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乖乖呀小乖乖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季未央将温行的人分了几拨,明白苏王府传来苏王病危休养的消息时,轻轻一笑。“宿主,你要去做什么?”“找陈菲菲。”季未央手把玩着是手中的玉佩,“说了要成全自己她,就会履行诺言。”苏王府附近的酒楼,一身素色打扮的陈菲菲双眼盈盈带泪的望着面前的女人,眼底深“宿主,你要去做什么?”。...

季未央将温行的人分了几拨,知道苏王府传来苏王病重养伤的消息时,微微一笑。

“宿主,你要去做什么?”

“找陈薇薇。”季未央把玩着是手中的玉佩,“说了要成全她,就不会食言。”

苏王府附近的酒楼,一身素色装扮的陈薇薇双眼盈盈带泪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眼底深处是掩不住的嫉妒与羡慕,但是姿态却端的很淡漠,隐隐的有几分得意和炫耀:“不知江姑娘找本夫人来所为何事?”

季未央喝着茶,看着她这素色长裙,叹了口气,这年头白莲花喜欢穿白色,绿茶婊也喜欢穿白色,弄得她现在看到白色就有点想吐。

不过跟这小婊砸她玩阴阳?怕是找错了人。

“原来苏王还没给你请封王妃之位呀。”季未央掩住红唇,一副情真意切的吃惊模样:“本郡主以为王爷对你情深义重,救命之恩怎么说……不给个王妃之位,侧妃也是得给的吧?”

居然还是只能自称夫人,啧啧,多少忒掉价。

陈薇薇脸色僵了,若不是她身份太过敏感,就冲一个救命之恩,何至于连个侧妃都请封不上?

一个战场上供将士泻火的医女,连普通百姓家的农女都比不上,贱籍贱身,再抬举也坐不上王妃之位。

季未央就是掐准了她的痛点说。

陈薇薇抿起唇,手指紧紧捏着,骨节泛白。

“咱们荣国可是有不少女子看着这位子呢,陈夫人可得好好把握着。”

陈薇薇抿唇,最不堪的一面被季未央调出来说,她也不装下去了,索幸冷了脸:“郡主可以有话直说。”

“当年战场上救王爷的是虽然没人知道,但是不是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季未央慢条斯理的道。

陈薇薇脸上的镇定全部没了,惊恐地看着她:“你……”

她能以一个战场医女的身份留在苏王身边就是因为那莫须有的救命之恩,还有苏王对当初救他的女子的感情,若是这个没有了,她拿什么和其他身家清白的千金贵女相争?

跟了苏陌这么久,她也在调查,只要让她查到是谁,就绝对杀了那个女人。

那个救了苏陌的不论之前是谁,既然苏陌以为是她了,那就必须是她!

季未央抬手拍了拍她的脸:“瞧瞧你害怕的这副模样。苏陌不是相信你相信得很嘛?有了这个,他一定会更信你的。”

她将玉佩放到桌子上,轻笑一声,站起身:“好好把握着啊。”

仔细看了一遍原主的记忆,季未央才发现原主不是没有跟苏陌暗示当初是她救的他,但苏陌只当是江荇太过喜欢他,所以想要欺负陈薇薇想出来的措辞。

救他的姑娘一身素衣,沉默寡言,温柔似水,分明就是陈薇薇。怎么会是江荇这样雷厉风行的女人?

季未央出了酒楼,忽的看见苏王府的下人匆匆进来,一副怕她欺负了陈薇薇的模样,她的心口忽然有些疼。

这是原主身体的反应。

她是爱这个男人爱到了骨子里,当苏陌一杆长枪打掉她手中的长剑时,那少年就落在了她的心上。

少女情怀总是诗。

可那个眼盲心瞎的男人他不配呐。

季未央吐了一口浊气,目光一寸寸冷下来。

她妈在她刚记事儿的时候跟人跑了,她八岁被好赌的父亲卖给了赌场,十八岁给上头顶包被送入监狱,二十六岁出狱,解决完各路对手,还没享受人生几天,就发生车祸挂了,人生三十多年,就没一段时间喘过气想着这所谓的感情。

男人对她来说就两种,好看的,不好看的。许是监狱里碰上的硬汉对手太多了,她更喜欢文雅温润一点的男人。

苏陌这款,她是真的欣赏不来。

“宿主,你是不是想家人了?”

季未央从自个儿马车下面翻出一瓶小酒,嘬了一口。

“家人?我妈在我三岁的时候跟人跑了,我爹么,赢了钱就买酒回来发酒疯,输了钱就回来打我和妹妹,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他就想把我妹妹卖了,留着我是因为我还能干活给他煮口饭,我跪着求他留下我妹妹自己进了赌场。”

赌场那是人能呆的地方吗?虽然那男人是个烂赌鬼,但跟着他总比进了那种赌场安全。

“后来呢……”

“后来?后来那个王八羔子还是卖了我妹妹啊!”季未央喝了口酒,“他把钱收了,连人被卖到哪里去都没问过,我去调查,只知道那是个跨国的拐子组织,来历和行径都不光明,我妹妹再也找不到了。”

“所以你是在借酒消愁?”系统感慨:“你也别太伤心了,如今有了我,咱们积分攒够。一定带你回到你的世界,找到妹妹,走上人生巅峰!”

季未央灌了口酒,“借酒消愁?这倒不是。主要还是有酒瘾来着。”

系统:“……”算了,这个宿主就不能以正常角度来看!

“你说她们看上那些男人什么了?”季未央唏嘘:“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怎么就是不懂呢。男人么,玩玩就好。”

系统:“宿主,你这话真渣。”

季未央面不改色:“我师父也说过我渣”

“你还有师父?”

“好几个呢,最早的那个是个国际催眠大师,在我十六岁的时候被我捏断了脖子。”季未央抹抹唇,“说我渣的那个,砰地一声,在我跟前爆炸了。”

系统:“……”宿主!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它是不是挑了一个危险人物?!

“我没有家人,唯一的妹妹也想不起来长什么样子了。”季未央发愁:“你说我这种人到死了,连个可以念着的人都没有,也没啥意思。”

系统还来不及伤感三秒钟,就见季未央将酒一饮而尽:“所以人生得意须尽欢,浪得一日是一日!”

系统:“……”算了,还是让这宿主疯去吧!

回到了府上,满面红光的季未央看着对面的侍女,双眼绿光闪烁,招招手。

侍女被季未央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毛

“郡主?”

季未央摸摸她的脑袋,抱住她的脑门亲了一口:“真乖。”

然后倒头就睡了过去。

差点被吓死的侍女:“……!!!”

这这这……现在这个情况该怎么是好?!

……

翌日清晨,季未央捂着发疼的脑袋刚睁开眼,还没完全清醒,就听到一旁的人道:“雪花酿后劲大,一杯就够成年男人大醉,你居然喝了一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086香水
12273 人在追
这位老师是真的发火了,现场导演跟工作人员都被这一通骂给骂懵到。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循着画的方向看去。入眼的是四幅画,拍成一排在画室中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幅带着“A”字的画跟别人不一样。素描众所周知,只有一种色彩,通过明度变化来表现画面感的图片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循着画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