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去学学咋吃软饭吧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季渣渣眯起眼睛,好像是在去思考。白溟喝了口茶,听得面前的女子惊疑的问他:“帝都纪家,跟我有什么关系?”“……”那一口茶噎在他喉咙里,白溟吐也也不是,不吐也也不是。“你也不是跟纪家少爷?”季未央从对方有几分奔溃的视线中,勉强想出来纪语白这个人了。她慢白溟喝了口茶,听得面前的女子狐疑的问他:“帝都纪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季渣渣眯起眼睛,似乎是在思考。

白溟喝了口茶,听得面前的女子狐疑的问他:“帝都纪家,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一口茶噎在他喉咙里,白溟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你不是跟纪家少爷?”

季未央从对方有几分崩溃的视线中,勉强想起来纪语白这个人了。

她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水,叹了口气,文绉绉的说了句屁话:“此情可待成追忆。”

白溟呵呵。

就不该对这个女人有什么期待。

“这是你要的东西。”白溟和季未央聊了半天,见从她嘴里依旧是什么都没有套出来,叹了口气,道。

季未央接了过去,翻了翻:“放心,不会让你们白家亏本的。”

白溟扯了扯唇,这两年白家和沈家合作共赢,赚了不少,他自然是不会怀疑季未央这句话的。

可惜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看不上自己呢。

季未央接了资料回到沈家一个肉团子就朝她跑过来。

季未央看着这个三头身的小鬼,被他刚会走就想跑的小模样逗笑了。

“妈妈!”团团抱住她的大腿。

季未央捏了捏团团肉乎乎的脸颊,“想我没?”

“想!”

小屁娃子虽然才一岁多一点,但是简单的词汇还是会的。也是见他比其他孩子聪明,季未央才肯领养这个孩子。

“明天带你去见个人。”季未央抱起孩子,给他简单交代了一些明天该怎么做。

团团眨巴眨巴大眼睛,季未央想着孩子还小,也没交代太多事情,只道:“明天我说什么你照着做就是了。”

翌日。

季未央带着孩子来了监狱。

当她看到墨城的时候,心里叹了口气,龟玩意儿不愧是男主,在监狱蹲了两年多依旧荣光焕发的模样。

也是她这两年只忙着发扬沈家,没怎么注意照顾他,想想原剧情里原主在监狱里的经历,季未央眼底浮出点冷意,脸上却凝上哀伤安慰的笑意。

“阿城……”

墨城的反应却有些冷淡。

他总归是男主,季未央的手段再密不透风,他也有所感觉。

只是没有证据。

但有时候人的反应和如今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证据,他锒铛入狱,在外沈家却是如日中天。

这些日子里他不断问自己沈泷和自己的事情,一条条抽丝剥茧下来,他看着面前的女子,神色清冷,目光复杂。

季未央知道墨城绝对不好糊弄,毕竟是男主么。

她抱起团团,恍若没看见墨城的冷淡,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他道:“阿城,这是团团,团团,叫爸爸。”

墨城眉头微松,原本宛若冰雪雕砌的眉目有几分融化。

“这是……”

“我们的孩子。”

墨城的人在外只能探听到部分消息,对于沈家这种大家族内部消息,比如季未央生子或者怀孕之类的消息,季未央就算对外外交,也不可能让媒体和外人看到她的样子,因此这些人对她的具体消息是一点都不清楚的。

所以季未央一点都不担心露出马脚。

团团也是十分配合,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墨城,忽然软软糯糯的唤了一句:“爸爸!”

墨城眉头彻底松开了。

“他叫?”

“小名叫团团,大名等着你来取。”

“团团?”

季未央擦了擦泛红的眼角,扯了扯唇角,垂下眸子:“团团圆圆的团团,我们都在等着你。”

墨城心里原本因为这两年沈家的日渐昌盛和季未央的疏离冷淡而产生的怀疑和忌惮,彻底消散了。

他怎么会因为这些莫须有的事情怀疑那么喜欢自己的沈泷?

他可以怀疑任何人,沈泷对他的感情他心里却从未怀疑的。

季未央由着他问团团话,让他们说话。

季未央看着墨城的目光越来越温柔,勾了勾唇,一副贤妻良母的姿态

当牵着团团走出警局,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她必须要把男主身边的势力全部清理了。

不然自己的事情迟早暴露,这个男人太过警惕。

如今她拿捏着上风,不过是因为原主给墨城的固有印象太深了。

季未央捏了捏团团的小爪子,蹲下身摸摸他的脑袋

“妈妈,爸爸?”团团小心翼翼地问道

季未央知道他想问什么。

她唇角牵起一抹恶劣的笑意,回头嘲讽的看了眼监狱,摇摇头,温柔的看着团团:“那个啊,不是哦。”

团团不再问下去,他被季未央教的很乖巧,不会多问什么,季未央看着团团,陷入沉思。

也是时候给男主找找刺激了。

只是这人选,有点脑壳疼。

刚打开沈家大门,季未央就察觉气氛不太对劲。

抬头看去,却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的青年站在不远处,身姿欣长,眉眼温润,听到声音,转头朝她微微一笑。

这颜,这气质,季老色批承认自己少女心顿时扑通扑通了。

“泷泷回来了?”退休老干部沈父看到女儿,朝她招手。

“语白这回是来朝我们沈家谈婚事的,你们也老大不小了……”

季未央看看自己手中的孩子,再看看纪语白。

忽的想起来昨天白溟才跟自己说帝都纪家出事了。

“这就是团团?”纪语白没和她说话,反倒是垂眸看向她手中的孩子。

团团也在看纪语白,季未央将孩子递给沈父,“单独聊聊吧。”

她本以为纪语白两年前走了,他们俩就是断的一干二净了,如今看着,纪语白似乎不是这么打算的。

这件事儿得说清楚。

季未央从来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

“团团是我领养的,和你我没有关系。”等人走尽了,只剩他们俩之后,季未央道,免得让这男人误会了。

纪语白低低笑:“我知道。”

季未央拧起眉头:“我以为两年前,纪少主就想通了不打算坚持了。”

她可不是为了个男人就能强迫自己成为大宅夫人的女人。

“我不是纪家少主了。”纪语白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姿态优雅出尘,气质端方如玉,但语气却十分无赖:“我被赶出纪家了,现在只能来吃你软饭。”

季未央:“……”

好吧,白捡这么帅一个老公,她也不亏!

纪语白摸摸团团脑袋,说是来吃软饭的男人,转头就送给自己便宜儿子一个做工精致的金镶玉长命锁。

季未央看的嘴角直抽抽,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吃软饭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