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前因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金麟宫下,楚驰目送她们上山,抬手将盔胄戴上,“主公似乎很认真,我倒有点期待我们的东君会展现出什么样的本事了。”众人深以为然,这也许真是主公的亲生女儿,虽未曾听闻主公结过同衾...

金麟宫下,楚驰目送她们上山,抬手将盔胄戴上,“主公似乎很认真,我倒有点期待我们的东君会展现出什么样的本事了。”

众人深以为然,这也许真是主公的亲生女儿,虽未曾听闻主公结过同衾,但主公年少成名,早年醉心修行,常常独身在外游历,一夜风流生了孩子给父亲那边抚养也未可知。

“莫要妄议。”南章淡漠地抛下话,止了议论。

见山路上没了人影,他们也各自散去,处理未完的事务。

天色逐渐黑沉,席欢颜犯起了困,星烬替她拉好被子,无声道,“别怕。”

席欢颜点点头,目送她熄灯离开。

寝室门关合的响声传入耳朵,仿佛石块沉入湖底。

席欢颜躺正身子,望着昏暗中的帐顶,脑中出奇地一片空白,既没有想即将遇到的危险,也没有思考明天太阳若照常升起会是怎样的光景,这样的状态持续了片刻,她自然而然地睡了过去。

梦中的世界似乎比清醒时复杂千倍万倍,形形色色的人影在她周边闪现,喧闹至歇斯底里,她似乎在躲,在藏,在跑,在打,脑中充斥着各种计算,却又无力。

大雨好像封住了她的口鼻,叫她在窒息中苏醒,她茫然坐在床榻上,想不起刚刚做了什么梦。

夜的温度驱散了被窝的暖意,背上发凉,她拽上滑落的被子,侧躺下来,望着圆桌的轮廓,它距她大概两丈,中间有隔断,只是帷幔没有放下来,望到圆桌所在的中厅一览无余,再看过去,是同样没有放下帷幔的起坐间。

不知道什么时辰了,那凶徒有没有到来,又或已经在这个寝室中。

他会藏在哪个角落看着她倒地死去?

席欢颜微睁着眼睛,注视着黑暗里的摆设,后觉不妥,再次闭上了眼,但就在她刚闭上眼,一张脸在她床边闪现。

轻如羽毛的白色花苞晃晃悠悠飘向床榻上的人,如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即将沾上人衣。

变故不过瞬息,床榻上升起一个繁复的金光图纹,挡住了白色花苞,这金光也照亮了来者错愕的脸。

他惊惶之下,竟是破釜沉舟,提拳要砸破图纹,对席欢颜下死手,可七星源师施下的术岂是他一个三星武师能破的,反将自己崩了出去。

烛火一盏盏亮起,眨眼间整个寝室灯火通明,他抬头便见星烬坐在圆桌旁的凳上,搁在桌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空茶杯。

“主公......”他委顿在地,仿佛失去了神。

“千伏手,你从哪里弄来的,是何人指使的你。”星烬脑海中掠过诸多对手的脸,包括她那个高高在上的兄弟。

这人却笑得惨淡。

席欢颜觉得他不像是对星烬怀恨在心的,便问,“你为什么要杀我?”

此问捅了马蜂窝,这人梗着脖子,怒红了眼,“你只会拖累主公,你死了主公就不会再有软肋!”

“放肆!”星烬砸下茶杯,迸溅的碎片如利刃,划破了他的脸,“陶坚,你在说什么鬼话,休找借口,老实交代主使者!”

千伏手是一种花中极品,可悄无声息毁人灵魂,并随着灵魂的湮灭消失,不留痕迹,他区区一个三星武师不可能得到它。

所以星烬笃定背后还有人。

陶坚却像是被伤狠了,如直言进谏的忠良大声控诉,“我都是替您着想,您为了她丢下正在建造的都城整整两年,自削威信不说,还为了她平白浪费诸多人情,这属实不是您该做的!”

星烬被气笑了,“我万没想到,我的金麟宫里,最需防的是我的近卫,找的还是这样荒唐的理由!”

“求您醒醒,您一定是被她们迷了眼,当年您为了她放弃顾州东君之位,远走他域,可她守得住顾州吗,她不是眼睁睁看着顾门衰亡,顾州被皇帝收回吗,累得您丢下神塔考核赶回来救人,要不是她,您就算没入席神塔,也早早功成名就,坐拥一方了!”

席欢颜听得混乱,“哪个她?”

陶坚恶狠狠地道,“你那个娘!”

“这与你何干,我的决定是你能质疑的?!”

“等等,我是有两个娘吗?”

“您眼中只有她们!您将自己置于何地,将我们这些跟随您的人置于何地!”

“混账!”星烬突然警醒,“我念在你与我、阿彦一同长大,才一直让你秘密寻找阿彦的下落,你究竟是从没找到过,还是找到了隐瞒不报,如果不是阿彦主动联系我,我是不是连她死了都不知道!”

“不是,同性别也能生孩子吗?”

“她就不该联系您!她都已经离开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联系您,我绝不允许她影响到您,要能回到当初,我一定把话说狠点,叫她永生永世不敢再找您!”

星烬登时立起,一掌拍碎了圆桌,声儿冷得结冰,“你再说一遍。”

陶坚咬牙不语。

“她突然离家出走,是你搞得鬼?”

星烬一步步迫近他,钳住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你是谁,你不过是我的一个下属,就阿彦记着年幼时的玩闹,把你当朋友,如果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你觉得凭你现在的实力,有资格待在我的近卫队里吗。”

席欢颜拉了拉被子,默默吞下那些不着边际的疑惑,静观事态。

陶坚如遭雷劈,表情都裂开了,不知是因为估错了自己在星烬那里的位置,还是感到愧疚。

“我再问你一句,我一直以来让你带人寻找阿彦的下落,你是真没找到,还是隐瞒不报!”

“......”陶坚咧开嘴,笑得比哭还难看,他望进星烬的眼中,只看到了寒冰,“我以为您重情念旧,拿我当心腹,所以才留我在一众五六星级的近卫队里,您知道吗,他们都知晓我是最早跟随您的老人,不敢欺负我。”

“回答我!”

“我没认真找过,我要是知道她在哪里,我一定让她永远消失!”陶坚哭笑,“我不会死在您手里的。”

他怎么能被自己的信仰杀死!

然而星烬比他自绝经脉的速度更快,咔嚓扭断了他的脖子。

陶坚睁大的眼中有着来不及形成的绝望。

寝室一下静了,星烬压制住翻涌的情绪,良久,朝席欢颜看去,“这间晦气,我带你换间住。”

席欢颜:“我能问个问题吗?”

星烬心里有点乱,隐约想起这孩子中间好像在问为什么有两个娘,就更乱了。

无奈,破罐破摔,“问吧。”

“这小花,”席欢颜小心点了点被金光图纹挡下来的白色花苞,“就这,是不是害我的东西?”

“......是,它叫千伏手,能毁人灵魂于无形。”

席欢颜被这微小如毫毛的东西惊到了,“好厉害,能给我当纪念品吗?”

“你怎么不问问阿彦。”

“我的另一个娘?”

“是。”

“你们怎么生的我?”

“不,她是我表妹。”

“乱...伦?”

星烬心态有点崩,想动手打孩子,捏了捏拳,沉气道,“我去给你找个匣子装起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