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东府拜寿(四)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昨天有什么事提早传上新的章节,再次厚颜求粉红票和我的推荐票。齐珞看见了所有的少女都在随声附和着楚焱说话的,她倍感很无聊的。齐珍在这个家里是公主像的人物,虽然在楚焱面前却也没丝毫的自傲,虽然不像其她人那般献媚,虽然也敢驳斥楚焱的话,的确在这身份地位但是最轻齐珞看见所有的少女都在附和着楚焱说话,她感到很无聊。齐珍在这个家里是公主一样的人物,可是在楚焱面前却没有丝毫的傲气,虽然不像其她人那般谄媚,但是也不敢反驳楚焱的话,看来在这身份地位还是最重要。。...

今天有事提前上传新的章节,继续厚颜求粉红票和推荐票。

齐珞看见所有的少女都在附和着楚焱说话,她感到很无聊。齐珍在这个家里是公主一样的人物,可是在楚焱面前却没有丝毫的傲气,虽然不像其她人那般谄媚,但是也不敢反驳楚焱的话,看来在这身份地位还是最重要。

看着她们在谈论衣服首饰的流行趋势,齐珍好像很懂行,不时和楚焱说着,而齐珞丝毫的不感兴趣。悄悄的起身,贴边往外溜。快要到门那了,只听楚焱的声音传来“你是要到哪去?”

满屋子的目光都集中在齐珞身上,齐珞很尴尬的说“我,我想去看看额娘。”

“你是对我们的谈话不感兴趣吗?我记得你一句话也没说?”楚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乎这个看起来有一些可爱的小姑娘,只是感到她很纯静。

齐珍说“你是不晓得她,她呀就爱发呆,天天不离她额娘左右,完全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和她说话也是白搭,她就像锯了嘴的葫芦。”

齐珞虽然很不满意齐珍这样说自己,可是这也给她解了围,齐珞暗道,就当没听见何必和一个小姑娘动气。

楚焱开口道“原来是这样,你这个表妹还真的很特别呢!你去找你额娘吧,小姑娘···”

齐珞并没有看周围人的脸色,匆匆向楚焱行礼就离开了。快步走到门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才里面还是太压抑了,还是外面舒服。红英连忙说“姑娘,你是怎么了?珍姑娘又欺负你了?”

“没有的事,我只是不喜欢里面。现在去找额娘那得人也很多,真是不方便。”

红英说“要不然咱们去园子里走走?刚才奴婢在外面听这府里的人议论说,为了老夫人的寿辰园子都从新修缮了,景色很好。”

齐珞有些动心,“那的人会不会很多?今天来的外人也很多,要是撞到了什么人也不好。”

“不会那般巧,外面来的男子基本上是进不了内宅院子,太太姑娘们有各自都在各自的地方,奴婢想,姑娘喜静,园子里肯定没什么人。”

“你知道这个府上的厨房在哪吗?”

红英实在适应不了齐珞跳跃的话语不由得一愣,齐珞笑着说“我们毕竟是亲戚,去那拿点心和吃食还是没问题吧,要是园子风景好的话,我们边吃边玩不是很好吗!”

“还是姑娘想的周到,奴婢这就去厨房找管事的取一些吃食。”

“我和你一起去吧,也好好的逛逛东府,看看这个富贵人家。”

红英扶着齐珞边走边说“要说富贵还真是呢,看看这府的摆设,哪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听说为了这次寿宴花费起码8000两,想想就咋舌。”

“这些话还是不要说,让旁人听见不好,两府已然分家令过,他如何花银子是他们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奴婢记下了,不是奴婢多嘴,只是觉得花销太大了,珍姑娘开的那些个店生意也不是太好,现在似模似样的很多。这次来的贵人虽多,他们必定会看在眼里,要是牵连上咱们府上就不好。”

“我知晓你的心思,阿玛为人谨慎,不会有什么问题。况且,咱们府也不像这般的富贵,小门小户的那些个贵人事看不上眼。”

到了厨房附近,红英说“姑娘,现在这等一下,奴婢进去找管事的就好。”齐珞点点头。

过了一会,红英提着一个篮子出来说“那个刘管事奴婢以前就识得,没想到现在的派头这般大,虽然给了些吃食但是都不是太精贵,您不要见怪。”

“这有什么,我只是喜欢那种气氛,又不是为了吃?”

红英带着齐珞来到了园子,现在正值金秋十月,秋高气爽,再加上院子里郁郁葱葱,齐珞的心胸马上开阔上不少。

园子果然收拾的很精致,除了零星来往的几个丫头,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人,齐珞很满意。

齐珞带着红英来到了池塘边上的草地上,草地的旁边是高高的松树,完全可以遮挡住阳光。拿出随身携带的帕子铺在树下的草地上,齐珞很不淑女放松的坐在上面,然后对红英摆摆手说“你把点心放在我前面就好,你也来坐,很舒服。”

红英笑着把篮子放在齐珞的身边,然后也像齐珞一样坐了下来。

齐珞看着周围的景色,心想自己是不是也唱首现代的歌曲,也许能召到白马王子呢?来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想想就好笑,在现代的时候自己是很向往穿越,可是自己来到古代以后那些现代的浪漫想法都消失了,现在的她真的只是想平淡的生活,可能是自己不在天真了吧,面包和爱情人们往往选择的是面包。

此情此景让以前那些齐珞以为自己已经忘掉的记忆又重新的在脑海中闪现。心情变差了呢,齐珞抱起自己的腿,缩成一个团。

“姑娘,你很冷吗?要不奴婢给你去取个斗篷?”

