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马场风云(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直到这队人马在齐珞他们面前停下来了,齐珞不由一愣,真没想起居然又遇见了了裕亲王晋王保泰和康亲王府的贝子一行人。他们的身份地位都要比自己这边高很多,因为齐珞他们急忙上马像他们施礼请安。玉瑶倍感有些低沉,当然她是待选秀女,如此抛投露过面让这些皇族阿保泰一行人一直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只是在请安的时候挥挥手而已。保泰早就发现了一身亮紫色骑马装的齐珞,还是感到有些惊艳的,说实话齐珞并没有达到倾国倾城的地步,比她漂亮的自己也见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保泰感觉只要一见到齐珞自己就会感到惊艳就会感到很高兴。坐在马上的保泰将齐珞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如此多变的表情保泰也只有在齐珞身上发现过。她真的同那些个八旗闺秀不同,她给保泰的感觉更灵动更鲜活。只是当看见齐珞靠向觉罗谦宁的时候,保泰不禁眯了眯眼睛,手也情不禁的攥紧了缰绳,看向觉罗谦宁的目光有些复杂。。...

等到这队人马在齐珞他们面前停下了,齐珞不由得一愣,真没想到竟然又遇见了裕亲王世子保泰和康亲王府的贝子一行人。他们的身份地位都要比自己这边高很多,所以齐珞他们赶忙下马像他们行礼请安。玉瑶感到有些急促,毕竟她是待选秀女,如此抛投露面让这些皇族阿哥们见到对她可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玉瑶知道自己的额娘对她抱有很大的希望,她不希望自己在关键时候出现什么问题。以她们家现在的爵位虽说当不上这些皇族阿哥们的嫡福晋,但是也能成为稍微差一些的亲贵之家的正妻的。所以请完安后,玉瑶就很淑女的躲到自己哥哥玉林的背后去了。玉瑶的这种做法弄得齐珞也很为难,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再加上保泰的目光一直都在自己身上,所以自己情不自禁的向齐环和谦宁所在的地方靠了过去。

保泰一行人一直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只是在请安的时候挥挥手而已。保泰早就发现了一身亮紫色骑马装的齐珞,还是感到有些惊艳的,说实话齐珞并没有达到倾国倾城的地步,比她漂亮的自己也见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保泰感觉只要一见到齐珞自己就会感到惊艳就会感到很高兴。坐在马上的保泰将齐珞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如此多变的表情保泰也只有在齐珞身上发现过。她真的同那些个八旗闺秀不同,她给保泰的感觉更灵动更鲜活。只是当看见齐珞靠向觉罗谦宁的时候,保泰不禁眯了眯眼睛,手也情不禁的攥紧了缰绳,看向觉罗谦宁的目光有些复杂。

玉林看见场面有些尴尬,连忙说“真是没想到在这竟然碰到各位世子爷和贝子爷,真是太巧了。”

保泰挥挥马鞭说“是呀是很巧,最近皇上不是要检验皇族阿哥们的骑射功夫嘛,所以爷们都来练练,到时候丢了王府的脸就不好了。你们今天是专门来骑马玩的?还是你们也有什么别的想法?”保泰所指的想法就是杨康借着阅兵仪式的成功最近一直在奉皇上的命令挑选八旗精锐,好些个像觉罗谦宁这样的都动了心,想要上战场立一番功劳呢。

“哪有世子爷说的复杂,今天我们到马场来只是陪着齐珞妹妹来学习骑马的,我妹妹同齐珞妹妹是手帕之交所以就邀请她一起来散散心了。”玉林满面笑容的说。

齐环和谦宁听玉林这么说不禁同时皱了皱眉头,看来亲疏还是有别呀,只是玉林这么说稍稍有些不妥当。

康亲王贝子看看齐珞觉得有些眼熟,想了想突然问道“小姑娘原来你不会骑马呀,那你可得好好学学,光懂西洋乐器和音律可是不行的,你毕竟是满族勋贵的姑娘,马上功夫也得出色才行。”看来贝子崇安已经完全想起了他们在西洋店中的相遇。

齐珞抿了抿的嘴唇低声的应道“是,我会注意的,多谢贝子爷关心了。”

保泰知道齐珞现在恨不得在他们面前消失才好,可是自己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她了,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不知道自己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保泰明白自己不能做的太出格,要不然对齐珞的名誉会产生不好的影响的。保泰不禁苦笑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的犹豫过?保泰也同八阿哥讨论过齐珞的阿玛被封为致远男爵的事情,八阿哥也明确表示想要拉拢凌柱,等到齐珞选秀的时候,凭着八阿哥和裕亲王府的实力保泰就不相信要不到齐珞。保泰看了看站在齐珞身边的觉罗谦宁,攥了攥拳头,真是碍眼呀!

