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迷雾山路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进山的席告水灵敏地听到了席苍胜的叫喊,当即甩开大队伍追上去,一开始席告云、席苍平数人紧跟在他身后,后来就席苍平一人没跟丢。他二人一前一后,越过了追踪席欢颜的席苍胜四人。...

进山的席告水灵敏地听到了席苍胜的叫喊,当即甩开大队伍追上去,一开始席告云、席苍平数人紧跟在他身后,后来就席苍平一人没跟丢。

他二人一前一后,越过了追踪席欢颜的席苍胜四人。

山林很深,何况还有雾气遮掩,席告水看不清席欢颜的影子,但分得清声音。

他急促道,“席欢颜,停下!老实跟我回村!”

听见他的声音,席欢颜嗤笑,“席告水,你枉为一族之长。”

余音被呼啸的风割得稀碎。

“你怎么如此不懂事!”席告水寒着脸,说出的话却像是一个关心熊孩子的长辈,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怪异。

他张手从路过的小水坑里召出一支水箭,用力朝那钻入树林的身影甩去,“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不听话是会被野兽吃掉的。”

“老家伙。”席欢颜跳上一根树枝,适才的位置上水箭炸裂,“这次你要是杀不了我,下次死的就是你。”

“现在激怒我对你没好处!”席告水朝席苍平怒喝,“拿出你狩猎的本事来,今日抓不住她,你我都不好过!”

席苍平点了点头,取下背上的弓箭。

席欢颜借着昏昏的月光往后瞥了一眼,还没辨别出他旁边的是谁,意外被从草丛中扑来的一头狼咬到了衣角。

兀然一支箭射过来,她身一翻,攥住这头狼的皮毛,抡起来挡住了箭矢,树林里一下静了。

席苍平上前拔下箭,踢开这头狼,地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泥洞,“这是潜狼的巢穴。”

潜狼生性狡猾,巢穴深且路多,这一洞不知会通向几个出口。

“总归是出不了这座山的。”席告水指向后头拼死拼活追赶上来的席苍胜,“你身材矮小,入洞跟踪,我们在地面上搜!”

席欢颜猫着腰迅速地通过泥洞,出来是一个陡坡,她视线一扫,左面有水声,右面群山连绵。

席告水的源术是水,她万不能朝水多的地方去,于是几个起落往林中跑。

安静的山林里接连飞起惊鸟,一群栖息的麋鹿受到惊吓,慌乱地在原地踏步。

席欢颜跨坐到一头麋鹿的背上,握着一根青藤随便一抽,鹿群各奔东西,森森古木很快就遮了它们的身影,而她坐在最雄壮的那头麋鹿背上,任这头麋鹿往前奔。

那边席告水等人好不容易辨查出了潜狼洞穴的出口,又被鹿群栖息地拌住了,众多混乱的蹄印让他们辨不出她的最终去向。

“找!”

随着时间的推移,席告水越来越躁,席欢颜的存在啪啪啪打了他一个又一个巴掌。

这人留不得!

“找不到。”

“这边也没有。”

“要不然等明天再找吧。”席苍胜小心翼翼道,“今夜的灵灵山有点诡异,好几个族人都失去了踪迹。”

席告水滑去一记凶狠的眼神,亮如夜间野兽的眼,叫人寒毛倒竖。

细雨飘飞,昏暗的月也被乌云遮了起来。

席告水仰头望天,蓦然大笑,“你们看,天也在帮我了!”

雨就是水,有水的地方就是他的天下!

细蒙蒙的雨丝成了他的手眼,山中一切慢慢浮现在他脑海里。

席欢颜擦去脸上的凉意,细雨斜来带着席告水的笑声,仿佛在告诉她,她是跑不掉的。

“一个一星源师也敢装神弄鬼。”席欢颜相信雨会帮助到他,却不认为,他能立刻追上自己,无非是通过雨丝传来声音,先吓她一下。

话虽如此,但席欢颜频频迷路,纵使心有不甘,似也无济于事,到了最后,她的心境竟是平静如水,任由麋鹿东奔西走。

山中的雨不期而至,渐淅淅,渐沥沥,渐滂沱。

一支从黑暗中袭来的雨箭擦肩而过,划破了衣服,席欢颜跃下麋鹿的背,冷静地看着席告水的身影浮现。

“你明明能置身事外,所以说啊,太聪明了不好。”她在席告水眼中已是死人,席告水废话不多说,几只水箭齐发,俨然不死不休。

席欢颜身已倦,狼狈躲避,身上的伤痕一道一道添加,血侵染了半副衣裳。

席告水趁她病要她命,双手从坠落的雨中穿过,凝聚起一条半丈水蛇,狰狞至极。

伴着一声“去”,水蛇宛如活物,腾游冲刺,大张巨口!

席欢颜眼中的水蛇在无限接近,明明该恐惧躲闪,可她却前所未有精神,也前所未有专注,仿佛天地间只剩下她和这条冲她而来的水蛇。

就在这条水蛇要吞下她的那一瞬,水蛇爆散成了水珠。

席告水愣了,她也有点恍惚,但恍惚之后是剧烈的头疼。

“算你走运!”席告水只当是一个意外,立刻调用全部源力,召出了一条细长但威能更高的水蛇,蛇行雨中,宛如夺魂绳索,眨眼就要缠身索命。

席欢颜在抵抗头疼的间隙看见了这条水蛇,蒙昧和清醒交织时,水蛇又爆散了开来。

她懂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懂,只是陡然间,漫天雨幕全炸了,突如其来的爆炸让席告水身上多了几个血洞!

席告水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又遇此幕,心神皆颤,仓皇地后退数步,见雨珠仍在炸开,慌忙朝外逃去。

心脏与脑袋都爆发出炸裂般的疼痛,席欢颜克制不住地蜷缩到地上,泥水与血混流,糊得她眼睛都睁不开,这场爆炸的雨似要将她溺毙......

席家村陷在夜色里,灯火最明亮的地方是族堂。

“咳、咳。”坐在堂中的席誓荀掩口重重地咳着,目光一直盯着那扇打开的院门。

他的孙子抚着他的背,“爷爷,你在担心吗?”

“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孙子却不信,毕竟一方是族长,一方是席苍古和顾兼暇的孩子。

院门外传来声响,他的孙子高兴道,“母亲他们回来了。”

席誓荀放下掩口的手,拄着拐杖坐正。

“父亲。”席告云打先进来,浑身湿漉漉的,“人没找到,山上雾气重,又下起了雨,我们就先回来了。”

席誓荀眼眶含泪,“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不该让兼暇去除魔!”

“要不是我,村里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欢颜那孩子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这不是您的错。”席告云苍白地安抚着他,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可它已经发生了不是吗?

信谁,不信谁,真或假,好像都无从判断。

天亮后,到底该面对怎样的现实?

席告云自己也想不太明白,然而第二天,命运已经替这个村子做出了选择。

席告水连夜带着伴侣、席穹东、席穹晚、席苍平与席苍胜一家收拾东西跑了。

席欢颜没再出现。

她的父亲,席誓荀,半夜自己出了门,淹死在了村东边的小溪里。

小溪很浅,平常小孩子们最喜欢在那里摸鱼抓虾。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东宫媚
29165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