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日常小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齐珞心情是很好的,当然失声痛哭了一场让自己的心情也完全放松了很多,恼火也就宣泄出了。但是齐珞看见了欲言又止的齐环问着“哥哥,你有什么事吗?”“哦,没什么,而已?”齐环不明白该怎么说,有些手足无措的。“究竟有什么不能够说的,你究竟是怎“哦,没什么,只是?”齐环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手足无措的。。...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齐珞心情是很好的,毕竟痛哭了一场让自己的心情也放松了很多,郁闷也就发泄出来了。不过齐珞看见欲言又止的齐环问道“哥哥,你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只是?”齐环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手足无措的。

“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到底是怎么了?”

齐环想了想说“我想问的是你同裕亲王世子的事,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妹妹你还小不了解这些个皇族阿哥们的风liu,他们向来对女人随心所欲的。裕亲王那是皇上的哥哥,深的皇上的信任,再加上裕亲王世子同八阿哥走的很近,我真的很怕你吃亏。”

齐珞很感动的拉着齐环的手,她从来就没想到齐环会这么的关心自己,“哥哥,你不要想的太多,我是不会相信这些个皇族的感情的。我同裕亲王世子很意外的见过两次面,我和他是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

“可是裕亲王世子身份高贵,等到你将来选秀保不准他就会请求皇上指婚的。裕亲王世子已经有了嫡福晋,再加上他据说有些风liu,我真的挺担心你的。”

“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的,我知道裕亲王世子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是怎么也不会和他有所牵连的,裕亲王世子不是一个常情的人很开就会把我忘记的。哥哥,你放心以我的自尊和骄傲是绝对不会轻易的准许我做别人的小妾的,无论他的身份地位多么的高,荣华富贵对我来说根本就不主要,我只想平淡快乐的生活下去。不过话也不能说的太绝对了,在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我只能说我会劲最大的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的。”

看着如此冷静的齐珞齐环放心的点点头“你能这样想,那我就放心了,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妹妹,将来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的。”齐珞用力的点点头,她从来就没觉得自己的哥哥像今天这样的可靠。

回到家里,齐环和齐珞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提今天发生的事情,只是说今天他们玩的很愉快,凌柱和董氏也就没有疑心什么。

齐珞坐在窗前,静静的看着下雪之后还在竞相绽放的梅花。由于昨天才下过大雪,没想到今天天空却突然得放晴了。暖暖的阳光照耀着,洁白的雪花压在梅花的枝头,雪花和梅花交相呼应,映衬着园中的景象更加的清幽别致。齐珞一边欣赏着优美的景色,一边的喃喃自语“又到了过年的时候呢?没想到我们家已经在这过了两个年了,现在已经是康熙四十年了,虽然我们很努力的想要改变命运,可是好像没什么效果。阿玛还是四品典仪,不知道再过三年能不能升升官呢?同梅花雪景谈这样的俗事,如果它们有灵的话一定会感到很厌烦很生气的吧,可能只有清高的林黛玉才能适合这样的景象吧。可是世间的人多是俗人,我也清高不起来呢?”

王嬷嬷看见正在窗前发呆的齐珞,连忙说“小祖宗,你已经在这坐了了很长时间了,要是着了凉,让奴婢们怎么和老爷太太交代,太太把姑娘当心尖子一样,姑娘要多为太太着想才好。”说完快步来到窗前关上窗户,房间里的温度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齐珞看看正在忙着给自己端火盆的王嬷嬷,经过一年多的相处,王嬷嬷对凌柱家产生了归属感,尤其是对齐珞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董氏还因为这向齐珞私底下抱怨过,说是王嬷嬷剥夺了她照顾自己女儿的乐趣。董氏毕竟是当家主母,齐珞虽然一直在帮她,但是董氏需要做的和应酬依然很多,再加上齐珏还很小,所以董氏也很放心的将齐珞交给王嬷嬷照顾。王嬷嬷在齐珞身边就相当于齐珞的乳母的地位,红英紫云等丫鬟也很尊敬她。

“王嬷嬷你不要忙了,我没事的。外面天气很好,况且我还穿了很多,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外面景色那么好,我都有一些看呆了呢?”

“姑娘就是清雅高贵,这些个雪呀梅呀什么的,奴婢是完全不明白的。不过奴婢是知道姑娘的画是极好的,同外面的景象真的是一摸一样呢!”王嬷嬷看着齐珞画室中挂着的梅雪图感叹道。

这幅梅雪图也是齐珞比较满意的作品了,基本反映了齐珞画画的功力,只是被于夫人评价技法还可以,只是缺少神韵。虽然齐珞有些受打击,但是齐珞还是厚脸皮的将它挂在自己的画室中。听见王嬷嬷赞美自己的画,齐珞不禁想到自己的作品是不是只能蒙蒙像王嬷嬷这样的人呢?齐珞自我催眠,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红英进来说道“姑娘,太太正找你呢?再加上珏二爷一直哭闹个不停也在找你呢?”

