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飓风初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回到董氏的房间,凌柱扶着董氏做好后,董氏问“也不明白那个少年是什么人?望着到挺知书达理的,望着家教所以很好。”凌柱看一看齐珞笑着说“老婆你不会觉得上次的场景像大染坊第一集的内容吗?弄好我也捡个女婿回去呢?望着少年也就十六七岁,要不然打探很清楚他的凌柱看看齐珞笑着说“老婆你不觉得刚才的场景像大染坊第一集的内容吗?弄不好我也捡个女婿回来呢?看着少年也就十五六岁,要是打听清楚他的出身,没问题的话,我们也来个养成好了,叫什么光源氏计划。”。...

来到董氏的房间,凌柱扶着董氏做好后,董氏问“也不知道那个少年是什么人?看着到挺知书达理的,看着家教应该很好。”

凌柱看看齐珞笑着说“老婆你不觉得刚才的场景像大染坊第一集的内容吗?弄不好我也捡个女婿回来呢?看着少年也就十五六岁,要是打听清楚他的出身,没问题的话,我们也来个养成好了,叫什么光源氏计划。”

“阿玛你欺负人,他才看我一眼你就说这些,你不觉得太早了吗?人家只是想报答我们的救命之恩而已,如果要让人知道你有这样的想法,还不叫人笑话,好想你女儿叫不出去一样。”

“我这不是担心你将来嫁的不好吗?那些个古板的人你可定看不上,我也不放心。我看不如我们自己培养一个,将来他要是争气了像陈寿亭一样能干又为,这样的女婿不是很好嘛”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会有出息,会成为一个大人物?要是他不是好人那怎么办?”

“你阿玛看人还是很准的,虽然现在他看起来还很虚弱,但是他的眼神很锐利,看着就像一个有能力的,而且我们对他有救命之恩,他看样子也不像知恩不报的样子。我这只是说说,你要是和他没感情,难道我还能强迫你不成?”

“阿玛,你不要忘了我们现在是满人,满汉是不通婚的,我们又不知道他的底细,你想看大染坊第二季我看是没有机会了。”

凌柱看着不说话的妻子问“你是怎么了?在想什么吗?”

“老公,我现在觉得很是怪异呀,如果我们不来到这,那他一定必死无疑。那本奇怪的医书有几个方子是能够辨认的,齐珞只记住一个就治好了他,我怎么感觉好像我们就是为了治他才穿来的。这些赶到一起也太巧了。”

齐珞笑着说“额娘,我们只是赶巧救个人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就算他将来是个大人物但是在康雍年间清朝的统治还是很稳定的,所以他要想有什么大作为应该很难的,我看要是他有能力的话,最多位极人臣罢了。那些只是巧合而已,你不要想的太多了,”

“那你不是说有什么蝴蝶效应吗?我们会不会救了他就产生效应?”

“不会的,就如我说的,他没有能力对历史产生什么影响,只能是小小的变化而已,引不起什么风浪的,且我们连他出身都不知道,我们只是救了一个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董氏说“既然你这麽说,我就放心了,我就是害怕我们对历史产生影响,发生我们不知道的变化,这样我们的优势不久没了吗?你也说过,这个时期是最复杂的最危险的,先知还是很重要的。”

凌柱知道董氏说的很对,他们现在对历史的影响能尽量少就尽量少,同时他也觉得救得这个少年也没什么,他不相信对历史会产生什么影响,除了齐珞嫁给他。凌柱知道自己家的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家手里比较好,凌柱知道自己应给努力地向上爬了,但是有什么方法吗?自己一时还真想不到,只能是走走看了。

随后几天,齐珞每天都去看望那个少年,只是呆的时间并不长,只是看看就走,毕竟在古代男女大防还是很重要的,齐珞不想被人认为是轻浮女子。少年身体底子还是很好的,恢复得很快,每当齐珞来的时候,少年总是很温柔很感激的看着她。齐珞从和他的对话可以看出来这个少年受过很好的教育,说话稳重而得体,只是他很少谈自己的身世,就连名字也没有说过,只是说自己姓杨。齐珞知道他可能有难言之隐,况且他对自己来说是个陌生人,他的未来自己根本就不想参与,所以齐珞根本就不在意。后来看他情况基本好了,再加上过年很忙,齐珞就不再去看他了。

齐珞正在练字,红英进来说“姑娘,秦管家按你的吩咐已经来了,是不是让他进来?”

