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就得头上添点绿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当季未央第二天在朝堂之上明确提出要再嫁给温行的时候,别说朝堂上的皇帝了,底下的朝臣看她的眼神就跟看**荡妇没差别了。但是顾虑着她南国郡主,江家长女的身份,这些人敢怒不敢言。季未央坐在软椅上,勾唇笑道:“苏王爷在我还未入门级就养了一个女人,而如今更是不过顾忌着她南国郡主,江家长女的身份,这些人敢怒不敢言。。...

当季未央第二天在朝堂之上提出要改嫁给温行的时候,别说朝堂上的皇帝了,底下的朝臣看她的眼神就跟看**荡妇没区别了。

不过顾忌着她南国郡主,江家长女的身份,这些人敢怒不敢言。

季未央坐在软椅上,勾唇笑道:“苏王爷在我还未入门就养了一个女人,如今更是让那女人在我之前怀上身孕,宠妾灭妻是一,我新婚之夜独守空房,至今还未圆房是其二,不给我南国江家面子……可是大事,您说是也不是,陛下?”

荣国小皇帝额上冷汗狂飙,之前只觉得这女人心高气傲了点,但还好控制,为什么如今这女人压迫力这么强!

简直不亚于帝师温丞相了!

小皇帝求助的看向温行,半是愧疚半是试探的问道:“丞相……以为如何?”

其他大臣也只能叹气,谁叫南国兵强马壮,荣国唯一能上战场的苏陌还被女人误了眼!

温行坐在皇帝下手,听了这话,抬眼看向对面言笑晏晏的明艳女子。

“郡主何以为要嫁给微臣?”

“大人姿妍无双,本郡主心生欢喜,心悦与你。”

这是什么屁话?!姿妍无双那不是形容女人的吗?这女人在羞辱谁?!

有一个老臣忍不住了,站了起来,他不能看着他们荣国的美玉被这个女土匪糟蹋了:“荒唐!江荇,你枉顾人伦,你……”

季未央一个酒杯甩过去,直接将人撂倒,拍了拍手,扫视四周,嚣张至极。“还有谁有意见?”

大臣们个个缩的跟鹌鹑一样。

季未央看过去,笑的更欢了。

跟她想的一样,小皇帝年纪尚小,立不起来,武只能看苏陌,朝堂一帮迂腐无能的贵族之后,温行一人难以力挽狂澜,看来这荣国,是要没了。

系统憋不住问:“宿主,你要对荣国出手?”

这么牛逼的吗?之前只是毁了男主产业,这回宿主要直接夺了人家的国家?!

季未央笑眯眯的回它:“你猜呀。”

系统不说话了,照着它对宿主的了解,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既是如此,郡主请搬出苏王府,等丞相府的文书。”温行手中转动着什么,季未央之前没注意,现在扫过去,身体一僵。

——那是两枚佛珠。

季未央是诧异,其他人是惊悚,温丞相这是同意了?!

下了朝,这事儿传了出去,有人说苏王爷对江荇太过分,江荇也是个可怜人的;有人说江荇就是个见异思迁的女人,想祸害温丞相还绿了苏王爷的;但统一都是——温丞相真的太伟大了!为了荣国,居然能牺牲自己!

这些流言传到苏王府,苏陌脸色漆黑至极,他是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能搞事情!而且居然要嫁给温行!

温行和他是死对头他不信这女人不知道!

“你到底要做什么!”

看着季未央在收拾行李,苏陌怒不可遏:“我苏王府丢人你就开心了?”

这王八精发什么疯?

季未央收拾好行李,着人买了一个府邸,将自己的嫁妆全搬过去后,才有功夫思考苏陌在想啥。

当她反应过来后,看着苏陌的目光那叫一个挑衅:“当然了,你们苏王府家破人亡我一定会敲锣打鼓的,谁叫你欠我江荇的呢?”

“你这个!”苏陌忍无可忍,又想动手,却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

“王爷想对本相的未婚妻做什么?”

季未央立马扔了手上的东西,屁颠颠的跑到温行旁边,抱住他的胳膊。

温行想把手抽出来,季未央抱得死紧,温行无奈的摸摸她的脑袋。

“胡闹。”

虽说和离书已经写好生效了,但这还在他的王府呢,他的前王妃就和别的男人这么卿卿我我,虽然不喜欢江荇,和她也并无关系,可是苏陌仍旧莫名觉得膈应。

“收拾好了就滚!”

一向风度翩翩的苏陌第一次爆了粗口。

季未央对着他的背影笑了两声。

温行挣开她的手,“还不走?”

“你是来接我的?”季未央跟在人后面,问道:“你知道苏陌会和我起冲突?”

温行话不多,不过言简意赅:“不,因为他养的那个来了。”

季未央看到不远处的纤弱身影,眨眨眼,看向温行:“所以亲亲是来给我撑场子和安慰我的吗?”

温行皱眉看向她:“我们还尚未成亲。”

什么意思?

季未央思索片刻,笑了出来:“所以成亲了我就能叫你亲亲了?嗯?丞相大人。”

温行不说话。

季未央心情甚好,不过下一刻对面就走来一个纤弱柔美的少女,一双大眼睛盈盈含泪的看着她,一副羞怯的小白花模样。

“姐姐……”

得,绿茶婊和白莲花专用语气,季未央听的手痒,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走吧。”

陈薇薇见季未央不理她,眼眶一红,苏陌走了过来,陈薇薇红着眼看向他,一副被季未央欺负了的模样。

谁知道苏陌只问她:“你眼睛出了问题?”

虽然他不喜欢江荇,但是江荇不是那种会背地里插刀子的人,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陈薇薇表情一僵,季未央笑了一声,陈薇薇这下不是眼眶红了,脸都带着一起红了。

季未央头都没回,和温行一起走了。

苏陌看着陈薇薇可怜柔弱的模样,又只能低声去安慰她。

季未央到了自己买下来的院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挑眉夸赞了一句办这件事儿的一等丫鬟。

温行看她还算满意,顾忌着两人如今的身份,送她回来就走了。

季未央将人送到门口,转身便询问身边的丫鬟:“知道陈薇薇家里有什么人吗?”

找到了男人,自然该好好执行任务。

系统:“……”宿主,请不要本末倒置!原主愿望才是主线任务!

“在苏王府下。”一等丫鬟观察着季未央的面色,确定提到苏王府,自家主子依旧没什么情绪起伏后,她长长的的松了口气,主子可终于想通了!

苏王再好,心里没有主子,主子所爱非人,又是身在异国他乡的,举目无亲,不得夫君宠爱,身份再尊贵也只会过的凄惨无比。

季未央摸摸下巴,看来这男主对他这小心肝上心得很嘛。

“宿主,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季未央对着不远处的湖水,眯起眸子:“帮他那小心肝一把,让她得偿所愿咯。”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第四章偷人,她偷谁?
第二天清晨,宁静的清晨在吵骂声混杂着鸡鸣狗吠中拉开了序幕。一时嘈杂不已。“你个烂嘴,你闺女才偷人,你全家上下偷人。”“你全家才偷人,你闺女什么货色我们都知道,跟张东扯不清,谁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呸,你个烂嘴,张东长那个批样,我闺女看得起一时嘈杂不已。。
凤啼长安
4755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