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东君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照星烬的说法,她历经大变,过度使用本源天赋,导致灵魂遭到重创,连人都傻了,只有一天的记忆。如此浑浑噩噩了两年,才好不容易让大师治好了主管思想、智慧的天冲与灵慧魄,但力魄并未完...

照星烬的说法,她历经大变,过度使用本源天赋,导致灵魂遭到重创,连人都傻了,只有一天的记忆。

如此浑浑噩噩了两年,才好不容易让大师治好了主管思想、智慧的天冲与灵慧魄,但力魄并未完全康复,按理余生也就这副虚弱之态了,不过她要是成为源师,可通过后天修行弥补灵魂上的缺失。

席欢颜坐在马上看了一会儿书,很快就困乏地打了个哈欠,虚是真的虚,清醒半天,倦半天。

星烬跃上马背,将她揽在怀里,她那么些日子过来也习惯了星烬的行为。

她清醒的时候,星烬会牵着马慢慢走,跟她讲讲话,看看沿路的风景,她困倦的时候,星烬会上马赶路,她被星烬护着倒是一点也感觉不到颠簸。

越往西走,日头越足,天气愈发炎热,她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好像脱力了一下。

一天醒来,马已经进了一座山城,星烬跟她说已经进入天火道同州境内了,再过二十里地,就会看见同州的新都。

席欢颜打量着沿途景象,这里都是土砖建筑,外面糊着淡蓝或浅红的泥,街道很窄,行人很少,透着股倦懒,连贩夫走卒的吆喝声都是敷衍的。

这里的人衣服穿得也少,大部分都是赤胳膊赤腿的,露着小麦色的皮肤。

星烬在一家叫八宝楼的店铺前停了下来,跟席欢颜道,“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里面买点东西。”

席欢颜点点头,显得很是乖巧。

她发着呆,一点点抽去朦胧的睡意,让自己清醒起来。

同州的泥砖建筑很矮小,同州的人也很懒散,路上行人稀稀拉拉的,没有出彩之处。

她看着看着,被这份慵懒气氛传染,一下一下点着脑袋。

“到了住的地方再睡。”

席欢颜望向声源,星烬已经出来了,手上拿着大包东西。

她牵了缰绳说,“同州是天火道唯一一个还没被西域联合军染指的地方,还算安全。”

“因为它靠近内陆吗?”

“不是,它地广人少,物资差,那边暂时看不上它。”

“......”

“但随着天火道其他州沦陷,早晚会排到它。”

席欢颜怀疑道,“你说你要带我去安稳的地方。”

星烬不以为意,十分大气,“有我在的地方,就会很安稳。”

......行叭,不愧是开国皇帝的女儿。

紧接着星烬又说了句让人噎住的话,“主要这是我的封地。”

她顺带着给席欢颜普及了一下荣华帝国的分封制。

荣华帝国有爵位公侯伯,赐予功臣与高星级源师,代表皇帝坐镇一方,伯统治一镇之地,可募私兵五百,率领一师,侯统治一县之地,可募私兵一千,率领二师。

一师近万人,三师成一军。

公爵的权力最大,统治一州之地,有资格建都,相当于一国之主,除能招募五千私兵外,还可在皇帝的授权下,组建三军,掌征伐大权。

爵位来源是建立在个人实力、能力、贡献之上的,所以无法袭承,一代结束,帝国收回封地,但会给予其直接关系人俸禄,养其到老。

“此外,帝国对道、州、县、城镇的划分,依据了土地大小、人口多少,超过综合上限就会升级,低过综合下限就会降级。

目前同州辖十四县、每县下又有五至七座城镇,共八十四座城镇,土地面积一亿六千万公顷,抵得上平常的两个州的大小,但人口只有五百余万,仅是一般州的一成,人口要是再低下去,同州就算不被西域联合军侵占,也会化入其他道州。”

星烬说到这里眉眼间皆是自信,“不过这都是暂时的,我会舍其他县镇,造新都,将同州大部分人族聚集起来,先求发展。”

为什么是这个地方,它算得上处于夹缝中不是吗?

席欢颜觉得星烬被分到那么一个州有点倒霉,然而看着毫无不满之意的星烬,又或许这是同州的幸运吧。

出了小山城,天气似乎一下清爽了起来,眼前展现出一片广阔的草原,星烬说这片叫做流星草原,每年朱明时节站在这里仰望天空,可以看见流星划过,而越往西去,草地越丰盛,时见牛羊马群,遥远之处更是矗立着一座高山,顶上白雪皑皑。

星烬道,“太阳落下的轨迹里,正好有一点与山顶重合,那时太阳就像是被托在山顶一样,整个山顶都会被染红,因此它被称作红顶山,翻过红顶山,是白州。”

她又指向南方,“我们要去的是这个方向,等一下就可以看见第一重关卡了。”

果然没多久,辽阔的草原上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黑石门楼,上刻“一重关”。

马儿慢悠悠地穿过门洞,继续往前走,席欢颜扭头再望了一眼那黑色的庞然大物,它好像一扇伫立在天地间的洞开的大门,无惧任何人的窥视。

“这里没人把守吗?”

“任他们来。”

复行三里,草地过渡到了绿洲山林,高个植被渐多,远方出现一座城池,黑色的城垣似乎延绵无尽,而中央城楼处,悬着刻有“二重关”的匾额。

城门口穿着黑铁兵甲的将士持长枪而立,阳光照到枪尖,一点暖意也无,森冷异常。

守城的将士们看见二人一马面露不可置信,这份不可置信中迸出极大的惊喜,城上、城下,整齐划一地单膝下跪,声之洪亮,响遏云霄——

“恭迎主公回都!”

席欢颜仰头看向身后的星烬,她低头与她对视一眼,再抬首时,冷冽的神色中多出了一丝狂放,“这是我星烬的女儿,从今以后,她就是同州的朱明东君!”

天有四时,四时之序——青阳、朱明、白藏、玄英,荣华以四时来象征皇帝、公爵、侯爵、伯爵的传承者。

虽说,爵位无法袭承,但身居爵位者,一般都是常人无法企及的高星级源师,他们收的传承者,天赋实力理当上乘,因此为了笼络这些传承者,荣华会封他们为东君。

东,意味着公侯伯的第一传承者,君,意味着帝国正式承认的地位与荣耀,东君无需承担帝国责任,但能享受帝国俸禄。

另帝国人族中还有一条约定成俗的规矩,如果在公侯伯逝去前,东君能积累足够的实力和功绩,那么,这位东君大概率会被封在同一个地方,间接继承前任的权势。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帝国对公侯伯的安抚与妥协。

星烬毫不在意她抛下了怎样的惊天之语,尽管她是帝国史上第一个自身即位不久就立东君的公爵。

她才六十九岁,正值青年,是东域,乃至裂星近代最年轻的七星源师!

生命可达七百年或者更久!

但她的将士不会质疑她的命令,话一落,震天之声再次响起,“拜见东君!”

席欢颜发起了呆,内心平静如水,甚至有空从星烬的词句中推测出,星烬以前可能没有公开过自己的存在。

那她是跟父亲生活的吗?

受重伤也与父亲那边有关?

头顶多了一抹温暖,她听见星烬说,“你不必有压力,你值得拥有最好的。”

席欢颜淡定地理了理被她揉毛躁的头发,“我不一定值得拥有最好的,但我会获得摘取所有美好的资格。”

星烬胸腔轻颤,大笑出声,纵马入城门。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