远处又飞奔来一队红装,来到了近前,一个红衣少女娇滴滴的向保泰说道“表哥你们怎么跑的这麽快,都不知道等等人家?”随后她看了一眼齐珞就把视线转移到了玉瑶身上,眼神中充满了敌意。崇安向保泰坏笑着眨眨眼睛,保泰无奈的介绍说“这是我远房表妹瓜尔佳文丽。”这个叫文丽的用不善的目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玉瑶,自己的表哥是不是来看她的?

崇安对觉罗谦宁说“爷早就听说你骑术不错,怎么咱们来比一比?”谦宁虽然有些跃跃欲试但是还是压抑住自己说“我这点能耐怎么能比的上贝子爷?还是不要献丑的好。”

“跟爷还谦虚什么,说起来你们家还同康亲王府有些个关联的,爷只是想看看你的骑射功夫而已,别啰嗦了,快点上马吧!”

谦宁看见崇安这么说,也有一些意气之争,看了看齐珞和齐环,齐珞知道谦宁兴奋劲已经上来了,就笑着说“谦宁哥哥你去吧,不过要小心些。”谦宁听见齐珞关心的话,很是高兴,翻身上马说道“你们兄妹等我一会,我很快就回来的。”

崇安对保泰说“保泰,你不也试试?”保泰此时心情绝对不太好,挥手说“有些累,就不比了,你们去玩好了。”“那好吧,你就先歇歇吧!”崇安说完带着觉罗谦宁他们离开了。

文丽看着玉瑶说“你也是这届选秀的秀女?”“是的。”玉瑶文静的说。

骑在马上的文丽高傲的说“我们毕竟是八旗闺秀,怎么能这么的文静,要不然我们也赛赛马?我告诉你呀,我的骑术可是我表哥亲自教给我的,很不错哟!”

“还是不用了吧,要是伤到你就不好了!”玉瑶文静的推辞道。

文丽气愤的说“你是看不起我吗?不要再说了,快点上马吧,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保泰在旁边看着,心里很高兴,他从来没觉得文丽这么的可爱,快点把玉瑶她们带走,自己也能同齐珞单独的相处一段时间。可能是保泰微笑的眼神鼓励了文丽,文丽更加强势的要求玉瑶快点上马,玉瑶万般无奈的向齐珞歉意的笑笑,上马同文丽赛马。

不一会诺大的马场只剩下齐环和齐珞以及保泰他们三人。齐珞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现在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真是觉得很尴尬。保泰知道齐环是齐珞的哥哥,所以说话也就不再顾虑那么的多,“你是刚学的骑马吗?感觉怎么样?”

“是的,我今天第一次骑马,感觉挺好的。”齐珞淡淡的说道。

保泰已经习惯齐珞对自己的冷淡态度了,不在意的说“你那叫感觉挺好的,爷看骑牛都比你骑马快!你还是我们满族勋贵之后吗?要不要让爷来教教你?”

“不用麻烦世子爷了,我这样感觉挺好的,世子爷还是去教那些想向您学习的骑术的人去吧”竟然这么说自己,齐珞不禁有些生气的说道。

保泰心里暗笑,但是面上却装作很生气的说“怎么你看不起爷吗?你知不知道爷是裕亲王府的世子,得罪爷对你们家可没有什么好处,不要以为爷看重你,就这么肆无忌惮的。”

齐环有些紧张的拉了拉齐珞,齐珞生气的看看一脸得意的保泰,齐珞在心里暗骂道,该死的封建王权,该死的不平等。“怎么想明白没有?到底用不用爷来教你?”保泰得意洋洋的说。

齐珞无奈的又爬上了自己的那匹小马,咬咬牙说“你就真麻烦裕亲王世子了。”保泰不在意的说“看看你上马的姿势,看来得从头教你呢?”保泰骑着马靠近齐珞,由于两匹马挨的很近,齐珞控制不住自己的低声说“你还有完没完?耍我是不是感觉很好玩?”

“爷是那么无聊的人吗?注意双脚踏住马镫,双膝夹紧马鞍,双手紧握住缰绳,身体微微向前倾。骑马讲究风驰电掣,你刚才那样不叫骑马,爷让你好好感觉一下。”说完就用马鞭敲了一下齐珞的马匹的屁股,马匹突然吃痛,飞奔起来。齐珞不禁紧张的高呼“你怎么能这样?我害怕!”

保泰骑马追了上去高声说“注意爷教给你的要领,不要担心,爷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出事的。”

看着飞奔而去的两匹马,齐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可从来就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同裕亲王世子是熟人,有心追上去,保泰的随从上前阻止道“你不要担心,我们爷一定会将姑娘平平安安的带回来的,你们家的姑娘是有福的得到我们世子爷的另眼相看。”齐环听了这话不禁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心中不免为谦宁感到可惜。

齐珞坐在马上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虽然刚开始有些害怕,但是后来跑起来还是很舒服的,舒服这种感觉齐珞绝对是不会承认的。马匹的痛劲已经过去了,就慢慢的停下来。齐珞一声不响的跳下马,保泰随即下马来到她身边得意的问道“怎么样?感觉不错吧,这才叫骑马呢?等你马术精通了,爷再送你一匹好马,那样你的感觉会更好。”

看着齐珞没有说话,保泰不禁上前关切的问“你是怎么了?真的吓到了?”

