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识破谎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灵蜥叽叽叫着便从那水潭中爬了出。现在的乐无虽然经常会和灵蜥除了赤念金蛇到这里来玩耍嬉戏,虽然赤念是养在段凌薇身边的,这灵蜥和赤念相同,它十分不怕人,有时候候忽然间就不明白跑去哪里。现在的乐无明白了,原来是它经常是躲到了这水潭里。但是这也也可以去理解,这灵蜥以前乐无虽然经常会和灵蜥还有赤念灵蛇到这里来玩耍,但是赤念是养在段凌薇身边的,这灵蜥和赤念不同,它非常怕人,有时候突然间就不知道跑去哪里。。...

灵蜥叽叽叫着便从那水潭中爬了出来。

以前乐无虽然经常会和灵蜥还有赤念灵蛇到这里来玩耍,但是赤念是养在段凌薇身边的,这灵蜥和赤念不同,它非常怕人,有时候突然间就不知道跑去哪里。

现在乐无知道了,原来它常常是躲到了这水潭里。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这灵蜥一族非常喜水,躲在水里倒也是它们的风格。

灵蜥高兴地跑到乐无怀里,乐无急忙将灵蜥举到了一边道:“哎呀,小灵,你身上湿哒哒的,这褥子可是寻瑶她们刚帮我铺好的,你可别给弄湿了。”

灵蜥听到乐无在埋怨它,顿时将头耷拉了下来,一脸委屈地看着乐无。

乐无最是受不了它这样的,索性便直接抽出了一条干净的帕子,将灵蜥身上给擦了个干净。

:“这不就好啦~”

乐无这才将灵蜥放到褥子上,可是灵蜥却不满足于那温暖的被褥,直接跳到了乐无的怀中蹭了又蹭。

乐无被它蹭得很痒,忍不住咯咯笑了几声。

:“别闹小灵~”乐无费了些功夫这才将灵蜥给抱开。

看着灵蜥这股热乎劲儿,乐无突然想起了玄璃口中说的香气的事情。

乐无试探着问道:“小灵,我问你啊,我身上是不是很香啊?”

灵蜥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随即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乐无的脸蛋。

果然!

这香味只有灵族和妖族才可以闻得到!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乐无思索了一会又问道:“那这香味是什么样的?”

只见灵蜥被乐无托在手中,又激动,又夸张地蹬了蹬它那四只短短的爪子,眼中满是向往和甜蜜地叫道:“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虽然乐无听不懂它在说什么,但是光看着它的这副兴奋的样子,乐无就已经明白了。

这香味估计对它们来说是一种非常美好的味道吧。

不知道会不会就像自己问到了刚开锅的黄焖鸡那样?

乐无连忙摇了摇头,使劲将自己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给摇了个粉碎。

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不过未来这段时间,你可出不去青栾洞了,洞口已经设了结界,除了食物什么的可以递进来之外,所有活物都是不可以再进出的,不过你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

可是灵蜥倒是很不在乎,它从乐无的手中挣脱,又迫不及待地拱进了乐无的怀中,仿佛只要和乐无呆在一起,光闻闻乐无身上的香味,就可以饱了一样。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五天就已经过去了。

这五日来,寻瑶和药翁只要得了空子就会过来看看乐无。

而段凌薇也特意吩咐了赤念灵蛇负责乐无每日的吃食,赤念对这个任务倒也是十分得乐此不疲,每逢过来还都会偷偷地多带一点果子送来。

几日下来,药翁说,乐无非但没瘦,反而还似乎更胖了一些。

可是乐无被囚禁的消息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一直隐瞒下去。

一连五日,来照顾穆之筠的人都是段颜。

前几日还好,穆之筠并没有起什么疑心,他还以为乐无是受了段凌薇的重用,心里还为她开心了一阵来着。

但是时间一久,他便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

乐无再怎么忙也不可能五天了,一次都不过来看他。

而且,既然连乐无都这么忙,那段颜又是哪来的这么多时间陪他的?

还有他每次向药翁问起乐无在哪的时候,药翁那种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加深了他的怀疑。

临近中午,从未下过厨的段颜,见药翁今天忙得很,便硬着头皮做了些简单的饭菜。

她端了一碗肉粥走到穆之筠的塌边坐下,小心地舀了一勺吹了吹,然后递到了穆之筠的面前。

穆之筠瞄了她一眼,随即将那肉粥吃下。

段颜脸上带着笑,她觉得穆之筠这几日对她似乎温柔了很多,她喂的药也好,粥也好,穆之筠都乖乖地吃了。自从那天乐无走后,穆之筠就再也没有拒绝过她。

段颜十分享受这样的日子,她将那肉粥喂完后微微一笑道:“怎么样?我第一次做,还合你胃口么?”

穆之筠平静地道:“嗯,你果然聪明,第一次做就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之筠夸我了?!!段颜心中一阵激动。

她红着脸结巴道:“我......我还好,也就一般般而已,之筠你别这样夸我......”

穆之筠细细地观察着段颜的表情,可是穆之筠这份专注的眼神,在段颜看来却那么得暧昧。

段颜被穆之筠盯得小脸直接红到了耳根:“之筠......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

穆之筠笑道:“没什么,噢对了,今天小无在做什么?”

段颜像是已经习惯了穆之筠向她问起乐无,随即自然地道:“你忘了,我今天早上不是和你说了,她今天被凌薇仙尊叫去打扫灵兽笼子去了,今天怕是过不来了。”

见穆之筠没有反驳,而是继续在盯着她,段颜壮着胆子又接着说道:“那个......今天寻渊他轮值去做巡视了,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来替你擦身......现在中午偏热容易流汗,要不......我打点水先帮你擦擦......”

