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脸面,不值钱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说天就怕地就怕的季郡主是被温大人扛回去的。季未央自觉丢人,捂着脸,怎奈大街上的人一个二个眼力贼精,即使认不出她,也能认出来温行。“这也不是温大人吗?!温大人怎么……”“那是江郡主?他们夫妻感情真好。”“是啊,这还也没成亲,温大人就急成这样,看季未央自觉丢脸,捂住脸,奈何大街上的人一个二个眼力贼精,就算认不出她,也能认出温行。。...

说天不怕地不怕的季郡主是被温大人扛出去的。

季未央自觉丢脸,捂住脸,奈何大街上的人一个二个眼力贼精,就算认不出她,也能认出温行。

“这不是温大人吗?!温大人怎么……”

“那就是江郡主?他们夫妻感情真好。”

“是啊,这还没有成婚,温大人就急成这样,看着是从苏王府逮出来的。看来传言不是真的。”

虽然荣国保守了点,但既然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夫妻了,百姓的接受能力也就强了点,还有心思分析调侃。

“温行,你把本郡主放下来!”季未央挣了挣,挣不脱,怒喝。

见了鬼的,这男人的武功居然比她高出不知道多少!搞得她三招没过就被全面压制了。

马德,一个文臣,文臣!要这么高的武力值干甚!

“抱歉,殿下,温某靠这张脸吃饭,放你下来岂不是很丢脸?”

你把老娘这样扛着走街串巷的就不丢脸吗?!

季未央眼珠子一转,咳嗽两声:“你咯着我了,温行!”

男人的肩膀微微一动,季未央只感觉天旋地转,她被人抱进了怀中,以一种最舒服的公主抱姿势抱着。

“我有腿。”季未央晃晃腿。

温行轻笑:“温某有脸啊。”

你这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记仇?!

季未央捂住脸:“咱们要去哪里?”

温行看了看被扯皱的衣袍,将人带进了自己名下的茶馆,进了雅间,将人放下。

季未央火冒三丈:“温行!”

温行捋平了衣服上的褶皱,理都不理她,看着窗外,良久,道:“郡主,温某对您来说,只是一个小倌吗?”

季未央一顿,随即歪了歪脖子,笑着看着他:“温大人以为呢?”

温行的指节微微泛白,目光彻底冷了下来。

“大人不也是在利用我吗?不然本郡主这种在大家眼里都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大人这种翩翩公子为什么这么痛快同意了?”

温行不语。

季未央笑眯眯的看着他:“咱们半斤八两,就别计较这么多了吧?温大人。”

温行紧紧皱着眉,季未央站起身,勾起他的下巴,朝着自己的方向抬起,眉眼弯弯:“大人,您这样的人可别喜欢奴家,奴家消受不起。”

温行放在腿上的手,攥紧了。

“虽然奴家很中意您的相貌,不过要挑个听话的,对咱们这种人来说才更重要,是不是?”

季未央拍拍手,走出雅间,头也不回的离开。

一阵清风吹过,温行看着桌子上已经放冷的茶,端起来抿了一口,长久不语。

将冷了的茶倒在地上,水光映出他眼底的森寒与漠然。

温行掏出佛珠,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

季未央出了茶楼,吐出一口浊气。

这男二真是神经质。

系统:“……”那个男人看上宿主真是倒霉透了。

季未央这边虽然不顺利,不过那边陈薇薇和男主的工作都做好了,就等着陈家的人上钩了。

陈薇薇那边刚从首辅夫人那里回来,就听到下人说王爷醒了,府上的人自然也不忘告诉陈薇薇,江郡主来过。

陈薇薇闻言,攥紧了袖中的玉佩,目光闪烁。

现在她已经逐渐能够打入荣京上流夫人圈子里了,如果这个时候功亏一篑,怎么可以?

陈薇薇这下是毫不犹豫了,之前她还拿着玉佩想着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去说,现在她走到苏陌跟前就把玉佩“不经意”的露了出来。

苏陌看到后眸色微深,第二日不惜带着伤上朝为陈薇薇求了个侧妃的位子。

下了朝,荣国官员无不感慨,苏王爷真是把这个医女爱到了骨子里,只可惜那位江郡主,出身名门却连一个卑贱的医女都不如。

满城风雨闹到季未央这里,季未央拎着个酒壶,对手下的人道:“陈薇薇她爹娘怎么说?”

“苏王爷已经为他们取消了奴籍,他们也确实作证,陈薇薇就是救下苏王爷的姑娘。”

季未央啧啧摇头,活着不好吗?

“他立陈薇薇为侧妃,荣国小皇上是什么意思?”

“苏王掌握荣国近一半的兵力,即便是小皇帝不允许,也只能……”江威叹了口气,那只青了的眼现在退了点颜色:“我说长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季未央扬眉:“你在想什么?”

“你现在不是想着迂回挽回苏陌的心?”江威一副看透你的模样:“长姐,你这样对温大人不公平。”

季未央一脚将他踹出房间。

这小子真是……给他惯的!

她和温行闹了那么一出,正是有点僵硬。

温行想要用她来削减苏陌在朝堂上的威信以及想借助她背后的江家军来巩固荣国朝堂,而她是贪图了温行的美色,咳咳,不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吗?

他又不吃亏,搞不懂这男人发的什么神经。

季未央看着手中钓鱼竿,侍女进来道首辅夫人来了。

季未央连忙将人请了进来。

首辅夫人脸上笑容有几分古怪,凑到她耳畔,说了几句。

季未央眨眨眼,跟她想的一样啊,这陈薇薇压根就没怀孕。

不然也不敢背着苏陌乱搞。

他们这对狗男女怎么弄是他们的事,这陈薇薇一而再再而三想栽赃到她身上,季未央就忍不了。

她谢过首辅夫人,给人送了两罐雪花酿。

首辅夫人看到雪花酿,诧异的道:“这东西在荣京可是难寻了,你也有心了。”

后院库房里堆了一屋子这玩意儿的季未央:“???”

首辅夫人道:“这东西当年也只有……会酿,哎,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她这话说到一半,季未央将人送走了,心还是痒痒的,转头就派人调查这东西谁会酿。

结果让她多少有些摸不着头脑。

“系统,这雪花酿只有苏陌老娘会酿?”

这些日子看戏吃瓜的系统终于有了发言的机会:“对啊对啊。是不是很疑惑,是不是很好奇?!你只用花费一个积分,我就可以告诉你为什么哦!”

季未央嗤了一声:“不用。”

系统:“……”老抠门。

既然是苏陌老娘酿出来的玩意儿,季未央就下不去嘴了,干脆跑到荣京最大的酒楼找酒。

那酒楼掌柜见到是她,道:“夫人来了。”

季未央扫视周围,指着自己:“你叫我?”

“这家酒楼是我的产业。”温行从酒架后走出。

季未央嘶了一声。

她现在讨好温行,能不能免费喝酒?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