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曲老板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近的人瞪直了眼,远的人扒上了别人的肩头,眼中尽是惊艳,不争气的人热气上涌,鼻下流出两道血!端看款款走来之人螓首蛾眉、面若桃花,窈窕身段里揉满了霞姿月韵,偏其衣着大胆,仅以黑底红...

近的人瞪直了眼,远的人扒上了别人的肩头,眼中尽是惊艳,不争气的人热气上涌,鼻下流出两道血!

端看款款走来之人螓首蛾眉、面若桃花,窈窕身段里揉满了霞姿月韵,偏其衣着大胆,仅以黑底红绣纹的贴身布条裹了胸,同色短裤遮了下身,外披黑纱衣。

小胯一扭,妙曼的腰肢翩翩若舞,羊脂白的细嫩长腿晃人眼。

黑色木屐露着玉葡萄般的脚趾,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心上!

寄书刚刚是要被众人的注视尴尬地扣破地皮,尽管他没有对东君不敬的心思,但在这一刻,他确实觉得,眼前之人才适合万众瞩目!

这人仿佛天生应该被众人的目光追随、迷恋!

饶是最先点出他名的昌燎,一时间也像是失了语,忘记了要干什么。

席欢颜饶有兴趣地望着来者,这很奇怪,他来的方向并非门,说明他一早就在楼内了,却没人注意到他,直至他走出人群,展现出自己的存在,众人才被他惊艳。

“曲老板。”席欢颜打破了寂静,下一句是对昌燎道的,“我只看过曲老板的半场戏,却喜曲老板编撰的英雄祭、苍月凉、出征等佳作已久,那之中有天火道先辈的热血和悲哀,此生十数年,唯恨不能以血偿仇,我想写得出那样剧本的人,理该值得尊敬,所以抱歉,我无法同意你要求他单开一场的提议。”

她对那妖娆得过分的曲老板道,“祝你戏运无双,道途昌隆。”

曲老板风情万千地行了一礼,“蒙拙作得东君青眼,每逢沐休之日,戏楼将开战争戏目,随时欢迎东君莅临。”

席欢颜点了下头,手指叩了叩扶手,“去考场。”

寄书赶紧调转方向,自楼内侧门往山体石窟去,考场就分布在这些石窟洞厅当中。

他回味着刚才那一幕,慢慢地琢磨出一丝不对劲来,“昌燎有失妥当,曲老板在戏曲圈子里名气地位很高,如今又是灵觉者,怎能贸然将人拎出来,要他单开一场,尤其曲老板有三不会,不会离开曲县戏楼,不会专门为人开场,不会降低或提高票价。”

席欢颜支着脑袋没有说话,眼中细碎的暗芒闪现不去。

他们不在同一个考场,寄书将她送到后,立马赶去了另一处。

每个考场皆坐四十人,相隔较远,席欢颜这个考场尤为安静,来人都是偷偷看一眼她,默默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好。

钟声响起,两个考官带着卷子入内,解说完规矩,开启水漏计时。

席欢颜拿着毛笔,一笔一划写得十分规整,考官路过时看了好几眼,还以为是印刷出来的,表情甚是一言难尽。

这考场没有不能提前交卷一说,她刷刷写完,检查了一遍,搁笔,摇着轮椅走了。

出了惊鸿楼,席欢颜在附近的小树林里晒太阳,静谧的时光在身上流淌,舒适得生出了倦懒。

许久,钟声三响,惊鸿楼内涌出人海,一股脑往绿荫坊市去。

已近午,剩下的考核在下午,如今首要的是去填饱肚子。

“东君。”寄书寻了上来,“这次的题有点超,涉及了高等文化领域的知识,您做得怎么样?”

“会错几题。”席欢颜道,“书院里也没什么要事,你今后不必时时刻刻守在我身边。”

寄书没有反对,他多领了份兼职,不能光守着东君,可他又放心不下,“这谁要是冲撞上来怎么办,我怕您出意外。”

“书院允许带战斗型宠物上学,我牵着白鹅就行了。”席欢颜抬了抬下巴,“我们去用饭吧。”

“行嘞。”

绿荫坊市有专门为学子设立的伙房,名大膳食,菜色中等,价钱却比其他食楼便宜一半。

寄书没带她去那里,而是选了家会做药膳的食楼,他可不敢带东君吃普通菜肴,要让金汤知道了,非得拿着大勺追着他打。

东君现在最重要的是养身体,普通菜肴已经被金汤打入毒物行列了。

吃完饭,歇了歇,下午的考核也快开始了。

这个下午,主测一些基本身体素质,后面九天皆以战斗考核为主,其中前六天是武生轮流对决,后面三天是灵觉者对决。

席欢颜以身体缘故弃了这两轮,跟寄书分开后,独自寻到了一间书阁,安静地看起了书。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这个苍生有毛病

评分 10
作者:孤在上
分类:短篇
评语: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猜你喜欢
第四章偷人,她偷谁?
第二天清晨,宁静的清晨在吵骂声混杂着鸡鸣狗吠中拉开了序幕。一时嘈杂不已。“你个烂嘴,你闺女才偷人,你全家上下偷人。”“你全家才偷人,你闺女什么货色我们都知道,跟张东扯不清,谁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呸,你个烂嘴,张东长那个批样,我闺女看得起一时嘈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