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可爱死你了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季未央拾掇了一下,在系统连呼自寻死路的叹息声中,找到了了苏王府门口。苏王府里的管家看见她来的时候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的。季未央朝他轻轻一笑,管家急忙施礼将人引了进来,一进来就听见男子柔和的笑声,季未央远远超过地望着,是苏陌再给陈菲菲教琴。她是没什么反应,不苏王府里的管家见到她来的时候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季未央收拾了一下,在系统连呼找死的叹息声中,找到了苏王府门口。

苏王府里的管家见到她来的时候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季未央朝他微微一笑,管家连忙行礼将人引了进去,一进去就听到男子温和的笑声,季未央远远地看着,是苏陌再给陈薇薇教琴。

她是没什么反应,不过管家一直侧眸看着她的反应,确定这位前王妃没有任何的感触之后,微微叹了口气,若是这两位夫人能够和谐相处,那就好了。

季未央笑了笑,转眸道:“王爷和王妃感情真好。”

管家道:“郡主慎言,陈侧妃还不是王妃。”

季未央叹了口气,露出几分愁色同时眼角眉梢跃上压抑不住的喜悦。

管家捕捉到了,内心一喜,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见面前的女子转过身,声音轻的很:“终究是错过了。”

管家垂下眸子,不说什么,眼底却闪烁着精光。

季未央回到自己的小院子,拍拍手,想到那管家的表现,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乌云压顶,不语。

“小姐,药熬好了。”丫鬟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走了过来,有些迟疑:“小姐真的要喝吗?”

季未央端过药来一饮而尽:“自然是要喝的。”

丫鬟看着自家主子将这碗绝子药喝了个干净,瞳孔一缩,跪在地上,哭道:“小姐这是何苦?”

季未央挑眉:“怎么了?”

她执行完任务就是挂掉的命,有孩子还是在糟蹋人孩子。

只生不养太过畜生,季未央自认是个烂人,但烂人也有烂人的底线。

这样不就一劳永逸了?

很快季未央就反应过来了

这个时代的女子……把相夫教子当成了一生的事业,她这么做,无疑是在断了以后的路。

季未央弯了弯唇,也不解释。

树欲静而风不止,苏陌的人马上就要动了。

季未央吐出一口浊气,捏紧了栏杆:“让府上的侍卫这些天打起精神来,一个苍蝇都不许放进来。”

这些侍卫都是这些天季未央自己挑选特训过的,季未央看过皇城禁卫军的身手,估摸了一下,她府上这些经过她训练的侍卫应该是能以一当三不再话下。

毕竟这些侍卫也是从江家军里面挑选出来的。

果不其然,如同季未央预料的那样,第二天就传来边境战事告急,偏偏这个时候唯一能上战场的武将苏王还受了重伤,边境战事吃紧,没有苏陌在,苏陌麾下的兵队根本不听小皇帝的,小皇帝只能咬牙派了另一只皇城外能跟苏陌军队对峙的军队去支援。

苏陌的军队自此在荣京无敌手。

季未央听到这里,就知道时间到了,一封家书递了出去。

温行是在半夜叩开了她的院门的。

季未央穿戴整齐,面色尤有些苍白,那碗绝子药对身体的伤害比她想的还要大,又苦又难喝不说,还有这么重的后遗症,季未央肠子都要悔青了。

“有事儿?”

温行走到她面前,道:“你知道苏陌的不对劲的原因。”

这是陈述句。

季未央请人进去说话。

外面下着小雨,温行带着一身清冽的雨气,发梢微湿,在烛火摇曳下,这个人美如画卷。

“我知道,那又如何。”季未央给他倒了杯茶。

温行定定的看着她。

季未央噗嗤的笑道:“小心肝,可别这么看着我,你知道我心软,你一看我我就受不了。”

“家父离世时,嘱托我定要守好荣国每一寸疆土。”温行端着杯子的手微微颤抖。

“江郡主,你是敌,是友?”

季未央啧了一声:“老实说,我自己想当女皇来着。”

她有兵权,还掌握着苏陌的死穴,要整死苏陌太简单了,荣国小皇帝还不当事儿,唯一的障碍就是这个温行。

“可我更爱美色和享受。”季未央轻佻的挑起温行的下巴:“温大人,你求求我,求求我我就帮助你如何?”

温行扣住她的手腕,眼底深处有寒光和屈辱。

季未央见了,笑开,“你看看,说什么家父遗言,连这点屈辱都受不了吗?”

温行手一松,季未央收回手,给自己又倒上一杯茶:“这可不是什么羞辱,羞辱人的法子多了,比如让大人几年不许说话,只能狗叫,吃糟糠,跪着走。”她对着温行的脖子划了一圈:“喏,就是这里,给你带一个项圈,再拉上锁链。”

温行的面色已然淡定下来。

“这才哪到哪儿啊。”季未央收回手,眉眼弯弯。“大人以为如何?”

温行细细打量她一番:“你当真要把我们关系僵硬如此?”

“我们有什么关系?”

很好。

温行站起身,季未央以为他会十分有骨气的转身就走,没想到这男人走到她跟前问道:“郡主要温某如何求您。”

季未央:“……”

让心高气傲,惊才绝艳的温大人在她跟前俯首称臣的滋味……

太特么爽了!

这不比当皇帝好?

季未央拍怕他的下巴:“来,学声狗叫我听听。”

“汪!”

“猫叫。”

“……”

“猫叫啊。”

“喵。”

季未央揉揉男人的脸,道:“小心肝,我当然什么都听你的了!”

她没错过男人一直握着的拳头,笑意愈发浓郁,“我可爱死你了!”

温行将扑到自己身上的女子一把抱起,走入内室。

……

还有一日就要大婚,季未央一身红裙,立在皇城城楼之上,看着城下乌泱泱的人群,不语。

小皇帝年纪小,遭遇逼宫这种事儿,早就吓得三魂失了七魄,更遑论这个时候他最信任的恩师还被苏陌前行找到了由头送到外地办差去了。

他现在只能依靠的居然是邻国的郡主。

温行未过门的夫人。

季未央看着指挥着军队的男人,笑容浅淡,苏陌仰头看着她,眸色复杂:“江荇,下来,你与我和荣国皇室恩怨无关,我留你一命。”

季未央咯咯笑了起来:“我乃温行未婚妻,你要掀翻的是他要护着的朝堂,要杀的是他的弟子,却叫我下来保我一命……苏王爷这话未免可笑,不对,我该叫您前朝墨氏太子,墨肃!”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