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渣渣理由不走心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季未央小算盘打好,第二天就发出邀请了陈菲菲去各路贵妇人最不喜欢报名参加的赏荷宴。陈菲菲接发出邀请的时候,半是想去半是惧怕的上下打量着苏陌的神色。她之后才假怀孕骗过苏陌,也不明白……苏陌意识到她的上下打量,转身回眸看了她几眼,不明白是也不是自己的错觉,陈菲菲觉得那几眼的陈薇薇接到邀请的时候,半是想去半是畏惧的打量着苏陌的神色。。...

季未央小算盘打好,第二天就邀请了陈薇薇去各路贵妇人最喜欢参加的赏荷宴。

陈薇薇接到邀请的时候,半是想去半是畏惧的打量着苏陌的神色。

她之前才假孕骗过苏陌,也不知道……

苏陌意识到她的打量,回眸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陈薇薇感觉那一眼的光芒有几分复杂,甚至……

像在看死人。

“怎么了?”苏陌问。

陈薇薇稳定心神,软糯糯的将自己的想法和苏陌说了。

苏陌笑着摸摸她的脑袋:“想去就去,谁敢欺负你,就拿出我的名义来。”

陈薇薇点点头,心里的不安稍微褪去。

倒是季未央看到陈薇薇还真的出来了的时候,简直要笑死了。

这男主真的是迄今为止她见过最能忍的一个了。

她不介意让对方头上的青青原生长成灌木丛!

季未央看着陈薇薇一副在贵人圈子里如鱼得水的模样,丝毫感觉不出那些表面客气实际眼里的鄙夷嫌弃都快飞出来的夫人对她的排斥,忍不住感慨,这女人其实也挺极品的。

或许一开始只是为苏陌的皮相容貌而起了取而代之的想法,现在就是贪图了这份荣华富贵。

可惜出身不好,也没眼色,自古人心难测,她被苏陌保护的太好,出来连龙潭虎穴都不知道,就以为是人间仙境了。

喝着茶,季未央听到手下来报的消息,掩唇笑了一声,递给不远处的夫人一个眼神,尚书府人心领神会,看着陈薇薇如今娇俏喜悦的模样上前道:“妹妹可真是清水出芙蓉,怪不得苏王如此喜欢,若不是这身份在这里,怕是王妃之位也做得。”

旁边的夫人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在池塘旁边喂鱼的季未央,季未央朝她们抬了抬手,那几个夫人回过神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尚书夫人将陈薇薇哄得心花怒放,就差和尚书夫人义结金兰了。

系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这次挑选的宿主十分的……能把人收入她的麾下。

简而言之,只要不是和她有直接冲突的,季未央都能用各种手段和方法让对方为自己办事儿。

现在她俨然这群贵妇圈里的头头,指挥着这群小姐妹,颇有指点江山的意思。

系统绝对不承认这个渣女是有领袖气质的。

眼见着陈薇薇酒过三巡被请到凉亭休息了,季未央也让人将她老相好放了进来。

一圈贵妇人在池塘边上打伞的打伞,说笑的说笑,眼里都透着幸灾乐祸的快意。

这本就是人的劣根性,苏陌是她们荣国一等一的好男儿,若是江荇这个武道世家的郡主便罢了,凭什么陈薇薇一届医女能坐上那个位子受尽宠爱?

这些夫人面上不显,心里早就嫉妒的能滴出毒汁了,人总是见不得不如自己的人过的比自己好。

季未央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得欣赏着凉亭中的事情。

看到凉亭里人影晃动了,这些夫人才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连忙叫了人来,各家大人很快到场,当场抓了个正着。

看着各家夫人现场飙戏,季未央兴致缺缺,知道这件事儿不会传入苏陌耳中后,她懒懒的离开宴席。

“小姐,您说这么多人看见了,苏王爷真的有可能不知道吗?”

季未央靠着软枕,勾唇道:“知道了又如何,他会处置陈薇薇吗?”

侍女不太确定了。

季未央喝了口酒:“他不出手,陈薇薇未必就能闲着。”

“小姐的意思是?不会吧,苏王爷对她这么好……”

季未央捧着下巴,笑眯眯的,“谁知道呢?”

人都是自私的,像陈薇薇这种窃取他人身份依旧毫无愧疚的人更是自私自利至极,她能窃取了她的身份,就能背叛苏陌。

人心自来无错,不过逐利而行,若不是她是受害者,季未央倒是还挺欣赏陈薇薇这种的。

“宿主,你这样不对啊。”系统作为一个三观正确的好系统,决定扳一扳自家宿主的思想。

季未央选择性无视它。

陈薇薇回苏王府的时候,苏陌方处理完手上的政务,看到她回来了,没说什么,道:“叫人准备晚膳吧。”

陈薇薇点点头,乖觉的退了下去,她一走,苏陌合上手中的折子,问旁边的人:“准备的如何?”

“恕属下无能,这场婚事是温行一手操办的,皇室也在里面出了不少力气,若是我们想要……”

苏陌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像要把心肝脾费都咳出来一样。

“拦住。”他费力的从唇中挤出一串断断续续的话:“无论耗费多少人,多少心力,不许让他们成亲。”

侍卫听了,默然:“王爷,这是何苦呢?”

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放走王妃?

苏陌靠着椅子,深沉的眸子里没有多少光芒跳跃,有的只有不甘和野心。

他知道自己或许认错人了,但他更愿意相信陈薇薇才是救他的人,只是江荇对他的好他不是没看见。

他身上还背负着太多东西,自然不敢向外人泄露自己真正在意的,但她为什么,就是不能体谅自己呢?

丞相府,正在挑酒的季未央打了个喷嚏。

温行看向她:“着凉了?”

季未央摆手:“大概是哪个王八羔子念着老娘吧。”

她这话十分粗鲁,温行敲了敲手中的佛珠,看她一眼。

季未央恍若未见:“你这儿就只有这些酒吗?咱们大婚拿出来招待客人,也忒寒颤。”

温行扯了扯唇:“招待客人不寒颤,无法合你得意才寒颤吧?”

季未央一副狗子你终于懂了的表情:“正是如此。”

温行:“……”多少有点不要脸了你。

“这坛竹叶青,勉强凑合,菜准备好了?”

温行看着她一点也不见外的模样,凉凉的问:“你跑我这来蹭吃蹭喝?”

季未央拍拍他的肩膀:“话这么说多难听,这叫交流感情。”

温行手中的折扇挪开她的手:“男女授受不亲。”

季未央死不要脸:“有本事大婚当夜你也这么说。”

温行:“……”

到底骨子里还是古人,无法接受老司机季未央的车速,温行时时都被季未央噎的说不出话,只能淡淡的看着她。

季未央对他这副小模样欢喜的不行,本想摸摸他的脸,结果身高差不允许。只能再次拍拍对方肩膀,抱着坛酒离开。

温行在后面将酒窖处理好了,跟着出来了。

季未央端着酒杯,感慨:“如果咱们大婚不顺利,也终究是你我有缘无分了。”

温行:“???”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