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准备出山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月明星稀,一切又再次再次回归波澜不惊,放佛今日的一切更本就也没突然发生像。浮金山上的人大都数也都了歇下了,而姬儿也不列外。他折损了一名五年资历的弟子,昨天白日的时候,那弟子的尸骨了被他差人带回了他的家乡。姬儿是最会处理方式这样的事情的,那名弟子并不浮金山上的人大多数也都已经歇下了,而月尘也不例外。。...

月明星稀,一切又重新回归平静,仿佛昨日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

浮金山上的人大多数也都已经歇下了,而月尘也不例外。

他折损了一名三年资历的弟子,今天白日的时候,那弟子的尸骨已经被他差人送回了他的家乡。

月尘是最不会处理这样的事情的,那名弟子并不是什么名家仙宗里面的人,他只是一位出生于寻常猎户家的孩子,月尘不知道该和那孩子的父母说些什么,哪怕他们可以理解......

月尘还记得当时那弟子考核刚入选时还跟自己说过,说他是他村子的骄傲......

可是这份骄傲却只持续了短短的三年。

月尘睡不着,他吹息了所有的灯,就那样睁着眼睛静静地窝在床上。

:“睡不着?”

忽然间,黑暗中传来了鄢雀的声音。

月尘翻身坐起来,透着月光,月尘看到鄢雀此时正坐在自己的床边。

月尘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月尘放下防备,道:“你这个时候怎么突然过来了?怎么不掌灯?”

他说着便要下床去掌灯,却被鄢雀一把拉住。

:“月尘......不要掌灯......太亮了......”

鄢雀将月尘的手腕握得很紧,察觉到鄢雀的反常,月尘安静地凑近了一些,借着月光,仔细地端详了一下鄢雀的脸庞。

:“你怎么了?”见鄢雀那紧蹙的眉头,月尘伸出手去抚了一下,温柔道:“还在为昨日边地的事情烦心吗?”

眉间传来月尘指腹温暖的触感,鄢雀一改往日的严肃,眼中竟浮上了一丝放松和柔和。

他缓缓说道:“这次事发突然,恐怕边境那里是出了什么问题,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想......”

月尘顿感不妙,慌忙问道:“你该不会又要......”

鄢雀微微点了点头。

月尘慌了:“不行!”他一把抓住鄢雀的臂膀道:“你别去!或者,或者你一定要去的话,我和你一起!你带上我!”

月光下的月尘眼中仿佛含上了一层雾气,他渴求似的望着鄢雀。

鄢雀却迟迟没有答应他。

:“月尘......”

月尘知道鄢雀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他着急地道:“你今天既然主动过来告诉我,那你肯定是担心我会又和之前一样偷偷跟去对吗?你既然知道,那你就更加应该清楚,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一个人去的!”

鄢雀温柔道:“这次不一样,这次出现在边地的人是玄璃,放出的妖怪也是高阶的司魂妖,明显他们这次并不是普通的小打小闹。你得留下和凌薇一起守好浮金山。边境那边的情况,我并不能确定多长时间才可以查到线索,如果必要的话,可能我还要去暗界......去风都城,此去风险未知,所以,你万不能跟去。”

月尘手中的力道又紧了些,他急切地道:“我绝不!浮金山有凌薇在,周围相邻的还有玉绝峰和云裙山的仙宗,可是你就只有你自己啊。鄢雀......这次你休想再把我一个人留下,我绝对不允许。”

鄢雀神色暗淡道:“你不会是一个人的,还有凌薇在浮金山陪你......”

:“不行!”月尘几乎要吼了出来,他接着又仿佛带着哭腔道:“鄢雀......我不要别人陪,我不要任何人!鄢雀,你知道的......我只要你。”

鄢雀瞳孔微震:“月尘......”

月尘乞求道:“鄢雀,你不要又这样丢下我,怀情城时你丢下我,汜水之滨时你丢下我,现在是风都城......鄢雀,你为什么还要丢下我......?我不想留在浮金山整日为你提心吊胆,那样的日子经历过两次已经足够了!我求你,你不要这么狠心再让我经历第三次了好吗?......而且和之前不同,我现在都已经修炼至妄虚之境很久了,我一定不会拖你的后腿的,鄢雀,你答应我好吗?带上我,你带上我一起去吧......”

:“月尘......”

鄢雀拒绝的话刚到了嘴边,此刻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来了。

他的初衷是希望月尘可以远离纷争,可是他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月尘想要的。

看着月尘那泪汪汪的双眼,鄢雀终于强硬不下去了,他右手轻轻托着月尘的后脑,将他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月尘将脸埋在鄢雀坚实的臂弯里,双臂紧紧地环住鄢雀的身体。

:“带我一起去吧......让我陪在你的身边,让我帮你,好吗?”