齐珞感觉自己已经要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不能发火,不能发火,齐珞再不断地提醒自己。可是保泰没有感觉还在齐珞身边不停的关切的问着。齐珞一下子凑近保泰,扑面而来的梅花香味让保泰不由得一愣,齐珞明显要比保泰矮上许多,吵架没有身高优势气势上会很吃亏,齐珞抓住保泰的将他拉弯了腰,同自己面对面。齐珞含着眼泪的说“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为什么可着你的心意办?我根本不想骑马为什么你还要强迫我?我不是你的宠物,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是一个有着独立思想的人,我不需要你替我决定我应该怎么样?”

保泰看着流眼泪的齐珞不禁一愣,齐珞这些话从来就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自己向来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看见齐珞的眼泪保泰不禁感到有些心疼,保泰抬起手轻轻的替她擦着眼泪,安稳道“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齐珞不仅仅是为今天的事而流眼泪,最主要的是从自由奔放着的现代来到了束缚多多的古代,那种落差,那种对未来的迷茫真的给了齐珞很大的压力,齐珞不想让父母担心所以只能忍着,没想到借着今天这事,终于爆发出来了。齐珞松开了抓着保泰的衣襟,将留下来的眼泪全都抹在保泰的袖子上。看着越哭越伤心的齐珞,保泰真的想将她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保泰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要不然会吓到齐珞的,所以他只是拍着齐珞的肩膀轻声安慰她。

哭了好一会,齐珞终于平静下来,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保泰面前流眼泪,所以有些很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保泰看见两眼含泪脸色红红的齐珞,他从来就没有感觉到齐珞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惹人怜爱。她真是一个表情丰富多变的女孩,保泰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像齐珞这样的女孩。看着羞涩的齐珞,保泰笑着说“你终于哭够了?好吧,这次算是爷的错,你想要什么作为补偿?”

齐珞不禁有些生气,刚对保泰涌现出的一丝好感也没有了,惹了自己就用东西作为补偿,这个封建的沙文猪。齐珞眯了眯眼睛狠狠的推了保泰一下,保泰毫无防备向后倒退几步,等他稳住了身体,发现齐珞已经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保泰抬头看着双眼闪闪发光的齐珞,不禁呆住了。保泰也不明白今天自己为什么这么的爱发愣发呆,遇到齐珞自己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你不是想补偿我吗?”齐珞清脆的说道,然后向旁边保泰的马匹狠狠的挥了一鞭子,马匹吃痛的飞奔而去。看着发呆的保泰,齐珞笑着有道“我想要的补偿就是世子爷自己用腿走回去,世子爷我就不耽误你欣赏景色了,我就先告退了。”说完留下一串笑声的骑马走了。

保泰沉醉在齐珞开心明亮的微笑中,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从来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的,可是为什么自己反而觉得很开心呢?保泰将手指放在嘴边清脆的口哨声响起,不一会保泰的马就跑了回来,保泰翻身上马,拍了拍自己爱马的头道“这个小姑娘很有意思吧!”马匹像是回应一样重重的出了一口气。

齐珞在半道上看见来寻找自己的齐环,不久高兴地向他挥了挥手。齐环看见平安的齐珞松了一口气,不过好像自己的妹妹哭过了?不过齐环感觉齐珞的心情好像好了很多。齐环关切的问“你没什么吧?裕亲王世子呢?”

齐珞开心的说“我没什么的,世子爷可能正在慢慢的向回走呢吧!”

齐环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就带着齐珞回到了马场。齐珞发现保泰已经回来了,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保泰看见齐珞得意的笑了笑。刚想要说什么就看见崇安他们飞奔而来,不能让别人觉得异常,所以就忍了下来。

崇安笑着对谦宁说“不愧是将门之后,谦宁你的骑术真的很不错,比爷还要好上一些呢?”谦宁谦虚的笑笑没有说话。保泰看见文丽和玉瑶也回来了,便说“天已经不早了,我们走吧!”

崇安高声对谦宁说“等有空我们在比一场。”然后就带着人随着保泰离开了。文丽在后边高声说道“表哥,你等等我拉!”

这一大章本来是想分两次更得,又怕各位惦记着所以就一次性的上传了。最近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不知道亲们感觉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就给我留言吧,我会仔细的看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清朝穿越记

评分 10
作者:夜惠美
分类:历史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
凤啼长安
4755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