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拒绝接受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乐无跪在鄢雀跟前,忽然声音梗咽道。:“仙尊......我会觉得,我太弱了......我真的太弱了,的话我早一点儿听阿翁的话好好的修练,的话我早一点儿变化自己的心意,或许昨晚的时候,我师父就会为了我而伤......或许我就会那么轻意地被玄璃给抓:“仙尊......我觉得,我太弱了......我真的太弱了,如果我早一点听阿翁的话好好修炼,如果我早一点改变自己的心意,也许昨夜的时候,我师父就不会为了我而受伤......也许我就不会那么轻易地被玄璃给抓走......也许那位同门就不至于命丧妖口......仙尊......对不起......对不起......”。...

乐无跪在鄢雀跟前,突然声音哽咽道。

:“仙尊......我觉得,我太弱了......我真的太弱了,如果我早一点听阿翁的话好好修炼,如果我早一点改变自己的心意,也许昨夜的时候,我师父就不会为了我而受伤......也许我就不会那么轻易地被玄璃给抓走......也许那位同门就不至于命丧妖口......仙尊......对不起......对不起......”

乐无忽然意识到,刚刚的那种无力感竟然是来自于她的愧疚。

在这个人人都在拼命的世界中,唯独她竟然还一直幻想着独善其身,做一条咸鱼,结果却真的被药翁说中了,战斗真的降临的时候,她根本无法保护任何人。

也是直到见到玄璃和那司魂妖之后,乐无才真的意识到,妖族原来并不都是和她主观意识中的那样,是有善恶,有良知的。

绝大部分的妖族原来都是嗜血成性,毫无人道的。

她真的,真的太蠢了......

可是乐无她没有灵元,她知道即使她现在转换心意,她可能也无法变成鄢雀或者月尘这样厉害的人。

但是此刻,她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丝信念,她突然不想就这么任由这丝信念就那样再被自己忽视掉。

她想努力试试,也许,也许会有一条不一样的路在等着她那也说不定。

:“仙尊,我想变强。仙尊......你一定知道的,你一定知道,哪怕没有灵元,也能让我变强的方法。你一定知道的,对吗?”乐无眼含泪滴,祈求一般地看着鄢雀。

鄢雀默默地和乐无对视了良久,他虽然很开心乐无可以转变心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乐无是因为这种理由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些迟疑了。

为了保护自己重要的人,所以才要变强吗?

那这样的话,如果在自己变强之前,自己重要的人就已经不在了,那你的信念又该何去何从呢?

鄢雀俯身轻轻拭去乐无脸颊的泪水,抚着乐无的脸颊道:“阿无,如果仅仅是为了某一个人,或者某两三个人,我是不建议你抱着这种想法去变强的。”

乐无疑惑道:“仙尊,我......我不明白,为什么?”

鄢雀松开乐无的小脸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好像从未和你聊过莫轻轻师姐,还有镜恒师兄吧。”

乐无没想到鄢雀会突然提起他们两个,虽然在婴儿时的乐无是可以听懂他们当时的对话的,但是以前为了活下来,她担心鄢雀会在知道她早就有了记忆之后会动杀心,所以她从未和鄢雀说过这个事。

如今,鄢雀怎么自己却提起来了?

鄢雀接着说道:“那时你才刚刚在浮金山金顶之上衍生出来,轻轻师姐将你托付给我之后,就回到金顶之上自毁灵元自杀了,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乐无当然知道莫轻轻是殉情了,但是她不能说。

:“我记得阿翁和我说过,当年他们是修炼走火入魔,恐入魔之后会危害各仙宗,于是这才大义舍命,自毁灵元双双飞升的?”

乐无将自己长大后,从药翁那里听来的版本说了出来,而这个版本也就是当初鄢雀为了掩人耳目,而对外宣称的那个版本。

鄢雀听后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其实事情的真相是,你在衍生出来之后,身体蕴含的灵力巨大,镜恒认出你是妖族,为了提防你以后会心术不正而为害一方,所以便散尽修为击碎了你的灵元,最终灵力散尽,灵元自爆而死。而轻轻师姐将你交给我之后,便随着镜恒师兄,殉情了......”

乐无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此刻她却也只能装傻。

:“是因为我?”乐无故作惊讶得道。

:“嗯。”

乐无没想到鄢雀竟然真的全然向她托出了,他现在和乐无坦白这些,难道是他想要将那灵元碎片归还给她吗?