鄢雀感受着月尘略有些冰凉的体温,应道:“......好......”

鄢雀终究还是妥协在了月尘的真心渴求之下。

月光皎洁非常,温柔地映照在房中相拥的两人身上。

......

第二日一早,鄢雀和月尘一同从月尘阁中出来之后,便吩咐弟子通知浮金山的所有人在浮金殿集合。

不到半个时辰,除了伤势过重的穆之筠,还有急着配药的乐言之外,其他所有留山的人都来到了浮金殿中。

众人议论纷纷。

:“仙尊他们怎么突然就要召集我们啊?是要宣布什么事情啊?”

:“我估计着应该就是因为前天边地慕月村被屠的事情吧。”

:“应该是的,我们月尘阁有位师兄前日就是在边地被妖族杀了。”

:“听说是司魂妖?”

:“可不就是么,那司魂妖是高阶妖怪,凶残的很,杀人不眨眼啊!”

:“唉......真是可惜了......”

:“可是我听说,那个鄢雀阁的妖怪当时也被掳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

:“对啊,而且当时那妖怪的衣服还被撕破了,还有......”

:“哎!嘘,别说了,师尊和仙尊他们来了!”

......

这些你一言我一语讨论不休的大部分都是那些今年刚入山的弟子,他们跪在浮金殿的最边缘,见鄢雀,月尘,还有段凌薇过来之后便纷纷住了嘴。

鄢雀等人坐到殿上,陆无为站起身拱手道:“师尊,穆之筠伤势过重,不宜移动,药翁他老人家在忙着给伤员配置今日要用的药,所以就不来了,说让我事后再为其转达。除了他们之外,其余的人已经全部到齐。”

鄢雀微微颔首道:“嗯,慕月村村民的安葬情况,处理的怎么样了?”

陆无为道:“回禀师尊,昨日我带着十来名弟子御剑去到慕月村之后已经将村民们的尸体安葬好了,今日凌晨大家也都已经赶回来了。”

:“嗯,辛苦你们了。”鄢雀应道,随即又开口对着殿内的众人说道。

:“这次边地出现妖族的事情,事发突然,而且有些蹊跷,我们目前还没有弄清楚他们的真实目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今日清晨,我已经送了信鸟去往附近的几家仙宗说了慕月村的事情,要他们最近多加防范,加强巡视。但是这件事想要查清原因,光是留在浮金山这里想来是查不出什么的,所以,我打算去一趟边境。”

去边境?

除了月尘之外,所有人均是一脸的惊讶。

段凌薇率先问道:“鄢雀,真的已经到了必须去边境查看的地步了么?如果是边境有问题的话,那各个据点不是应该比我们先发现吗?玄璃他们会不会是从离垣雪山或者渭水过来的?”

玄璃?他不是暗冥宫的三殿下吗?前天去边地的妖族是他?

殿下的众人无不惊讶,难怪鄢雀这次会这么重视。

一些当时并未去边地的弟子们纷纷心惊,幸好那玄璃当时并没有对那些去往边地的弟子们动手,要不然恐怕这些弟子都要死在边地了。

鄢雀对段凌薇回道:“渭水唯一和暗界想通的通道就是卫河,卫河有渭水仙宗驻守,且河内流水异常湍急,想从这里过来,并不是易事。而离垣雪山天气恶劣又有极雪灵鹿一族保护,对于畏冷的暗冥蛇族来说就更不可能了。且这两地距离浮金山太远,从这两地过来无疑是非常耗时耗力的。相比之下,从边境之地若是趁着没有及时修复的结界裂缝过来的话,那就要简单得多了。虽然边境都有据点防守,但是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想,问题可能还是出在距离浮金山最近的边境——怀清城,这里。”

段凌薇沉思了一下觉得鄢雀说的倒是也不无道理,随后又问道:“那你这次打算去多久?”

鄢雀道:“时间尚且还无法确定,不过,这次我会和月尘一起过去。”

月尘也去?

顿时殿内沸腾了。

:“月尘仙尊也去,那这不就是说明,浮金山就只剩下了凌薇仙尊了么?”

:“对啊,万一仙尊们离开的时候浮金山出了事情怎么办?”

:“你傻啊!浮金山,玉绝峰,云裙山,三座仙宗相连,任他什么妖怪也不敢冒然进攻浮金山啊!”

......

