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孰是孰非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席欢颜眯了眯眼,席告水和席穹东住在一处,一个一星源师一个灵觉者,正面对上,胜负难说,席苍胜、席苍烈都与伴侣同屋,想悄无声息将他们掳出来是不太可能的,席苍平虽独居,却是一星武师,和...

席欢颜眯了眯眼,席告水和席穹东住在一处,一个一星源师一个灵觉者,正面对上,胜负难说,席苍胜、席苍烈都与伴侣同屋,想悄无声息将他们掳出来是不太可能的,席苍平虽独居,却是一星武师,和他打起来动静定然不小,会打草惊蛇。

到时这伙人要是反咬她一口,她说不定会被全村追杀。

既然席告水有彻底掌控席家村的野心,她先让这村子乱一乱又何妨。

席欢颜再次夜闯席誓荀的屋子,将席穹晚弄醒,让她当面将事实说来。

“......”席誓荀听完,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

“您是席家村最权威的人物,我爹娘常说您懂得多,对您最是尊敬,我想您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席誓荀木讷地望着席欢颜翻窗离去,艰涩地移动目光,看向屋中的席穹晚,“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席穹晚死里逃生,又怕又喜,记起被杀的席穹中,不禁悲从中来,无奈席誓荀又问了一声,“你可为你说的话负责?”

“真的。”席穹晚想到席欢颜手里还有一叠她写下的证词,不敢推翻自己的话,“句句属实,我会负责。”

席誓荀直拍大腿,叹了好久才下床唤来女儿。

此时离天亮只差一线,山村中陆续有灯火亮起。席苍烈推门伸了个懒腰,如往常那样,先去屋后那条烂泥沟里撒尿。

朦胧的天光映着烂泥沟,舒爽的晨风似送进了心间,席苍烈由衷地喟叹出声,舒服得连低头系裤子时看见透胸而过的平头柴刀都不觉惊讶。

就有点疑惑,这头部平整,一点也不锋利的柴刀,竟穿得透他的胸?

不等他想明白,一头栽入了热臊气冲天的烂泥沟。

这个清晨注定是喧闹的,二十户人家打开门,发现了门上贴的大份方纸,一字字读下来,怒火烧破天灵盖。

“不是异魔杀的?”

“我必须去问个明白!”

“一族之长不思为族人谋福祉,反误族人性命,要他何用!”

一人、二人、三人,他们汇到土路上,朝族堂奔去,拍打大门的声音,惊破了云层,阳光照下来,居然有点刺眼。

“怎么了?”

“你们这是干嘛呢,大清早的,闲得没事做?”

看热闹的村民也围了过来,平日冷冷清清,只供族老们处理事务的族堂近一年来头一次那么热闹,上次还是年末分配物资的时候。

“怎么了,你们想掀了族堂啊!”族老们三三两两赶至,意图驱散人群。

他们心里也纳闷呢,席誓荀没等天大亮就派人叫他们来开族会,结果一到这里还被这帮人堵门口了,最近也没发生大事啊。

“我们要个公道!”

“把族长找来,这事别想糊弄过去!”

举着证词的村民们群情激奋,把几个族老围得水泄不通。

他们的亲人是去除魔的,不是去当牺牲品、踏脚石的,该死的不是这些英雄!

突然有人喊“族长来了”,众人一回头,果然看见席告水和席穹东正往这边走来。

愤怒的村民们当即就冲上了前,但被席告水化出的水刃逼退了。

席告水虎着脸,心里却七上八下,琢磨不透发生了什么变故,他不过是接到席誓荀的通知过来开族会而已。

眼神极好的他很快从村民们手里的那张证词上看出了一丝究竟。

席穹晚的字迹?

内容看不太清楚,心里却已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立马对席穹东道,“待会儿我一进族堂,你就赶紧把门关了,不能让村民们进去!”

只要没有这些村民掺和,不管发生什么,他都有把握拿捏住那些族老。

“走!”席告水步伐一快,绕过人群,闪进族堂,席穹东紧随其后,不敢大意。

啪嗒,大门又一次关上,村民们不服气地拍打着,大有将它拍烂的架势。

被关在门外,来不及挤进去的两名族老面面相觑,这叫他们如何是好?

族堂大厅中坐着誓荀等八名族老,席告水见与自己关系教密切的告兰、告牛也在,放心了大半,随后他看向了站在厅中央接受盘问的席穹晚。

“穹晚,你在这里做什么?”

族老们被打断了问话,沉沉看向席告水,眼神中透着几分探究和怀疑。

“......叔爷。”席穹晚怕怕地看着他,一触及他充满深意的目光,身躯不由颤抖,那夜他威逼自己等人杀死顾兼暇的狠意仿佛重新笼罩全身。

“说来听听。”

席告水神情宽和,可席穹晚张不开口。

“哼!”席告兰先发制人地拍了桌子,“族长,她说你与穹东杀害了二十一人,可有此事!”

“绝无此事!”席告水心里有了个底,质问席穹晚,“我待你如亲孙,你在我面前犯的大错小错,我全都原谅,从不曾亏待你,你怎么能这么污蔑我,你这样做太让我心痛了!”

“穹晚!”他急切又语重心长道,“你是个乖孩子,我不信你会平白无故给我倒脏水,你跟叔爷说,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还是有人在逼你?”

席穹晚也不是个傻子,她哪里在他面前犯过错,他这样说其实是在暗示她,只要她反水,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

“叔爷,叔爷!”席穹晚哭着扑到他身上,半真半假地哀嚎,“我不是故意的,是席欢颜在威胁我,她一口咬定是你杀了她娘,她要你身败名裂,不仅如此,她还杀了穹中!”

“叔爷,你一定要为穹中报仇啊!”

席告水立即愤怒道,“我堂堂正正,猎人屋那件事上,绝无半句假话,席欢颜这个贼子是被糊了脑子了!枉费我维护村中上下一片安泰的苦心!”

席誓荀一激动,止不住咳嗽,“她、她杀人了?”

“杀了,我亲眼看见她杀了席穹中!”席穹晚大声道,“我差点也被她杀了,这人就是疯子!”

旁听的席告云按住愧疚到快晕厥的父亲,“不能听你一面之词,席穹中的尸首呢?”

“那地方我不认识,我是被蒙着眼睛带进去的,只记得里面的摆设极好!”

席告水脑子一转,脱口而出,“她家,不,现在应该是穹东的家,诸位,其他事先不说了,找到穹中的尸体要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