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菜”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撑腰之话放完,被叫做朝霖的少年与其同伴便盯着席欢颜,展露锋芒,摆出了死争到底的态度,等着她退却。“大可不必。”他们听见她说。“我不喜欢。”席欢颜朝伙计微微颔首,去看下一个...

撑腰之话放完,被叫做朝霖的少年与其同伴便盯着席欢颜,展露锋芒,摆出了死争到底的态度,等着她退却。

“大可不必。”他们听见她说。

“我不喜欢。”席欢颜朝伙计微微颔首,去看下一个监室里的源兽。

她这轻描淡写的模样,倒显得他们大张旗鼓、自作多情,顿时四人神色各异,甚者直接露出了不满。

朝霖没想那么多,管她是知难而退或真的无心购买,反正最后拜厄黑犬归他就行了,他迫不及待地催促伙计,“快快,给我牵出来。”

席欢颜转了一圈,没有特别想要的,出门时见朝霖在付账,多瞥了一眼,蓦然看见柜台上摆了两列色彩各异的蛋。

“这是什么?”

掌柜扯了一张收据给朝霖,笑着跟席欢颜道,“这些都是能孵化的源兽蛋,颜色是后涂上去的,遮掩了品种特征,一律六十枚金币,是亏是赚,看您运气,客人要不要玩玩?”

“才六十枚?”说话者头发短而如刺,浑身气质亦如刺,他似笑非笑地瞥着席欢颜,“我都买了。”

英气女孩目光微凝,不着痕迹地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你养得过来吗,别拿生命开玩笑,一两个就够了。”

那人气势差了半截,别别扭扭,“我送人不行吗?再说了,这蛋放久了就该坏了,除了我们,没多少新生付得起这钱,不过就是来看个热闹。”

这意有所指的话呀,哪来的那么大的针对性,难道是因为刚刚她弃购的态度不够诚惶诚恐,伤了他高傲的自尊?

“不行啊,客人。”掌柜适时开口,“每人只能买一个。”

席欢颜突然改变了想法,随手拿了颗源兽蛋,问,“贵店有没有脾气暴躁,攻击力强的源兽?”

掌柜眼睛一亮,“有,客人真是问着了,攻击力强的源兽五六头,但攻击力强又暴躁的,也就一头,因为某些原因,放在后院,还没摆上来呢。”

他向一名伙计高喊,“小仲,你把那头执戈白鹅带过来!”

听到这个名字,柜台边的四人都被吸引了注意,眸中燃起相似的惊异和热切。

执戈白鹅,别名舒天雁,发起怒来,浑身羽毛都会化为钢刺,横冲直撞,战力强大,它和拜厄黑犬一样,不完全归属宠物一类,只不过,拜厄黑犬养得熟,够忠心,可以当做战斗伙伴,它野性难驯,时时处于暴怒状态,伤起人来不分敌我,加之肉质鲜美,营养丰富,所以挂着珍馐榜前列。

伙计抱着蒙了黑布的笼子一出来,周围零散的客人也都围了过来,小声议论着,间或闪过“味道”、“吃”、“贵”几个词。

“客人,不瞒您说,这头执戈白鹅本来是打算送到金麟宫膳房的,我看它破壳才刚半月,兴许能驯化,就将它留了下来,试试能不能当宠物卖出去,它若能履看家护院之责,价值可不比一盘菜小。”掌柜对着席欢颜说完,高声问周围,“诸位说是不是?”

稀稀拉拉的附和,表明了他们有多么不走心。

掌柜一脸难逢知己的悲愁,揭开黑布,“要价一万八千八金币,您若诚心想买,一万六千六。”

他这个价格比拜厄黑犬还贵一半呢,主要有“珍馐”之名加磅,这要是请大厨做成一桌油焖醉鹅、骨架汤、香煎鹅肝、鹅杂煲、红烧鹅掌、碳烤鹅翅,价格能飙到六万六!金币!

这价格谁下得去手,门外两个新来的客人都不敢踏进来了,这是哪儿,疯了吧,他们在前街买了一大堆东西才花十来个银币!

但敢花钱的还真有。

一圆脸男孩吞下一口口水,两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在笼子里转圈的白鹅,一双手不住扒拉三个同伴,“快,快借我钱,我要吃,不是,我要买!”

朝霖与那英气女孩表情难言,刺头直接道,“你开玩笑吧,花钱买吃的,不如去买点修炼的材料!”

白色羽翼中还杂夹着嫩黄绒毛的幼生期白鹅仿佛听懂了这一个“吃”字,嘎嘎叫了起来,怒张翅膀,豆大的黑眼凶恶地盯着圆脸男孩,前额神似武将头盔的肉瘤愈来鲜艳如血。

它的羽毛,也果真像听说的那样,硬化如钢,凛凛生寒。

圆脸男孩仗着它被关在笼子里,可一点也不怕,还在试图说服几个同伴,“我们分着吃也行啊,多难得,我就差几千。”

白鹅更怒了,哐哐撞着铁笼子,钢羽和铁条的摩擦声刺耳又铿锵,细辨又有几分渗人,好似下一瞬它就会破开笼子杀出来。

席欢颜看见白鹅的表现,十分满意,递出一张水晶质地的方形薄卡片,掂了掂手里的彩蛋,“这个蛋和它,结账。”

此薄卡名钱宝令,乃区别于传统银票金券的一种新型票证,符刻师在其内部刻录了具有存储、辨识等功能的回路,与能够读取信息、转存的宝令器配合,实现了即时付账的作用,它们由各大钱庄制作、发放,推动了钱庄存款业务的发展,然因其造价较贵,大部分钱庄只将它赠予公家人员和个人家底在十万金币以上的人。

朝霖四人安静了,倒不是羡慕,十万或者更多,他们攒攒也有,回到一炷香前,他们依旧会为了同伴能够如愿以偿而先发制人,只尴尬看错了眼,认为对方明明买不起,还装不喜欢,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

掌柜划完账,将钱宝令还给席欢颜,“客人留个地址如何,我让人鹅连笼送过去,或者等它气消了,套上项圈再带走?”

“贵店有空屋吗,借来用一会儿。”

“有有,您跟我来。”掌柜不问缘由,给笼子盖上黑布,让伙计搬走。

瞧着人和鹅都没影了,围观的客人也都散了,圆脸男孩怅然若失,“你们说,她是不是吃鹅去了?”

“......”

你以为谁都是你啊!

“快走快走。”刺头不爽地拖着人出门,留在这店里莫名让人生气。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培福里1931
25122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