齐珞听见齐珏哭了,连忙站了起来边向外走边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每天都是这个时辰看齐珏的,他不是一直都乖乖的吗?”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珏二爷毕竟还小,又那么依赖姑娘,看见姑娘没到保不齐就会哭闹的,姑娘不要太担心了,没什么大事的。”红英安慰道。

齐珞风风火火的带着人来到了齐珏的住处,齐珏屋子里的装饰家居都是由齐珞设计的,愣愣角角的全部都改成圆形,齐珏的内室地上铺着厚厚的毡子,以防齐珏练习走路的时候摔倒,毡子按照齐珞的吩咐每隔十天必修要换洗一次。齐珞看见齐珏眼泪汪汪的样子,很是心疼。连忙来到床前接过保姆递过来的暖炉,温暖好自己的手,然后小心的替齐珏擦擦眼泪,轻声说“你是怎么了?为什么哭呢?姐姐不是告诉过你,姐姐不喜欢爱哭的孩子。”

齐珏伸出小手,努力的抓住齐珞的手,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齐珞任由他抓着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齐珏好像真的是很喜欢自己。齐珞坐在床上,将齐珏抱在怀里,拿出自己制作的现代婴儿看图说话的图片,一边指着一边同齐珏说这是什么。而齐珏老实的坐在齐珞的怀里,认真的看着图画,不时的用小手拍拍,嘴里模糊不清的说着“姐姐”“果果”“花花”等简单的话语。过了一会齐珞感到球球有一些累了,就吩咐他的乳母哄他睡觉。齐珏有些不高兴的撅撅小嘴,齐珞点点他的小嘴说“等你醒了,姐姐还会来同你玩的。”在乳母的摇篮曲中,齐珏很容易就睡着了。安顿好齐珏后,齐珞和她来到了外室。

乳母感叹道“奴婢从来就没有见过像珏二爷这样聪明的孩子,这还是太太和姑娘教的好,将来珏二爷必定是个争气的。”

齐珞笑笑这种夸奖自己已经听得太多了,已经免疫了,齐珏的确是比一般的小孩聪明些,但是凌柱一家知道他们不能对齐珏太过的大意,因为犯无法挽回错误的全部都是聪明人。董氏对婴儿的早教完全不在行,所以就把齐珏的早教完全交给了齐珞,由于齐珏的早慧,所以齐珞完成这个任务还是很容易的,齐珞也警惕不能让伤仲永的例子在自己弟弟身上出现。齐珞细致的吩咐了一番乳母照顾球球的注意事项,就带着丫鬟来到了董氏那。

进了屋看见,董氏和凌柱再商量着什么。董氏看见齐珞笑着问“怎么?照顾好球球了?我看你都快成了球球的母亲了,我这个母亲当的很不称职呀!”

齐珞不在乎的说“这有什么,我懂就多做一些了,况且我也很喜欢和球球在一起的。阿玛,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凌柱欣慰的说“这次新年,皇上传召有爵位的人进宫献礼,宫里还要有宴会呢。本来以我的爵位是没有机会的,可是没想到皇上特意下旨由于这次阅兵仪式而封爵的人员都可以入宫享受皇上的恩典,我正和你额娘商量给皇上现什么礼物呢?你有什么想法?”

齐珞满眼的羡慕,在现代齐珞就没有去过故宫就穿越了,齐珞真是想亲眼见到雄伟的紫禁城。董氏看见齐珞的表情笑着说“你也不要遗憾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作为致远男爵府的家眷我们也可以进宫的,怎么样?很兴奋吧!”

“那当然,这真是太好了,哈哈,我可以亲眼见证紫禁城了。”齐珞高兴的跳起来,兴奋的说。

“既然你这麽高兴,你可得给你阿玛出个好主意,我们到底该送给皇上什么呢?”

齐珞想一想自己以前看过的小说,是有一个挺好的主意,必定会出彩的,只是这个主意太过高调了一些。齐珞犹豫的将自己的主意说出来,凌柱一听眼睛就一亮,高声说“不愧是我女儿这个主意是太好了。”

“这个主意看着是挺好的,但是它不是我想出来的,在小说那种虚幻的环境里还是不错的,但是我们现在是在现实中,皇上到底会有什么反应,我们都不知道。就是成功了,我们会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呀,我们家现在刚刚平静了一些,不能总是陷入风口浪尖之中。”齐珞担忧的说。

董氏赞同的说“是呀,凌柱你可得想好了,现在我们家已经不错了,不需要太出风头的。”

凌柱想了想说“你们不懂的,要是没有皇上的关注,我们家又算得了什么呢?那些逼我们站队的皇子们,轻轻松松的就能让我们消失掉。这次入宫献礼可是像康熙皇帝表忠心的好机会,我是不会错过的。皇上还是很爱护忠诚于自己的臣子的,只要让他相信我们完全忠诚于他,那么我们就会很安全,那些个阿哥对我们也很放心。”

齐珞想想自己阿玛说的也有道理,康熙优厚臣子这在历史上都出了名的,要不然也不会弄到康熙末年国库空虚,官场腐败的局面。要不是狠辣铁面的雍正上位,还不知道会弄成什么样呢?齐珞还是很同情和很欣赏这个争议颇多的雍正皇帝的,不管怎么说雍正都是康乾盛世的基础,如果没有雍正就不会有康乾盛世的出现,这是谁也否定不了的事实。

“阿玛,你是一家之主,无论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凌柱点点头说“我再好好的想想,我也会同于先生好好的商量一下,他应该会比我看得更远一些。不过齐珞你放心我无论做什么决定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好,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我算知道古人为什么都活不长了,在这少动点脑筋都不行。”

过度章节,最近我可是很努力呀,所以请求各位亲的推荐票的支持,明天的更新会放在下午。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清朝穿越记

评分 10
作者:夜惠美
分类:历史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
086香水
12273 人在追
这位老师是真的发火了,现场导演跟工作人员都被这一通骂给骂懵到。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循着画的方向看去。入眼的是四幅画,拍成一排在画室中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幅带着“A”字的画跟别人不一样。素描众所周知,只有一种色彩,通过明度变化来表现画面感的图片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循着画的方向看去。。
戚善
29082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