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死亡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席欢颜浑身紧绷,如从泥沼中拔起,突然之间身向后仰,撞上身后的星烬,惊得骏马抬蹄嘶鸣。星烬攥紧了缰绳,安抚住受惊的马,低声询问,“怎么了?做噩梦了?”“没......”席欢颜惊疑地望了她...

席欢颜浑身紧绷,如从泥沼中拔起,突然之间身向后仰,撞上身后的星烬,惊得骏马抬蹄嘶鸣。

星烬攥紧了缰绳,安抚住受惊的马,低声询问,“怎么了?做噩梦了?”

“没......”席欢颜惊疑地望了她一眼,环视周遭,古木参天,头顶稀疏的阳光打下来,将暖意一点点浸入身体,驱散梦中的痛。

这是一重关后的绿洲,再往前就是二重关。

二重关?

席欢颜在现实与虚假间徘徊了一瞬,“前面是二重关?”

“真聪明。”星烬道,“新都有五重关,但住人的只有三重关、四重关、五重关,我们可以一路看过去。”

席欢颜咬住下唇,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预见了未来,还是回到了白天,又或那都是她的幻觉?

胸口的灼烫唤回了她的神,她摸向领口,拽出吊坠,发光的吊坠中渐渐勾勒出了一个奇怪的字,与原有的两字皆不相同。

她回头看向星烬,竟见她死死盯着这枚吊坠。

星烬将目光移到她脸上,抬首深深望了眼前方,拉拽缰绳,调头,“我们去帝都。”

席欢颜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按住她的手,“这枚吊坠是怎么回事?”

星烬沉着眼没有说话,抽下鞭子,马蹄愈疾,席欢颜性子执拗,抓紧缰绳拉扯,逼停马匹,星烬怕伤着她,没有与她争。

“你做什么?”

“我有资格知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马儿暴躁地原地踏步,绿草被踩出了汁液,无声的对峙碰溅出令人焦灼的沉默。

“我只想你无忧长大。”

“我不需要无知的快乐。”

“时空之眼。”星烬妥协,她说话做事一向喜欢单刀直入,注定成不了温婉的人,好不容易尝试着用细腻的方法去保护一个人,结果对方也是个直性子。

她眼底深处藏着汹涌的悲伤,“这是时空之神遗落的眼,属于传说级源具,能够使佩戴者预知到必死一幕。”

“必死?”席欢颜疑惑,“既然预知了,能够改变对吗?”

“......你相信天命吗,即使一时改变了,它也会千方百计回到原来的轨道上。”

“我不信。”

“呵,我也不想信。”星烬深吸一口气,她已经错过了两次,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看着她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们离开这死劫之地,去帝都暂避,帝都能人异士聚集,或有办法解决这命数,二是走进这死劫之地,硬破。”

“避开和硬破的结果有什么不同?”

“我不知道。”

“曾经拥有这根吊坠的人呢?”

“......都死了。”

席欢颜眼中的迷茫之色逐渐消散,神色轻快,“死亡在我眼里算不得什么,我只怕死得不甘心、不顺心,如果可以,我想亲手杀了意欲加害我的人,如果我没法做到,希望母亲能替我报仇。”

星烬坚硬的心久违地泛起疼意,“好,你说是有人害你,可见到那人是谁,用了什么手法?”

“没看清,我是晚上在金麟宫死的,那会儿脑袋突然晕眩疼痛,几欲撕裂,倒地不起,只在最后看见一人走了出来。”

星烬察其心境安宁,一派坦荡,自己也不由地轻松下来,拽了缰绳再次调头,“不论是谁,我绝不放过。”

她胸腔中的怒火腾腾燃烧,在此之前,她从没想过自己引以为豪的都城会成为这孩子的龙潭虎穴。

城若护不住想护的人,要来何用。

“能令灵魂晕眩消散的源术和源具很少,但也不是没有,我暂时想不到是谁下的手。”星烬道,“你恐得重新经历一遍,怕吗?”

“迫不及待。”

星烬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小小年纪,失去了记忆,还能如此豁达冷静,难怪阿彦会让她出手教授,这就是天生适合修习虚空无相的料子。

若能度过此劫,她定倾囊相授。

绿树碎光被一点点丢在身后,二重关雄伟的城楼愈发清晰。

星烬问席欢颜,“入关后都发生了什么?”

席欢颜相信如星烬这样的公爵,做每件事前都会经过深思熟虑,因此能够推测,她宣布她是东君,带她逛新都,皆是事先打算好的。

如今不能确定杀机来自何处,想要找到那个杀手,最好还原预示中的情景。

然而席欢颜又有点犹豫,经过此遭,她考虑的方面也更多了,她真的要东君那个位置吗,她的实力和未来潜能,能够与它所赋予的地位和待遇相匹配吗?

现在的她只要从旁稍微说几句,就能不着痕迹地阻止星烬宣布这件事,可......该阻止吗?

思绪来回碰撞,讯息太少,她做不出有效分析,但如果这是星烬的意愿,她愿意接受东君之位带来的权力和责任——她没死的话。

“知晓才是变数,不知晓便无变数,在抵达金麟宫前,母亲照常便好。”

星烬越来越喜欢这个清醒过来的小傻子,偏就世事无常,老天也来跟她争!

城门就在眼前,一干将士如记忆中的那样单膝跪地,高声恭迎。

席欢颜抓着马鞍的手稍稍收紧,听见星烬宣布她为同州东君。

星烬的低语,在安抚之外多了一分怜惜,“你不必有压力,你值得拥有最好的。”

“我不一定值得拥有最好的。”席欢颜比以往更加清醒,“但我所拥有的,也将是我所捍卫的。”

若无法保护已拥有的一切,如何去摘取更美好的果实。

而性命与自由,是她生而为人最基本也最核心的权利,任何妄图动摇它的人,都将被她报之以深切的绝望。

席欢颜定下信念,挺直腰背注视着缓缓打开的三重关。

“拜见主公!”

“见过东君!”

“诸位辛苦了。”星烬对席欢颜道,“前头二位,是军府大将楚驰、理政府上丞南章。”

一般州置州伯,掌军府和理政府,总揽军政大权,军府辖三军将士,理政府下设主管政务的少伯和参与军政议论的参事,以及分管刑狱、府上内务、财税地籍人口、政绩、兵事、学政的法曹、内曹、簿曹、功曹、兵曹、学曹,县与城镇则交给大尹、邑长管理,全部官员由帝国选拔任命。

而在公爵的封地上,基本官职不变,只是州伯变成了公爵,少伯变成了上丞,公爵有权任免各级官员,但要向帝国报备。

换句话说,如今同州的官员都是星烬的从属,这从他们对她的称呼上就可以看出来。

星烬这一话也让众人肃然,心中很是惊讶,主公竟向年少的东君介绍了自己等人,难不成已确定让她进入权力中心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培福里1931
25122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