乐无强压住内心的激动,顺势淡然地问道:“仙尊,既然当初他们是担心我心术不正才毁掉我的灵元的,那现在不同了,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现在真的想好好修炼,仙尊,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恢复我的灵元呢?当初......当初我的灵元被击碎之后有没有留下一些碎片......什么的?”

乐无小心翼翼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如果想要变强,那她就必须拿回自己的灵力碎片才可以。可是她不确定鄢雀到底愿不愿意给她......

只见鄢雀眼神突然变得复杂了些,他盯着乐无的眼睛,缓缓说道:“很可惜,灵元这个东西一旦被击碎之后就会化作齑粉消散的,所以,我没有办法恢复你的灵元。”

他撒谎!

他在撒谎!

不给就不给,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

:“是,是吗?那,那真的是太可惜了......”乐无心中惊颤,故作平静地说道。

乐无不禁心中一阵痛楚,原来,原来鄢雀一直都没有真正相信过她,他一直都在提防她。原来这么多年的养育和相处,鄢雀竟然还是介意她是个妖怪......

鄢雀并没有看出乐无的异样,毕竟他哪里会知道乐无其实是穿越过来的人,而且在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听懂他们的对话了。

鄢雀随后又接着说道:“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个,就是想告诉你,镜恒师兄和轻轻师姐两人无父无母,自幼就相互扶持,他们就和你现在的想法一样,他们都是为了对方而活的。所以他们不问世事,把宗主之位交给我之后便双双去了金顶之上修炼,以至于在镜恒师兄去世之后,轻轻师姐便也毅然决然地跟着去了。阿无,莫轻轻当时的修为并不在我之下,空有这份修为,却殉情了?呵呵,你说,这样的变强又有何意义?”

乐无愣愣地看着鄢雀,一时间,她竟然说不出话来。

乐无这样,并不是因为她认同了鄢雀的观点,而是乐无在诧异,为何鄢雀会有这样的想法?乐无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说鄢雀伟大到了极致呢?还是应该说他是自私到了极致呢?

鄢雀俯身凑近了乐无一些,接着道:“阿无,如果你是为了那么几个亲近之人就想要变强,那如果他们都和镜恒一样,你在乎的那些人全部都死去之后,那你接下来还会以什么样的信念继续坚持下去呢?但是,如果你为的是整个人族的存亡,或者你单纯地就是为了你自己,那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类存在,只要你还活在这个世上,那你的信念就可以一直坚持下去了,不是么?”

乐无迟迟无法说出肯定的话来。

鄢雀坐直了身体道:“你做得到吗?”

乐无低下头去。

她做得到吗?不,先不提她能不能做到,从一开始,乐无就不打算要这么做!

为了人类的存亡?单纯地为了自己而变强?

不,她没有这么伟大!她也没有这么自私!

她不想说谎......

她不相信有人可以做到那么得伟大,她只是个普通人,当然她也不是那种万事只为自己的人。

可是她讨厌这种感觉,这种鄢雀把两种极端的选择强加在她身上的这种感觉。

好像她只要选择了折中的答案的话就会被鄙视,就会被鄢雀以信念不够为理由,拒绝帮她变强一样。

良久之后,乐无抬起头,她对上鄢雀那审视般的目光,面不改色道:“仙尊,你这样把你的思想强加在我的身上,难道你不觉得你太私自了吗?”

鄢雀没想到,乐无考虑了半天竟然回了他这样一句话。

:“我自私?”鄢雀微微皱眉,嗤笑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阿无,你莫不是还没有开窍?昨天你差点就死在司魂妖的利齿之下,难道你都忘记了?你知不知道,这世上的所有人都曾活在被妖族残害的阴影之下?你以为乐言他到底为什么总是要求你修炼?为的就是怕你有一天会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爆发的妖族进犯而命丧黄泉!你若是不死心塌地地为了抵御妖族而战,而变强,那我就算教给你最厉害的能力那又怎样?你知道当初莫轻轻说要殉情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阻拦她吗?就是因为我最看不起这种只顾着自己谈情说爱而丝毫看不清自己的价值在哪的人,这种人,死不足惜。”

乐无再也听不下去了,她腾地一声站了起来。

:“仙尊......对不起,我无法赞同你的说法,为了人类的存亡而变强这样的信念太过沉重了,我担不起。但是如果只是为了自己,那我也做不到那么自私。但我想说的是,任何人都应该有选择和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很抱歉,莫轻轻殉情这件事情,我和你的看法不一样,命是莫轻轻自己的,她深爱一个人,愿意奉献出生命而追随,纯粹的爱是不分贵贱的!这一点,我很敬佩她!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是,我不是圣人,我更不是救世主,我只想单纯地为那些爱护我的人而变强,其他的,我只能尽力而为。”

乐无说完便转身要走,乐无这时才发现,鄢雀太极端了,她们根本不是一类人!

