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顾门(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星烬对这个不着调的娘记忆犹新,“我父亲有过几个同衾,每每都以烧发焚匣收场,身边只有星魁这个儿子,与我娘过了两百年后,有了我,他没厌,可我娘厌了,她结束了与我父亲的关系,为不受帝国...

星烬对这个不着调的娘记忆犹新,“我父亲有过几个同衾,每每都以烧发焚匣收场,身边只有星魁这个儿子,与我娘过了两百年后,有了我,他没厌,可我娘厌了,她结束了与我父亲的关系,为不受帝国限制,选择离开东域,我的父亲对此意见很大,我也被送回了顾州。”

“所以我从小是在顾州长起来的,和你娘亲几乎形影不离。”

星烬叹息,“在我十七岁那年,父亲决定退位,诸大公爵与朝中能臣暗中相争,都希望得到那个位置。

父亲大概是不希望看到各方势力掀起动乱,直接指定了名望实力俱高,却孑然一身的大臣相马先生,星魁不甘心。

他从父亲起事时就跟在他身边,自身的势力做得也很大,一等父亲避世养老,他就给相马先生添了很多堵,相马先生碍于他的出身和名望让出了位。”

席欢颜问,“太祖的权势也不小,没争吗?”

“父亲指定了相马先生,相马先生指定了星魁,真要争起来,名不正言不顺,再者顾门不是一个人的顾门,祖父也不仅仅代表他自己。

顾门其实偏向守成,疏川书院已发展成为帝国三大军事书院之一,金升德钱庄遍布东域,与诸方关系都不错,权财人,样样不少,无所谓有没有那个帝位,且论综合战力,顾门不是最强的,若跳出来争的话,输赢各一半,赌不起。”

“另还有个原因,祖父将顾门做得太大了,离了顾轻许,竟发现后面没人能挑担,这也是顾门的弊端,一旦青黄不接,权力就可能无法传递下去。”

“帝位是贤能者居,一代一换,顾门却靠崇林顾族维系传承,崇林顾族也凭它长久屹立,所以那时候祖父更在乎顾门的未来,他打算把顾门的势力转入暗处,如此就算他之后,顾门没出现高星源师,也可相互扶持着过下去。”

“怎么会没有后继者,你不是吗?”

“当时我还没觉醒本源。”星烬回忆道,“我是一年后觉醒的,不巧的是,星魁已经当上了皇帝,我跟他的关系从小就不好,祖父为了我的安全,隐瞒下了我觉醒本源的这件事。”

“那我的娘亲呢?”席欢颜想到那人的控诉,“顾州东君之位是怎么回事?”

星烬怅然,“次代除开我娘,也还有几个不弱的源师、武师,然各方面的天赋潜力达不到撑起顾门的程度,只适合作辅,祖父就专注培养三代。

明面上三代之中,我与你娘亲最出色,我武学天赋还行,双十未至就是一星武师,你娘虽未踏入武师行列,但自小展现出了卓越的政、商天赋。

祖父和贤士阁认为,我与你娘皆可当做接班人培养,若逢乱世,我主她辅,若是平安盛世,她主我辅,这也与顾门在乱世里高调,在盛世里低调的理念相符。

如能按计划发展,总归不会太差。可有一天,祖父得到了一条吊坠。”

席欢颜拽出衣领里的预言之眼,“它?”

星烬点头,“这是祖父从一个密地里得到的,据猜测,那处密地是时空之神与其他神的战场,具体我也不清楚,祖父原也不知晓它的作用,直至他‘看见’了崇林顾族的灭亡。”

“如何灭亡的?”

“那要从新生纪10759年说起,我37岁,也是星魁上位的第20年,帝国动荡初显,各地不满其暴政的声音与日增多,与西域的摩擦也在加重。

祖父烦心西域的事,却在预言中“看”到顾族上下,突遭暗杀,一夜被屠,祖父与对方死斗,过程中套出话来,对方称顾族的家传武学虚空无相是意念诀,以其修炼意念,能开发灵魂,提高觉醒几率。”

“真的?”

“众所周知,灵魂本源的觉醒与否跟血脉没关系,但崇林顾族这一系,每代几乎都有人觉醒本源,且都是在武学有成之后,仔细想来,当时世面上,确实出现了高星武师能觉醒本源的说法。”

“可顾族自己人不知道,也不确定,或者说没有重视,虚空无相在他们眼里,就仅是明晓道理、锻炼心境的心经,甚至没有配套的武技。”

“然它毕竟是家传武学,严禁外泄,外人根本不知晓虚空无相的存在,祖父预知到那幕后,认为是族中有人泄露了虚空无相,但没时间排查了,预示中的时间就在六个时辰后,跟你这次的时间间隔差不多。”

“预示中对方不仅人数众多,还有名八星源师,戴了面具,根本判断不了是哪方人。且能一夜之间屠掉分散各处的顾族人,说明对方预谋已久。”

“祖父当时很怕,如果是星魁做的,那八星的君师、地师里肯定有一人也参与了,顾族想逃都逃不了,如果不是他,一时也想不到是谁。”

“他当即做了三件事,先是把一切告诉了我,让我暗中离开东域,事情结束前不要回来,一来当时我是五星源师,有独自离开东域的能力,二来约莫是为了留存我这份力量,三当是向星魁示好,因为他的下一步便是立马宣布你娘亲顾彦成为顾州东君,向上面表明顾门势力不会留给我,同时将虚空无相献给了帝国,请求君师、地师出手保护顾族。

如果真的是帝国上层在对顾族出手,希望他们能看在他主动献上虚空无相的份上,收回手。

最后,大宴各路豪强,顾州热热闹闹的,灯火一夜未熄。”

“那天,敌袭未发生,我在南域听说了后,也以为这一难过去了,转而安心修行,另也接走了我的部下们,没再回东域,因为我觉得东域并不安全,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容易全碎,我还不如独自带起一番势力,今后顾门若有难,也好帮衬一下。”

“这在别人眼中,大概是顾族为了你娘,逼走了我。”

“而在南域,我没有掩饰源师身份,很快名声鹊起,后来又辗转到北域、西域,一路游历,一路收拢能才,一直到十年后,听闻帝国多地起义,西域数国也向天火道发起了攻势,便赶回来帮忙,却被君师拦在了边境。”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花月颂
1561 人在追
东宫媚
29165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