“请他进来吧,你去泡杯好茶。”齐珞放下笔说。

秦管家一点也不敢小瞧齐珞,知道齐珞不只是精明能干,制定的那些个制度让人很是佩服。“姑娘,你找奴才有什么事?”

“秦管家是这样的,年三十的时候,我想让咱们府里的所有的佣人再加上庄子上的人一起用饭,就当热闹一下,也可以加深彼此的关系,顿饭的钱就由府里出了,这也算是一项福利,你看怎么样?”

“那敢情好,多谢姑娘了。只是年节时材料比平时贵上不少,倒叫主子们破费了。”

“这没有什么的,大家今年表现得都很好,让我们很满意,花点钱让大家高兴一下也是应该的,这以后会成为咱们府上的一个传统永远的保持下去。大过年的开心热闹比较重要,要不然就没意义了,所以我想让厨房准备火锅,大家一起吃比较有气氛,你看怎么样?”

“还是姑娘想的周到,奴才这就让人准备?”

“今年咱们庄子上收成很好,家禽比较多,你叫人多准备一些,大家累了一年了,一定要吃过瘾才行。只要是是适合刷火锅的材料你就让人多多的准备,不要在乎其他的。”

“遵命,这帮小子可定会乐坏的,奴才这就下去办。”

齐珞阻止说“等一下,我阿玛官职不大,过年来人会很少,你去按人排班吧,让大家轮着休息,大过年的也让每家的人都好好聚聚。”

秦管家感动的说“主子们心就是好,奴才代表他们谢谢姑娘了。”秦管家跪下给齐珞磕头,齐珞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你快点起来,这没什么的,你不用这样的。”

晚上吃饭时,看见凌柱和董氏,齐珞吩咐秦管家的话告诉他们,凌柱和董事也很赞成这个方法。董氏笑着说“我看你馋了吧,以前你就爱吃火锅,吃完后才想起减肥这个事,吃的时候全都抛在脑后了。”

“你要是馋了,明天咱们也吃好了,我们也尝尝这的和我们那的有什么不一样?”

“好哇好哇,反正我已经让人准备了,那我们明天就吃好了。”齐珞高兴地说。

赵嬷嬷进来说“老爷太太,救得那个杨公子好像有话要同你们说,他现在在门外候着呢。”

凌柱说“既然他有话说,那你就让他进来吧。”杨公子走进来,向凌柱和董氏失礼,很是规矩得体。

凌柱说“看你这气色是好了,感觉怎么样?”

“我已经没事了,多谢您的救命之恩,不是你们我可能早就下去陪我娘了。”

“你别这样说,我们也是赶巧了,也是你命大,老话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吗?我看你就是个有后福的。”

杨公子嘲讽的笑笑说“我就是一个苦命的人,哪里有什么后福,能活着就不错了。不过我要是真的死了,我娘一定会怪我没给她争脸的,况且我也很不甘心,所以凌大人的大恩大德在下一定没齿难忘的,等将来我拿会应该属于我的东西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凌柱知道眼前的这个杨公子可能身世上不是很简单,救他也是赶巧了,让齐珞嫁给他也是只开个玩笑而已。现在看他说话,知道他是一个复杂的人物,也许真的像齐珞说的能成为一个大人物,自己家现在这种情况还是不要惹事的好。“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你晕倒在我家门前这就是你命不该绝,老天让我们救你的,你不要想太多,我们也不求什么厚报,只当是给子孙们积福了。”

“我本应该告诉你们我的一切的,要不然岂不是很没有诚心吗?可是有些事情我自己都没有弄明白,所以我只能说我弄明白的事。我叫杨康,是个满人。”

董氏惊呼说“杨康,那你是不是有个义兄叫郭靖的?”齐珞拉了拉董氏,其实齐珞一点也不奇怪董氏的反应,因为在现代的时候董氏就是射雕迷,家里各个版本的射雕英雄传都有,董氏以前就说自己的父亲就像郭靖一样老实认真,只是机遇没有郭靖好而已。

齐珞看见皱着眉头的杨康说“我额娘以前就认识一个叫杨康的,只是很久没见到了,所以反应有一些激动,你不要见怪。”

