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要想生活过得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季未央脸上是火辣辣的疼,心里骂了一句娘,20-300系统提醒就睁开眼睛眼睛,怼着面前的人,管他三七粉二十一,一巴掌上来。原本还有点儿怕自己这具身体是沈泷那样的文弱小姐的身体,虽然当运出劲气将面前的人扇的一个踉跄后,季未央爽了,这具身体有点儿底子啊!系统这时本来还有点担心自己这具身体是沈泷那样的文弱小姐的身体,但是当运出掌风将面前的人扇的一个趔趄后,季未央爽了,这具身体有点底子啊!。...

季未央脸上是火辣辣的疼,心里骂了一句娘,不等系统提示就睁开眼睛,怼着面前的人,管他三七二十一,一巴掌上去。

本来还有点担心自己这具身体是沈泷那样的文弱小姐的身体,但是当运出掌风将面前的人扇的一个趔趄后,季未央爽了,这具身体有点底子啊!

系统这时把剧情传输给了她。

这是一个狗血且悲催的古言老悲剧,王爷认错初恋的戏码,套路恶心且屡见不鲜。

原主江荇乃是邻国的郡主,出生武道世家,十二岁就上了战场,对荣国王爷男主苏陌战场上的风姿一见钟情。

一次苏陌受重伤逃离战场,江荇瞒着家人偷偷救下了在深山中晕倒的男主,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半个月,吃睡同行,到底忌讳着两国交战之际,不敢告诉苏陌自己的身份,还一直不肯和苏陌说话,并且在脸上涂满了锅灰。

苏陌在半个月相处中喜欢上了江荇,但战事告急,他只得留下了一块玉佩给她匆匆走了。

后来两国和解,江荇求来了联姻圣旨,满心欢喜的嫁到苏王府上,却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少年身边牵着一个弱柳扶风的少女,说是他当年战场上的救命恩人。

那少女叫陈薇薇,是战场上身份最卑贱的医女,在荣国,战场上的医女,说是医女,其实就是给军人下火的玩意儿。

苏陌对原主强行要嫁入苏王府的行为厌恶至极,告诉原主要嫁给自己必须同意陈薇薇为正妻,她为侧室,江荇堂堂郡主之尊怎么肯,便告到了朝堂上,逼得苏陌不得不将陈薇薇养成了外室。

之后便是一段无止境的女主追夫讨好,男主厌恶且排斥剧情,陈薇薇心中有鬼,偶然机会下更是看到了江荇身上的玉佩,便想着除掉江荇,并去仿制了一个假的玉佩。

谁知道算计下江荇和男主有了肌肤之亲,江荇怀了身孕,陈薇薇彼时有孕五个月了,于是陈薇薇借着男主给她的人与江荇同时落入江中,江荇月份浅且苏陌没救她,等她被侍卫救上来,孩子也没了。

心高气傲的郡主怎么肯,使了手段还是怀上了苏陌的孩子,而陈薇薇身体不好,孩子还是没了。江荇生下来的孩子苏陌便强行抱给了陈薇薇,虽然最后江荇生下了第二个孩子,但身体每况愈下,看到陈薇薇抱着自己的儿子与苏陌在街上走过时,终究是一病不起,含恨而终,那块玉佩落在小儿子脚边。

小儿子送到生父旁边,苏陌震惊,着手彻查后,才发现陈薇薇给自己的假的玉佩,质问陈薇薇,这才知道错认他人多年,可斯人已逝,再无补偿可能。

季未央接受完剧情后,表示了呵呵。

武道世家金尊玉贵的郡主,心高气傲,满心以为自己能用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征服苏陌,不屑于用曾经的恩情和那半个月的相处挽留什么,却不想一步步迎来灭亡,至死,她都拗着劲,不服输,也不认输。

季未央不懂对一个人的感情怎么就能让人傻到这个地步,不过不妨碍她接收到原主心愿后感受到的卧槽,原主的心愿依旧是破坏陈薇薇和男主,但依旧不能把自己是男主救命恩人和梦中情人的事儿说出来。

季未央揉了揉被扇的发红的脸,嫌弃且厌恶的看了眼面前英挺俊美的男主。

什么垃圾玩意儿,打姑奶奶我,你是坟头草嫌不够高吗?

这个剧情点,唔,没弄错,就是陈薇薇算计原主,使得勃然大怒的男主中了招和原主发生关系这次。

呵呵哒,这么个王八,谁乐意谁拿去好吧,之前的墨城她还能忍着恶心虚与委蛇,毕竟那虽然渣了点,但还是个正常人,这特么是个正常人吗?

绿壳王八的龟孙玩意儿,季未央打他都嫌晦气。

对上这男人不可置信和染着怒火的眉眼,季未央扯了扯唇角:“怎么着,一巴掌不过瘾,还想本郡主给你再来一巴掌?王爷,您可真够特别的,不愧和您那小心肝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啊。”

一样的作精,爱找抽——贱!

她也不怕崩人设了,反正这王八就没认真注意过原主的性子,

“江荇!”

季未央抬手捏住苏陌的手腕,“打女人,你算个什么东西?苏陌?”

对,她就是这么双标,谁叫苏陌先打的她?

苏陌也是反应过来了,之前是太生气和着急了,现在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对女人动手,未免羞愧,可是这也不是这女人欺负了薇薇还能安然无恙的理由!

“薇薇已有孕三月,你……”

“闭嘴,明日我就会自请和离,请旨换个和亲人选,你那小心肝你乐意让她当啥当啥去。”季未央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说完就走。

苏陌一怔,有些不敢置信,随即反应过来就是狂喜:“你说的是真的?”

“滚滚滚,不滚我就反悔了。”

苏陌果断转身就走。

季未央倚着门口,笑了两声,回去吩咐自己的丫鬟给自己换上了一身艳红色的长裙,戴上面纱出门了。

为啥出门,找男人啊!

上个世界被纪语白管得太死,唯一能浪的那两年还因为见识过纪语白那样的极品,对其他男人都兴致缺缺,就白白荒废了,这个世界还不好好补偿回来?

她有钱有貌有势力,身份还高的不行,荣国是她娘家南国的战败国,荣国皇上见了她都得敬着三分,何必为了个男人憋着自己?

季未央大手一挥,把荣京最大的酒楼包场了,坐在最好的包厢中,打开窗户,拎着一壶小酒,优哉游哉的看着走过的行人。

叫她意兴阑珊的是路上走过的都是些歪瓜裂枣,真是提不起半点胃口,季未央打了个哈欠,正要把窗户关上,路上经过的一辆马车的车帘忽然被一阵清风卷起,露出里面的人的模样。

朗朗清风,皓皓其华,公子如玉不外如是。

季未央嘶溜了一下口水。

这款刚好对她胃口!

旁边的侍女见她一直盯着某处看,不由跟着看下去,惊讶道:“那不是温丞相的马车吗?温丞相回来了?”

温丞相?

季未央陷入思索,剧情里的男二,但跟女主毫无交集,剧情是1V1的,即便是男二,也不过是除了男主,出现最多的一个男人罢了。

温行,寒山有玉语无双,偏得一子是温行。

季未央敲了敲手里的折扇,笑意盎然,就决定是他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