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总是要还的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墨城作为言情霸总文的男主,不仅有着很深的处女情结,还有很重的大男子主义,说得好听就是洁癖,说得难听就是毛病。听到如今自己全心全意信任和爱护的女人居然和别人睡过了,他这一刻...

墨城作为言情霸总文的男主,不仅有着很深的处女情结,还有很重的大男子主义,说得好听就是洁癖,说得难听就是毛病。

听到如今自己全心全意信任和爱护的女人居然和别人睡过了,他这一刻心里震撼的程度可想而知。

季未央深吸一口气,忍住把纪语白掐死的欲望。

不慌!老娘能稳住!

她转身就朝着墨城奔去。

墨城厌恶的甩开她的手:“别碰我,我嫌脏!”

她不是第一次,那床上的痕迹,也是假的!那他们……

看着墨城大跨步出了沈家大门,季未央回头给纪语白比了个中指。

纪语白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她这副模样,眉眼弯弯,笑意清浅。

季未央懒得跟这个狗男人计较,一路连奔带跑的冲到墨城旁边,扒住他的大腿,什么形象面子啥的,全都不要了,一副为情所困的小女孩模样。

“阿城,你听我说,我那天是喝醉了!你追着杨怜薇出去,我太伤心了,所以喝多了就把他当成你……我真的不想的!从那之后我只有你!阿城,这么多年,你看我看过别人吗?!你相信我!嘤嘤嘤……”

墨城睫翼一颤,唇瓣扯了扯,语气冷硬森寒:“所以这就是你欺骗我的理由?”

季未央抽抽噎噎,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精致白皙的侧脸上滑下来,她专门把这侧脸对着墨城哭,姿态可怜怯懦,两只抹着眼泪的爪子一抖一抖的:“我害怕你不要我……”

不得不说,沈泷这长相简直战斗力满值,尤其是这个角度。

即便她如今已经触碰了男主的禁忌,如今哭下来,跟男主这么一示弱,表示剖白,墨城还是心软了。

他蹲下身子,给她擦掉眼泪,看着她大大的眼睛睫毛颤了几下,脑海中自动给她脑补了一个她被情伤至极被别的男人趁虚而入占了便宜的经历,叹了口气,带了些心疼的抚上她的脸:“别哭了。”

看着这一切发展的系统:“……”宿主牛逼!

季未央:“……”小场面,别激动。

把男主这边稳住了,季未央将墨城送了回去,气势汹汹的杀回了沈家。

看着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泡着茶的纪语白,季未央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滚还是我滚?”

纪语白洗了一个茶杯,给她倒了杯茶:“金银花,清清火气。”

清毛线!

差点就被这货坑到支线任务彻底无望了!

纪语白勾唇,“你的意思是?”

“麻溜的收拾东西滚出我家,不然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纪语白微微一笑,不答反问:“同样的招数,你会用第二次吗?”

季未央不知道这货抽什么神经,只想着把这尊瘟神送走:“少扯有的没的,你不走是吧,我叫人来送你走!”

季大小姐雄赳赳气昂昂的打通了之前那些保镖团的电话号码,对纪语白哼哼两声,一副马上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沈泷!你敢!”

——哐当。

季未央手机落到了地上。

这不是她的反应,是这具身体本能的反应。

卡巴卡巴的拧过脖子,季未央看到了原主的亲爹……

季未央:“……”

她深吸一口气。

纪狗贼!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爸!你回来了!”季未央狗腿的抱住了沈父的胳膊:“我想死你了!”

沈父瞪她:“你刚刚怎么和语白说话的?人家来我们家做客,你就这副态度?快给人道歉!”

季未央嘴角一扯,看向站起身朝沈父打招呼的纪语白。

玉树临风一少年,和她这个插着腰骂人的女疯子形成鲜明对比。

如此一想,这么一朵鲜花被她糟蹋了也委实有些……

啊呸,这货就是个白切黑,何况她当时还是第一次呢,谁比谁吃亏?

不情不愿的和纪语白道了歉,沈父欣慰的拍拍她的肩膀,“以前我看着墨家的小子不错,如今看着,既然你们年轻人情投意合,我也就不插手你们的事情。”

季未央惊恐脸,情投意合,谁和谁?!

纪语白礼貌的回了一句是,乖得不能再乖,好像刚刚那个连番算计了她两次的腹黑不是他一眼。

“好好和语白相处,把你之前那些有的没的全给我断干净了!”笑眯眯的和纪语白交代了一些事情,沈父转头就皱着眉呵斥女儿

季未央:“……”系统,确定沈泷是她爹亲生的吗?

沈父比较忙,回来吩咐了几句就走了,剩下季未央和纪语白大眼瞪小眼。

“咱们说清楚吧。”季未央叹了口气:“我没有要你负责的意思,也不希望我们继续下去。”

纪语白喝着茶,忽然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沈小姐这个倒是有意思。”

那不是她套路墨城的文件吗?

纪语白怎么拿到的?

季未央表情狰狞了片刻,挣扎半天,最后懊恼的垂下脑袋,不是我方太弱小,而是敌方太强大。

“大哥,我错了。”

“我可以帮你。”

季未央一怔。

之前她就注意到了,纪语白除了这张脸,连声音都是如珠滚盘,清朗好听,身为声控她很难拒绝这样的好嗓子。

“帮我什么?”她捏起茶杯,下意识的抿了一口茶,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纪语白看着,勾唇:“你想整治墨城。”

季未央轻轻吐纳气息,最后垂下头。

那份文件,墨城本人都没看出问题,纪语白却一语中的,这男人真的恐怖。

“想法不错,手段也可,就是差了点火候,你想让沈家置身事外,但是这份合同过了你父亲的手就不存在偏安一隅的可能。”

季未央表情严肃起来。

纪语白收好文件,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三天后我把它给你。”

季未央叫住他:“你要什么报酬?”

她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魅力让对方为自己这个人做到这一步。

纪语白回眸扫她一眼:“等你的事情结束了,我会和你说的。”

“是沈家吗?”季未央语气冷下来:“如果是我家,我不会同意的。”

“放心。”纪语白给她比了一个手势:“不会让你为难。”

墨城的事儿让这丫头一个人来终究是冒险了点。该帮的地方必须要帮一下。

季未央啧了一声,倒回沙发上。

白溟那边发来消息,已经将资金投入墨城的工作室了,并且跟墨城交谈甚欢。

季未央算了算时间,决定把后面的事先安排上。

她联系好一家妇产科医院,这家医院就是原剧情中给杨怜薇作假证明的医院,只要钱到位,什么都给干,季未央没用多大力气就用钱砸下了他们的医生给她演一出好戏。

等着合同到手,就是男主进监狱的倒计时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第十九章吃了要把媳妇叉掉(感谢汤家甜兔、恸、tox的打赏)
进家门前,宋廷凡停了一会,收敛好自己的情绪,他怕嫂子觉得他没用。拖累了家里。正好从外面提水回来的林俏,看见他站在门口不动,她疑惑道:“小叔,怎么不进去?”宋廷凡下意识就转头,看见她提水,连忙走过去帮忙提,乖乖喊了一声,“嫂子。”以往喊“嫂子拖累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