“没什么,我没有义兄。其实我倒希望我能有个义兄,可是我的情况,哎不说了。我出生在一个大家庭里,我阿玛很爱自己的妻子,可是阿玛嫡妻无子,所以必然要有小妾,我就是小妾生的,在我两岁上的时候,我娘被别人污蔑和下人有染才生下我的,因为我长得更像我娘一些。我阿玛不那家老爷很生气,要命人打死我们,我娘用她所有的钱财和她还很漂亮的身体买通看守将我和她的贴身丫鬟偷偷放了,让后就放火*了,那场景我一生都忘不掉。贴身丫鬟李姨省吃俭用的供我读书,后来因为劳累过度也走了。他们只是希望我能为她们争气,洗涮我娘的不白之冤。我自认文武双全,可是在京城这个地方一讲门路二讲家世背景,这些我都没有,急火攻心再加上被人骗了钱财,所以就病倒了,后来越来越重就被客栈的老板撵了出来,我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呢?没想到凌大人一家救了我,我真的很感激你们,因为从小到大没有人像你们一样关心照顾我。”

听他说得这些,董氏感动的直掉眼泪,他的母亲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够活命竟然倾其所有,这种母爱太让人感动也让人尊重了。齐珞也很感动但是没有落泪,只是眼圈红红的,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么杨康的父亲必是个贵族,他想为自己母亲争气可能不是很容易。

男人心都比较硬,凌柱自从来到古代当上官以后,那些个大家族的斗争他也听了不少,只能说利益是有限的,斗争是残酷的,杨康和他的母亲只是斗争的失败者而已。杨康有如此复杂的身份背景,还是不要接触太深为好。凌柱知道自己是个自私的人,保护好家庭是自己的责任,其他的都不重要。但是看见正在感伤的妻子,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好心肠的,以前看见流浪的猫狗都经常给它们饭吃,更不用说听了杨康的身世后的反映了。

“夫人,你先不要难过,杨康杨公子是个有才华的人,将来必成大器的。你还有身子你这样对孩子不好。”

董氏说“我知道的,可是实在是太感人了,老公我们能不能帮帮他呀。为他母亲的那份母爱也因该帮帮他的。”

杨康连忙说“不用的,我会将这些告诉你们只是因为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并不是让你们同情我的。”

凌柱听他这麽说,觉得这个杨康真的不错是个有志气的。“我呢,虽然是个京官,可是官职太小了,还是在清水衙门里,家里的根基很薄弱,帮不上你什么大忙,我刚才听说你会一些武艺?”

“似的,我自由和一个和尚习武,师傅本想度我出家的,只是我尘缘未了,始终放不下为母亲的执念,师傅很反对我来京城的,因为师傅说我会在京城里丧命的,没想到真让师傅说准了,要不是遇到你们我是必死无疑的。”

凌柱点点头说“看来你师父是个世外高人呀,你是他弟子武艺应该不凡。我们家是属于镶黄旗的,这是上三旗要求不较多。我同镶红旗的左领傅察说的上话,你可以先到他那里当兵,现在国家正在西北用兵,如果有所表现得话,你的愿望也有可能实现的,我就这麽点能耐,也只能帮你这些。”

“我真的不是因为求你们帮助才说我的身世的,你们不要可怜我,我不需要的。”

齐珞听他这麽说,生气的说“你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可怜,只有认为自己最可怜的人才害怕别人的同情,我们真正可怜和钦佩的是你的母亲,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为自己的母亲洗刷冤枉那是你为人子的责任,你有什么可怜的。况且我阿玛只是给了你一个机会而已,将来怎么样谁也帮不了你,还是要靠你自己的。过分的自尊就是自卑了,你的母亲不会希望你成为这样的人的。”

杨康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过了一会,杨康向齐珞深深地鞠躬说“谢谢姑娘的金玉良言,我完全明白了,以前没有相同的事现在也想通了,我一直认为我是个自尊很强的人,其实我还是有自卑心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然后向凌柱郑重失礼说“那就那就麻烦大人了,我一定会好好表现得。”凌柱微笑着说“你能想通实在是太好了,我明天就带你去傅察大人家,傅察大人很和气,你到他那里要好好表现,给你娘争气。”

感谢各位亲的支持加更一章4300字的,希望各位亲能继续支持我。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清朝穿越记

评分 10
作者:夜惠美
分类:历史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
第四章偷人,她偷谁?
第二天清晨,宁静的清晨在吵骂声混杂着鸡鸣狗吠中拉开了序幕。一时嘈杂不已。“你个烂嘴,你闺女才偷人,你全家上下偷人。”“你全家才偷人,你闺女什么货色我们都知道,跟张东扯不清,谁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呸,你个烂嘴,张东长那个批样,我闺女看得起一时嘈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