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锦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什么,卖了!”老夫人眉头直跳。她会觉得又被甄妙剌激的并不大好了。杨氏的声音分外声音尖细:“哎呦,这是怎么说的,咱们伯府再不缺钱,可没薄待过姑娘们,妙丫头,被被评绝品的巧果花瓜,你再说拿回去让咱们我开眼,怎么就给卖了。”说起这巾帕一甩,瞟了温氏几眼,她觉得又被甄妙刺激的不大好了。。...

“什么,卖了!”老夫人眉头直跳。

她觉得又被甄妙刺激的不大好了。

李氏的声音格外尖细:“哎呦,这是怎么说的,咱们伯府再缺钱,可没亏待过姑娘们,妙丫头,被评为绝品的巧果花瓜,你不说拿回来让咱们开开眼,怎么就给卖了。”

说到这帕子一甩,瞟了温氏一眼,意有所指的道:“三弟妹,该不是,温府又写信来了吧?”

李氏所指的温府,就是温氏的娘家。

温家当年在京城也是混得不错的,特别是温氏的三弟早年出海满载而归后,进献了许多奇珍异宝给皇家,一时名噪京城。

后来温家三爷命陨海上,温家大爷又牵连进一桩旧事成了常年卧床的药罐子,官自然当不成了,整个温家迅速衰败下去。

撑不了几年,干脆举家搬回了东禹海定府祖居。

“二嫂,你这是什么意思!”温氏气红了眼睛。

日益没落的娘家,是温氏心底不可言说的痛。

甄妍知道温氏是个性子急的,口虽快却没什么心眼,这样最容易吃亏,忙悄悄拉了温氏一把,笑道:“娘,二伯娘是羡慕您呢,经常能收到外祖母的信。”

一句话把李氏堵得半死。

李氏是庶女,娘家对她不过是面上情,信笺吗,这么些年自然是一封都没有的。

李氏剜了甄妍一眼,心里呕得慌却又无可奈何。

谁让人家半点不恭敬的话都没说呢!

大夫人蒋氏眼中闪过微不可查的赞赏。

说起来,除了自己的长女,满府的姑娘她最待见的就是甄妍了。

这个样子,才是最适合做当家主母的。

也不知道棒槌似的温氏走了什么运,生出这样玲珑心肝的女儿来。

感叹完甄妍,蒋氏自然看向甄妙。

心道这丫头也是个出众的,容貌自不必说了,七夕女儿会上又大放异彩,以往名声上的一些瑕疵差不多能遮掩过去了。

就是这性子……

蒋氏想了想,发觉自己还真说不出来如今的四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性子了。

罢了,且看将来吧。

李氏不甘心被甄妍堵了,眼珠一转冲甄妙道:“妙丫头,你也别怪你娘啊,她也是没法子……”

别以为她这当伯娘的不知道,以前这妙丫头可是最反感温氏的娘家人,提起那一家子,就像踩着猫尾巴似的。

甄妙冲李氏露出个娇憨的笑:“二伯娘说笑了,出身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再说我外祖家虽然不如往日了,那也是我娘还有我们的至亲骨肉呢。”

这话一出,李氏当场就被噎了个半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这个死丫头,什么出身不是自己决定的,什么至亲骨肉,这是在讽刺自己是庶女吗?

老夫人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她觉得再任由二儿媳妇聒噪下去,就忍不住把放在炕上的小桌子砸过去了。

拿小桌子砸儿媳妇,这可不是一心向善的老太太该干的事儿。

老夫人默默给自己做好了心理辅导,这才心平气和的出声:“四丫头,评了绝品的巧果花瓜,怎么说卖就卖了?卖到哪家府上了,回头我派人去买回来,咱们伯府再怎么说,也不差这点银子。”

“是方柔公主买下了。”甄妙脸色有些不大好。

一提方柔公主,她就想到那人,一想到那人,她心情就不好了。

“是方柔公主?那就难怪了。”老夫人看着甄妙难看的脸色,想偏了。

招手唤甄妙上前,拍着她的手道:“四丫头,祖母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既然是公主想要,那断没有拒绝的道理,这事,你做得对,是个识大体的。”

说着冲站在身后的王嬷嬷示意:“素月,回头把我匣子里那套金镶玉的头面给四姑娘送去,就是放在第三层的那套。”

“是。”王嬷嬷应着,心中暗惊。

那套金镶玉的头面,可是当年老夫人的陪嫁,这么些年,一连娶了四个儿媳妇一个孙媳妇都没拿出来赏过人,没想到今日就全给了四姑娘了。

李氏听了,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那套头面,她也曾见老夫人戴过的,真真是顶好的东西,怎么就便宜四丫头了!

她记得前两个月,老夫人还赏过四丫头一个白玉镯子,再这样下去,她的冰儿和玉儿,不是什么都没份了。

瞅着甄妙那张如花笑脸,李氏心里越来越酸。

真是个祸害,好事都她占了,倒霉事全是别人背了。

大夫人蒋氏看着李氏牙疼的模样微微一笑,从手上褪下个梅花碧玺镯子给甄妙套在手腕上:“妙丫头今日为伯府争了光,我这做伯娘的拿出来的东西可不敢跟老夫人比,且戴着顽吧。”

“多谢大伯娘。”甄妙脆生生的道谢。

李氏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

敢情她不但捞不着,还要出血!

肉痛的拔下一根凤头金钗递给甄妙,连话都懒得说了。

“行了,天已经晚了,你们都回去安置吧。”该知道的知道了,老夫人挥退了众人,又特意嘱咐一句,“四丫头明日早点过来,陪祖母用饭。呃,二丫头也来。”

“谢祖母。”姐妹二人齐声道谢,退了出去。

松了劲儿,甄妙这才觉得浑身酸痛,带着阿鸾回了沉香苑。

一进院门,倒是骇了一跳。

石阶上跪了一个人,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小蝉。

“姑娘,您回来了。”见到甄妙,小蝉都快哭了。

“这是怎么了?”甄妙看向闻声走出来的紫苏。

紫苏沉着一张脸,扫了小蝉一眼,解释道:“姑娘,您临出门前不是交待小蝉喂锦言吗,她喂完锦言,忘了锁笼子了。”

“锦言丢了?”甄妙抿了唇。

没有人知道,那一晚,夜深人静,面对着那个充满杀意的男人,她心底的恐惧是多么强烈。

只有锦言,那只小小的八哥,用它平静的声音提醒着她,保护着她。

看着甄妙突然变难看的脸色,紫苏忙道:“姑娘莫急,锦言没有丢,它跑到老伯爷那去了。”

甄妙松了一口气:“既然没丢,去祖父那里带回来就是了。”

紫苏神色变得古怪:“姑娘……锦言和阿贵打起来了,老伯爷说,让您明日亲自过去一趟……”

ps:感谢w唯唯w、a司芳、慌唐梦打赏的平安符,淡豆豉打赏的香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妙偶天成

评分 10
分类:穿越
评语: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猜你喜欢
花月颂
1561 人在追
086香水
12273 人在追
这位老师是真的发火了,现场导演跟工作人员都被这一通骂给骂懵到。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循着画的方向看去。入眼的是四幅画,拍成一排在画室中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幅带着“A”字的画跟别人不一样。素描众所周知,只有一种色彩,通过明度变化来表现画面感的图片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循着画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