来,揪住他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

他努力睁眼,眼皮却与布料摩挲,他陡然意识到不是天太黑,不是没点灯,是他的眼睛被蒙起来了。

一抹冰冷贴上他的脖子,凉得他打了个哆嗦。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席穹中心里的怒吼表于外,变成了柔弱且惊恐的呜咽。

这让席欢颜些微感怀,她将刀刃从他的脖颈上轻轻划过,渗出血线,“我娘第一次让我帮她杀鸡的时候,我握着它温热的翅膀,清晰地感受到了它的挣扎,这种感觉很神奇,你想帮我温习一遍吗?”

席穹中知道她是谁了,复仇!她来复仇了!那个小孩来复仇了!

他疯狂地摇头,泪水渗透了蒙眼的布条。

“或者你还有一个选择,把除魔当天的事,完整的、详细的、真实的,跟我复述一遍。”

席欢颜解开布条,拿下了几乎塞到他喉咙里的布团,静等他表演,可他的理智仿佛决堤了,哭着用最凶狠地语气威胁着她,脏话不断。

席欢颜没再说话,她将捆缚他手脚的麻绳扔过木梁,握住垂下来的一端,把他吊了起来。

余光望见角落的面盆架上有只铜盆,她走过去拿了,想想又觉得缺了点什么,出门舀了小半盆水,回来放地板上,席穹中脖子上渗出的血珠,大致能落到盆中。

她记得她娘说,杀鸡放血时,如果不加水稀释,鸡血的口感会硬,当然,她对人血没兴趣,只觉得这样做,流程比较完整。

麻绳勒着手脚,手脚坠着沉重的躯体,湿黏黏的液体在下颌流淌而过,微微一仰头,喉间撕裂般地痛。

席穹中崩溃了,他停下咒骂,开始讨饶,断断续续地诉说着那日的经过,讲到风过崖时,他停滞瞬息,“族长救了我们,我们回程遇到大雨,到猎人屋暂避,醒来那二十一人都死了,只剩下我们!

苍胜叔家的小花就是这种死法,族长说我们是遇到食灵异魔了,那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为了不引起恐慌,我们就将人埋了!我们的做法是对的,只有这样,村子才能保持安稳,直到我们找到新的安居之地!”

“你放了我,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我们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

寂静的空间里除了他的哀嚎,别无响声。

等了许久,他感觉吊着他的绳松了,他正被缓缓放下来!

席穹中欣喜若狂,脑中被恐惧压制的恨意复苏,只要他安全了,他一定要族长把她绑起来,碎尸万段!

但头皮一紧,他再次被迫仰起了头,也打断了脑海里的臆想。

他甚至错觉因为这一仰头,喉咙上的伤口撕得更大了。很快,他这一错觉变成了现实,那冰凉的刀刃恶劣地挤进了他的伤口,一点点加深,磨得他头皮乍凉,浑身虚弱,下边印出大片湿迹。

席欢颜夸奖道,“你配合的不错嘛,没有乱动就对了,我也是第一次干这事,就怕下手重了,把你喉管割断。”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