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寄书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你身体虚弱,不便做高强度的武术练习,平日先以源力修习为主,直觉训练为辅,待你身体恢复了,再正式学武。”“何人教我源力修习?”“入了书院,自有人教你,这些天,你可以多了解一点相关...

“你身体虚弱,不便做高强度的武术练习,平日先以源力修习为主,直觉训练为辅,待你身体恢复了,再正式学武。”

“何人教我源力修习?”

“入了书院,自有人教你,这些天,你可以多了解一点相关知识。”星烬提到了寄书,“这寄书年岁和你相差不大,也是灵觉者,你有什么疑惑,不妨问问他。”

席欢颜回到长宁殿,在书房门口徘徊了两步,让人喊来了寄书。

寄书等的就是这一声召见,拍拍揣在胸口的纸笺,昂首阔步就去了。

“寄书,拜见东君。”

寄书此子,貌斯文,挺如青竹,通身自信。

席欢颜思绪微转,开口一击,“你是来陪读的?”

“......是。”他收敛了一点,几乎要站成木头桩子。

“做了什么提前准备?”

“但凡东君想知道的,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寄书大胆放话,试图找回自己的豪气,毕竟他给自己的目标定位是智囊,决计不能混成陪读小童。

人生,是要有梦想的!

席欢颜没提稀奇古怪的问题为难他,“你知道书院的事吗?”

“略知一二。”寄书见她没问具体事项,便就整体开始侃侃而谈,“极宴海启蒙社学二十八所,文武类书院六座,最高书院只东峰一座,谓之同图。”

“不同于有着基础文化考核限制的文武书院,同图主收灵觉者,不问年龄、出身、实力、学识水平,次收习武者,习武者皆是从文武书院通过考核,脱颖而出的年轻之辈,不过这次各级书院都才刚开门招生,提供不了生源,同图应当会采取特招形式,直接招收习武天才。”

寄书没在这点上纠结,着重讲起了同图书院的情况,“新生入学后,同图会进行入学测试,内容包括背景审查、文化、战斗,并据此划分不同的等级,分配不同的课程。”

他目光灼灼,眼里有着惊人的期待,“我已将文化考核范围内的学习材料准备妥当,东君需不需要进行复习。”

寄书觉得自己这复习二字,定能让东君感受到他的委婉体贴,据公爵特别交代,东君可是还在看启蒙书的人!

席欢颜大概也没想到星烬已经暴露了她的文化底子,面色沉静地点了下头。

不知情的怕会以为她真是个在学海闯荡已久的老手。

“东君请过目,这是考核范围。”寄书掏出捂热的纸笺,放到书案上,故作平静地征询,“那,我去将学习材料抬进来?”

抬?

席欢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跑出书房,俄尔领着侍卫抬进来七八个木头箱子,一一打开,没有金币的光芒,只有书籍的墨香!

她脑子一抽,在自我观察日记上记了一笔——我不喜欢看书。

脑壳疼。

但她还是让寄书帮忙将这些书做了个由浅到深的分类,每天定时定量地看了起来。

星烬说,抛开喜恶,专注做一件事,也是训练直觉的方式。

何况她那么聪明伶俐,怎么能有如此明显的文化缺陷。

寄书终于体会到了他期待的热血澎湃,教东君学习的感觉就是棒,接收东君崇拜目光之日,不远了!

这种澎湃燃烧了三天三夜,第四天上,席欢颜不再只是听他讲课,开始提问,第五天上,她直接拿出书,课也不听了,直接提问。

如此保持着一天问一本的速度,等到第十天,一天问两本!

天幕擦黑,寄书踩着虚浮的脚步,飘出书房,一头扎进泰伯的胸膛,眼含泪,“泰伯,她晚上是不是背着我找老师教了!”

泰伯无情地摇了摇头。

寄书不死心,“你们偷偷教她了?”

泰伯投下蔑视的一眼。

“我不信,我不信......”寄书掩面奔去,回到自己的住所,复习了个通宵,明天、明天他一定要从容淡定地回答她所有问题!

帝国的文化考核是列入学政规章里的,从社学升入普通文武书院,从普通文武书院升入最高书院,包括各级的入学测试,必然有这一项。

分为,基础文化考核、中等文化考核、高等文化考核,这次同图划定的是中等文化考核范围,尽管各地教材都不太相同,考核范围却是相似的。

他之前在其他州时,做过中等文化考核的题,拿过第一,即便给他高等文化考核的卷子,他也能做出个名次来。

在这方面,他实为罕见的天才。

须知寻常人从六七岁学起,能在二十岁之前通过基础文化考核,升入文武书院已属不易,怎么可能够得上中等文化。

但他竟眼睁睁看着东君从什么都不懂,到每天一本、两本,生生将大半基础教材都吃透了,提的某些问题更是超出教材范围,直逼中等、高等层次。

他仿佛被骗了,那就是个披着文盲皮子的流氓,玷污了他一片纯真之心!

等彻底学完基础教材,已过大半月,席欢颜给自己放了两天假,不声不响地赖了两天床,随即又投入中等教材的学习。

寄书每天都担心自己招架不住,然后这渣渣一样的东君会毫不留情地抛弃自己,换个老师,幸好,要开学了!

他从未如此渴望书院。

这天完成最后一课,寄书如获新生,笑眯眯道,“东君,明天上午同图书院报名,我陪您过去。”

“只需报个名?”

“是的,灵觉者报名流程有三步,登记、检测源力特性、等待入学通知,都很简单。”

席欢颜漫不经心地敲了一下书案,“替我跟廷华说一声,让他帮我找张轮椅。”

寄书神色微变,沉重应下。

他从未忽视东君的身体状况,每天上午过来教一个时辰,下午过来教两个时辰,超了时间,他便是耍泼也要推辞掉。

但他不清楚,他不在的时候,东君花了多少时间在修习学问上。以她每次上课,不听讲,直接问的做派,背后用的功定然不少。

他也不是没劝过,反正同图看重的是灵觉者的实力,文化差些也无妨,然而面对日益优秀的东君,这些劝说愈来说不出口,让她放弃学习,似乎是件罪恶的事。

廷华听到席欢颜主动要求坐轮椅,心中也难免酸涩。

其实第一天带着东君游过街市后,他就亲手做了一张轮椅,只是难以送出去。

怕伤着东君的自尊。

她到底,是同州的东君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