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前者可怕,后者惊悚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玄赫披着一袭玄色鎏金狐裘,冥尊跟在他的动手,几道走了进去。季未央本我以为大庭广众之下,对方起码会缓和点,没想起玄赫径自朝她走了回来,朝她道:“过去的一点儿。”季未央嘴角一抽:“周围那么多座位,你就明明要挑我这里?”玄赫将狐裘脱了下去:“昨天是来公季未央本以为大庭广众之下,对方至少会收敛点,没想到玄赫径直朝她走了过来,朝她道:“过去一点。”。...

玄赫披着一袭玄色鎏金大氅,冥尊跟在他的下手,一道走了进来。

季未央本以为大庭广众之下,对方至少会收敛点,没想到玄赫径直朝她走了过来,朝她道:“过去一点。”

季未央嘴角一抽:“周围那么多座位,你就偏偏要挑我这里?”

玄赫将大氅脱了下来:“今天是来公布我们俩关系的。”

季未央夹起的菜掉了下去。

“怎么,不开心?”

“怎么会,开心死了。”季未央腾出个空来,然后靠着他小鸟依人地笑道:“你不打算报仇了?”

要和她在一起,就意味着要放弃对天凰族的仇恨。

玄赫轻轻的嗯了一声,重新给她加了一筷子她掉下去的菜色。

“连影尊上与天凰尊者可真是感情好。”麒麟族的千金忽然开口道。

天帝脸色不太好看。

玄赫站起身,笑着道:“今日到这里,就是要请诸位来魔界和梧桐山参加我与天凰族容姝的婚礼的。”

白虎族一位少年倏然站了起来:“容姝神尊是我的未婚妻……”

他被白虎族族主狠狠的按了回去。

“竖子无知,冲撞了两位尊上。”白虎族主笑笑。

天帝则是铁青着脸色,容姝如今的势力已经能和他这个天帝分庭抗礼了,即便他不同意,也没什么用。

天帝阴着脸色,其他人自然不敢放肆。

是以整场宴会,开开心心吃完的只有季未央这一桌。

下了宴席,季未央想了个由头支走了玄赫,吩咐玄武族小公主带着男主过来。

男主和玄武族小公主跪在她面前的时候,季未央在啃桃子。

“夙渊,别来无恙。”

夙渊动了动唇,闭上眼睛,不说话。

玄武族小公主踢了他一脚。

“行了,可别虐待他了。”季未央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尚婷大步走了过来,看着夙渊的模样,差点哭出来。

“渊儿,你放心,姝大人一定会救你的!”

季未央:“???”

她什么时候说这话了?

“姝大人!”尚婷抹了把眼泪,跪倒季未央跟前:“恳请姝大人救救渊儿!”

玄武族小公主不开心了,当初可是夙渊求着他们玄武古族的,现在尚婷神女却是一副将她当作洪水猛兽的样子未免可笑。

可是季未央还真开口了:“既然如此,这强扭的瓜也不甜,玄武族的丫头,你说呢?”

玄武族小公主咬了咬唇,恶狠狠的看了眼夙渊,知道有季未央保着自己是没法带走夙渊了,只能就此作罢。

送走玄武古族小公主,季未央站起身,绕着男主走了三圈:“夙渊,如今可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系统,男主受虐值30。”

夙渊内心满是屈辱,很想将面前的女子击退,可是如今的他连对方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曾几何时,这个女人还是跟在他身后只会仰慕的看着他的。

若是当时……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被他掐断了苗头,但这种想法一旦滋生,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若是当时他没有看上那个凡界的妖精,选择的是容姝,现在自己是不是就会完全不一样?

“儿子交到你手上了,你也要让我看到你的办事能力。”季未央对尚婷道:“本尊还是很中意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尚婷点点头:“姝大人放心,那个小贱人,就算是为奴为婢,我也会让她生是我家渊儿的,死也是!”

漂亮!她就喜欢这种恶婆婆!

男女主在原剧情里爱得死去活来,男主不惜为女主夺取自己亲生儿子的心头血,将原配杀死,逼入绝境,这么可歌可泣的爱情,如此深爱不移的神仙眷侣,怎么能散,怎么可以散?

就是死,这两人也得给她死到一块去。

季未央送走了这对母子,身后忽然多了一抹气息。

“系统,现在原主怨怒值还有多少,男主受虐值是多少?”

“原主怨怒值还有30,男主受虐值为50。”

季未央转身抱住向自己走来的玄赫,笑着道:“你的事情这么快就处理好了?”

玄赫接住她:“交给冥尊了,他比较清闲。”

比较……清闲?

睁眼说瞎话说的就是你吧?冥尊一个人管理两界清闲个毛线。

季未央也不戳穿,笑眯眯的道:“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她拉着玄赫走到了自己在天宫的住处。

“这是我成年之日脱下的尾翎,是天凰族的定情信物。”季未央找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他。

玄赫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根流光溢彩的尾翎。

“我会好好戴着它。”

季未央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他一下。“那一定要好好戴着!”

玄赫就着她的吻转头就将人拉入了怀里。

殿内的声音越来越少儿不宜,左思思的脚步一顿,看向身后的小姑娘,摇了摇头。

玄雅也听到那个声音了,在魔界这种民风开放的地方这么久,这种声音她不陌生。

晶亮的眸子暗了暗,她扔下手上那朵盛开的八瓣凤凰花,还是转头离开了。

左思思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残破的凤凰花。

这是偶然还是故意的?天界凤凰花可是向天凰族求爱的意思。

这八瓣是最难得的,引入二人心头血甚至有捆绑神魂的作用。

这小姑娘拿这玩意儿是给哪位?她有血缘关系的兄长,还是姝大人?

哪一种都很惊悚吧?

正在和玄赫酱紫酿紫的季未央是三个月后才出来的,看着在地上已经哭干的凤凰花,那如血的颜色映入眼帘,季未央走了过去,捡起来,“怎么这么久没人打扫?”

左思思在一旁道:“这是我们天凰族的神物,天界打扫的侍婢大概以为是您的东西。”

“我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季未央想了想:“既然是神物,大概是谁要紧的东西,收起来吧,别人来寻的时候也好还给她。”

左思思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事情说出来,因为无论哪一种可能,她都觉得简直荒谬。

季未央伸了个懒腰,“对了,夙渊和他那个小娇妻如何了?”

左思思提起夙渊,一如既往的嫌弃。

“南音上神见争抢不过尚婷,便将那个萝卜地仙给了他们,姝大人,你说可不可笑,夙渊那个德行了还有麒麟古族的神女愿意嫁给他!”

季未央想起第一次群仙宴上那个献舞的姑娘,上次群仙宴她也为了夙渊而挑衅自己。

说来可笑,夙渊那么多爱慕者里,居然只有死去的原主和这个一直被宁洛和女主压在下面的女三才是真正喜欢他的。

“不过夙渊居然还拿乔,要那个地仙做自己的侧室!”

季未央听到这里,挑眉。

时机到了。

是时候处理男女主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在虐文里当大佬

评分 10
分类:短篇
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