陆无为双目快速转动了一下,随即开口对鄢雀说道:“师尊,您和月尘仙尊放心去边境,浮金山下本来就有结界护山,而且师尊您和仙尊悄悄出发的话,只要不被妖族知道你们已经离开了,这样的话,哪怕那玄璃还留在浮金山附近,那也一定是不敢随便就来攻山的。而且,就算真的有什么危险,我等也会誓死守好浮金山的。”

陆无为此言一出,其他的弟子也都纷纷应和起来。

:“对啊!仙尊放心,我们都会严守浮金山的!”

:“嗯嗯!师尊您放心吧!”

......

众人纷纷表态之后,寻渊却一直都没有做声,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就是一下子无法想起来。

但是冥冥之中,他总觉得有些不妥。

可是陆无为说的也很有道理,浮金山处于明界的最中心,妖族潜入这里,在边地闹闹也就算了,他们是绝对不可能随意就敢来攻山的。除非是暗冥宫的那些大人物全部都凭空出现在了这里那还差不多,但是,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下种种,确实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鄢雀道:“嗯,既然如此,凌薇,后面这些时日,山中的事情还需你多费心了,另外,后山伏妖塔那里也要多多加强防范,提防好里面的妖族。若有什么异常,一定要花时间多加强一下封印。”

段凌薇道:“嗯,我知道,你放心吧!”

鄢雀随即对着殿下的人说道:“那么,一会儿结束之后,我便会和月尘乔装离山,在我和月尘回来之前,你们所有人,没有凌薇仙尊的吩咐,都不得随意下山。另外,无为,千影。”

:“弟子在。”陆无为和奚千影同时应道。

鄢雀道:“你们后续要多带人在山下的结界周围巡视,还有之前受伤的弟子的情况也不能懈怠。”

:“是,师尊。”

:“是,仙尊。”

鄢雀点点头道:“嗯,目前也只能先这么办,其他的,就等我和月尘回来之后再说。那......”

鄢雀刚准备说:那就这样。却不料段颜竟然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仙尊!还有一件事,在您和师尊临走之前,得先处理掉才行!”

鄢雀一见是段颜站了起来,直觉告诉他,段颜这一定是要说乐无被玄璃掳走的事情。

鄢雀道:“我说了,其他的事情等我和月尘回来之后再说,你听不懂吗?”

谁知段颜却大着胆子说道:“仙尊您是想故意袒护她吗?”

鄢雀顿时发怒道:“段颜,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

段颜见鄢雀动了怒,迟疑了一下,她远远地瞥了一眼跪在另一边的乐无,鼓起勇气走到殿前,扑通一声跪下,大声喊道:“乐无勾结妖族!残害无辜村民!害我阁中弟子死于非命!请仙尊处置于她!”

:“段颜!!”鄢雀重重地拍了一下殿上的扶手,月尘见情况不妙,连忙拉住想要起身的鄢雀小声道。

:“鄢雀,别动怒,弟子们都在,千万别冲动。”

鄢雀念着段颜是月尘阁中的弟子,这才强忍下了心中的怒火。

月尘转而对段颜说道:“段颜,无凭无证,你不应该这样乱说,还不退下?!”

可是段颜却一点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只是紧接着又说道:“弟子并不是无凭无证!乐无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师尊,慕月村一个村子的人无一例外,全部都被玄璃和司魂妖杀了,玄璃将乐无掳走之后,非但没杀她,竟然还将她毫发无伤地放了回来?若不是她与那妖族勾结,那玄璃怎么可能会放了她?”

顿时殿内的人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乐无任由着他们议论,毕竟她被玄璃放走是事实,就算她现在说她没有和那妖族勾结,那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她。

月尘维护道:“段颜,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不能妄下定论。而且乐无一直都是生活在浮金山的,她没有理由要勾结暗冥宫。”

段颜道:“就算她没有勾结妖族!那她那天衣衫不整,明显就是为了活命而献媚于了那妖族!此等毫无骨气,败坏我仙门之人,断不能再把她留在浮金山了!请师尊将她逐出师门!”

一时间,殿内众人纷纷喊道。

:“对啊!仙尊!乐无她绝对和那个妖族做了什么苟且之事!当时我们很多人都看到她破了衣服,脖子上还有痕迹!一定错不了!”

:“请仙尊把乐无逐出师门!”

:“请师尊将乐无逐出师门!”

......

请求把乐无逐出师门的口号响彻了整个浮金殿。

一开始说她和妖族勾结的时候,乐无还并不想去辩解什么,但是现在段颜竟说她为了活命,献媚于玄璃,她是真的不能忍了!

乐无刚要开口为自己辩护,却没想到寻瑶竟然率先站了起来道。

:“一群胆小鬼!!真正要对付的妖族这还没来!你们就要被吓尿了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全能妖怪

评分 10
作者:竹慕君
分类:科幻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