齐珞淡淡的说“不用,我只是觉得这样很有安全。红英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是个才子佳人的故事,我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过,现在却想了起来。”

“姑娘看书多,又有学问,一定是个好故事。”

“好故事?也许吧,我不记得发生在那个朝代了,有一个平凡的人家里出了一个才女,虽然不是那种很出名的大才女,但是在亲戚之中还是小有名气,她的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家境也还尚好,起码吃喝不用犯愁。才女长大了喜欢上她的师兄,师兄也十分看重她,他们曾经就在湖边海誓山盟,才女其实原先是谨慎的她不相信爱情,但是那个时候她的脑子里没有理智,她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才女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她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她们很要好,可是才女没有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和自己的师兄安通款曲,当才女的朋友告诉她这个消息时,她根本就不相信,他还在幻想着和师兄将来美好的生活。被师兄背叛不可怕,被友情和感情同时背叛才是最可怕的,就好像住在自己心里的人用刀片一片的割自己的心,最好笑的是师兄背弃承诺的理由不是不喜欢才女,而是那个小姐能给他更好的前途。师兄让才女等他,等到他飞黄腾达就和小姐和离而迎娶才女,这真是太无耻了,他口口声声最爱才女其实他最爱的是他自己,是他的光明前途和荣华富贵。才子佳人终成眷属的故事只是存在于童话中,这个故事就警告了后人这个道理,你说是不是?”

“虽然爷也觉得那个男人很没用,不是个汉子,靠女人升官发财有何真本事?不过你说的很对,在有权势的人眼里,女子只要看中了就能得到,那些个情情爱爱的也只能骗骗闺阁无知少女而已。”男人的声音从齐珞背后传来。

齐珞现在真的很恨自己为什么来到园子里,为何被环境所影响,说了这些话,如此隐秘的事情被一个古代男人听去了,齐珞感到从来就没有过的难堪。

齐珞站起来回头望去,她想看看到底是谁耳朵这麽长。结果齐珞和那个人都愣了,真是冤家路窄,他就是齐珞买古筝时遇到的那个年轻人。

齐珞已经不管自己的原则和他的身份背景了,羞愤的热血已经压不住了,“你的耳朵还真是长啊!偷听别人说话我记得是三姑六婆的爱好,你确定没有弄错你的性别?”

年轻听见齐珞这么说自己,先是脸色阴沉,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和自己说话,但是随即想到这是这个聪明的小姑娘恼羞成怒了,要不然那个像小狐狸一样精明的小姑娘是不会说出出格的话。

她要么就偷偷的溜走,要么就像大家闺秀一样给自己请安。这个小姑娘还是很有意思,处置了就再也不能逗弄她了,那样他会失去很多的乐子。想通的年轻人恢复了神情说“怎么?恼羞成怒了?只是一个故事而已,你干什麽这麽激动?别人想让爷听他们的故事爷还懒的听呢?”

“既然有那麽多的人想给你讲故事,你为什么不去听他们说?偏偏我只要一说话你就出现?”

“那是因为天意如此!爷本不想来,却偏偏硬是被楚焱拉来,外面的人爷又看不上,所以就躲到这来了,没想到听见你在讲故事,讲的似模似样,仿佛真的一般。”

齐珞的心情已经逐渐平复下来,不在那么激动。听他说话,齐珞明白他的身份很高贵,他和楚焱很熟,那他一定是哪个王府的阿哥。齐珞提醒自己要控制住脾气不要给阿玛惹祸,自己家根基很薄弱,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那只是我在一本书上看到的,没什么特别。这的风景很不错,我就不当误您欣赏了。”说完领着红英行礼告辞。

青年上前一步挡住齐珞的去路说“你又想逃掉吗?爷是洪水猛兽吗?还是你想用独特的方式引起爷的注意?”

齐珞感到很好笑身为穿越女的自己难道真的有主角光环吗?他自我感觉是不是太好了把拒绝当成是引诱,但是齐珞知道自己不能再引起他的注意,于是说“不是,我真的只是想离开而已,况且天色渐晚我也要去拜寿了,这种事迟了不好。”

“你也是这家的姑娘?”“不是,我只是来拜寿的客人。”

“那你是哪家的姑娘?你知不知道爷是谁?”

齐珞好笑的说“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谁,我有如何能知晓?我所受的教养是不会将自己的名讳告诉给陌生男子。”

没等他反应过来,齐珞拉起红英小跑着离开。齐珞心想自己要是外出一定要小心,省得将来再遇见他。

青年看见齐珞的反应笑起来“这是太有意趣了,看来她是真的想躲开爷,不过爷是不会放弃,再相遇的时爷一定知晓你是哪家的女儿?”

随从说“要不要奴才去打听一下?应该很容易。”

“那样就没意思了,爷要让她自己告诉爷名字。况且她还太小,不用着急。”

随从将齐珞遗落在草地上的帕子捡起来,递给自己的主子。帕子上只是绣了几株柔弱的小草,一看就是刚刚学刺绣不久的人所绣。对见惯精美绣品的青年来说,这个帕子实在是太过简陋了,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但是青年接过帕子,往怀里一揣“等到再遇到的时候,就还给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清朝穿越记

评分 10
作者:夜惠美
分类:历史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