鄢雀却喊住了乐无:“阿无!......一直以来,我都是将你视为我的亲人的,也许我平时对你过于严厉,今天我说的这些话也许你一时也无法接受,但是我也只是出于自己的担心而已。其实只要是你有这份心思,就算你跟我的想法不同,那我也是愿意尽力教你的......”

:“不用了!”乐无拒绝道:“毕竟,我的师父并不是你。”

乐无说完之后便直接快步走掉了,只留下了神色愁然的鄢雀。

乐无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鄢雀阁。

她无法接受,鄢雀这是试探?是胁迫?

如果她告诉鄢雀,自己就是自私,就是单纯要为了自己而变强的话,那这种有变坏风险的选择,一定会在鄢雀的心中埋下一根刺。

乐无猜不透鄢雀对她真实的看法,鄢雀告诉她,她是他的亲人,但是乐无却觉得自己的性命都被鄢雀给随时威胁着,而鄢雀没有告诉她灵元碎片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要她做救世主?做无私的伟人?不可能,她只会成为这个世界翻新洗礼中的牺牲品。

鄢雀既然想做这个救世主,那就让他做去吧!

乐无回到药阁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穆之筠也已经醒了过来,乐无连忙整理好心绪,走到了穆之筠的床榻边。

:“师父,你醒了?”

:“小无......”穆之筠的声音尚有些干哑。

乐无倒了些水过来,小心翼翼地让穆之筠喝了一些。

:“怎么样?好些了么?”乐无关心地问道。

穆之筠微微一笑道:“嗯,好多了......小无,你去哪里了?”

见到穆之筠精神好了一些,乐无也不由得开心了一点道:“没什么,刚刚去和鄢雀仙尊说了一点事情。你别担心。”

穆之筠握住乐无的手道:“小无,我想知道你在边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咳咳,你答应过我,说回来之后就会和我说的。”

乐无忽然想到,她确实是这样和穆之筠承诺过,原来他一直都还这么紧紧地记着。

乐无凑近了一些,伏在穆之筠的身边道:“嗯,好,我跟你说,但是我们要提前说好,你不许激动,要不然我就不说了。”

穆之筠眨眨眼睛应了一声:“好。”

:“嗯......我想那个玄璃把我绑走一定是因为看中了我的美色,因为他后来想轻薄我来着,但是你放心哈,他并没有得逞。当时出现了一个穿着斗篷的人,他们好像在密谋着什么,当然,也有可能是觉得我长得这么漂亮,死了太可惜了,于是他们商量着,商量着,就把我放了。就是这样。”

乐无尽量云淡风轻地将过程大致地说了一下,可谁知穆之筠听完之后却依旧是一脸的沉重。

:“师父,说好的,你可不许激动啊!”乐无担心穆之筠别猛地激动之后,又会伤到心脉。

穆之筠似乎忍得很辛苦,良久,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他轻薄你?”

乐无见穆之筠一脸的不悦,连忙安慰道:“他就是亲了几下我的脖子,我发誓,其他的他都没得逞!我的初吻,还有我的初......初......初那个什么,呃,都还在的,师父,你放心吧,真的。”

穆之筠紧握住乐无的手道:“小无,对不起,是我能力不够,害得你受他欺辱,我发誓,我以后一定会变得更强!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发生这样的事情!”

乐无放下举着发誓的另一只手,握住穆之筠的手道:“我知道,我知道的师父。”

原来,穆之筠和她的心思是一样的。

她们都只是普通人而已,在此时此刻,她们可以为了对方而想要共同前进,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而此时鄢雀阁中。

鄢雀从床上坐起,走到了窗边。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鄢雀一直在思考着乐无和她说的话:

任何人都应该有选择和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纯粹的爱是不分贵贱的。

......

可是若没有一个彻底干净的世界,那何谈眼下的风花雪月呢?

总要有人去做那第一个妄想之人。

想要完成这个夙愿,总得有人要流血牺牲。

:“月尘......”鄢雀站在窗边,望着天边的那一轮若隐若现的明月,他喃喃地唤了一声。

一直到了深夜,鄢雀终于不再犹豫,推开门,朝着月尘阁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全能妖怪

评分 10
作者:竹慕君
分类:科幻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