段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却字字清晰。

她害羞地望了一眼穆之筠,只见他没有说话,依旧在用那种专注的表情望着自己。

段颜脸上的红霞已经红的不能再红了,她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道:“之筠,你别这样一直盯着我看啊,我脸上......我脸上又没有什么好看的东西。”

穆之筠这时却突然笑出了声:“呵呵~好看,怎么不好看?你这样一本正经说谎的样子真的太好看了!”

听到前几个字时,段颜还以为穆之筠又要夸自己,却没想到穆之筠的后半句话直接将她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段颜眉峰颤动了一下道:“之筠......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没......”

穆之筠打断道:“修葺旧阁,张贴符咒,扫庭院,喂养灵宠,现在又是给灵兽打扫笼子?段颜,明天呢?明天你又打算用什么理由来骗我?”

穆之筠目光如炬,段颜突然觉得浑身发毛,仿佛要被穆之筠看穿一样。

乐无没有灵元,巡视结界的理由自然是不合适的,段颜这几天也确实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理由来。

可是越是这样,穆之筠越是觉得有问题,乐无的伤还没有好,段凌薇那里哪怕再缺人手,那也不会让他们鄢雀阁的弟子去做打扫工作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段颜在撒谎,恐怕在段颜的心里,乐无也只配做这些。

段颜见已经无法再隐瞒下去,一时间有些窘迫。

:“是,是她让我不要告诉你的!她和妖族勾结,献媚玄璃行苟且之事,她自然是没有脸再见你了!”

穆之筠听到这话一时激动,没忍住猛咳了几声:“你!咳咳!咳咳咳咳......”

段颜连忙抚了抚穆之筠弓起的后背道:“之筠,你别激动!她这种人你就随她去好了,等师尊和仙尊他们查明真相回来之后,一定会把她逐出师门的!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挂念她!”

穆之筠强忍住胸口的阵痛,一把推开段颜道:“小无......咳咳,小无在哪?!”

段颜趔趄着扶住旁边的药柜道:“之筠!你为什么非要对她这种残花败柳念念不忘?她不在的这几天,我们不是相处得很好么?”

段颜走过来伏在穆之筠的身边,拉住穆之筠的衣衫接着道:“这几日我给你喂粥,为你煮药,你都吃光喝光了不是么?之筠,其实你心里并没有那么讨厌我对不对?只要她不在这里打扰我们,只要没有她,你心里就还是有我的对吗?”

穆之筠捂住胸口,抬起头对上段颜那一双已经有些湿润的眼睛,他的双眸中罕见地竟然露出了一丝厌恶和狠厉。

只听见穆之筠缓缓开口对段颜说道:“段颜,我从不打女人,但是我警告你,如果以后我再从你的口中听到任何侮辱小无的字眼,那你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段颜一脸不可置信地松开穆之筠的衣衫道:“之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穆之筠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道:“你别误会,我之所以按时吃饭吃药,是因为我答应了小无不会闹脾气,和你,并没有任何关系。”

穆之筠说完便要下床,可是随着他的大幅度的动作,胸口瞬间又疼痛了起来。

他口中一阵血腥,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吐出来的欲望,用力将那口血给咽了回去。

可是下一秒,他的双脚刚刚粘地,就脑袋一阵眩晕,随即两眼恍惚,重重地摔在了榻边。

:“之筠!”段颜慌忙跪下将穆之筠扶了起来。

:“你怎么样?你的身体还没有好,你现在是不能随意走动的,你快躺下好不好?”

穆之筠醒了醒神,她猛地又将段颜推开:“不用你管!”

:“你别去!”段颜从穆之筠身后一把将他抱住道:“我不让你去!你别去!那个妖女已经被仙尊下令给囚禁了,就算你去了,你也是救不了她的!”

囚禁?

什么囚禁??

穆之筠脑海中飞快地思索了一番,为什么乐无会被囚禁?

穆之筠不禁联想到段颜刚才说的话,乐无勾结妖族……难道是因为师尊他们怀疑了小无?

怎么会这样?师尊不是一直都很疼爱小无的么?他怎么会下令囚禁小无呢?

穆之筠想着便要起身,奈何段颜抱他抱得很紧。

:“放开我。”穆之筠冷冷地说道。

:“我不放!”段颜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几乎是喊着说出了这句话。

穆之筠强压住怒火又一次冷声道:“我再说一次,放开!”

:“我不要!”段颜喊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明明我们才应该是一对!为什么你要这样?我到底比她差在哪里?之筠......你告诉我......我到底差在哪了?......”

穆之筠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你真想知道?”

段颜哭着道:“是!我想知道!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感觉,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你心里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我呢?”

穆之筠道:“咳咳……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你听好,从始至终,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呵~那我来帮你回忆回忆,先说五岁时,我养了一窝兔子,你却将兔子全部摔死。十岁时,我下山时认识了普通庄户家的孩子做朋友,你就故意去他们家找茬,害得他们不得不搬走。哦对了,还有来浮金山入山考核时,那个不过说了我两句坏话的你们仙宗内的弟子,你是怎么鼓动你母亲滥用职权来收拾他的?我没记错的话,他后来好像是被你母亲给废了灵根,逐出了宗门。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要我一一再说给你听么?”

段颜摇摇头道:“不是的之筠,我摔那兔子,是因为我去玉绝峰找你的时候你都不理我。那个庄户的孩子,也是因为我想让你你多陪陪我罢了。至于,至于那个对你出言不逊的弟子,他是罪有应得啊!身为我们云裙山的弟子怎么可以如此目中无人,满口脏话,何况他骂的人还是你,把他逐出师门都是轻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仅仅是因为这些小事,你就不理我了?我做这些,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我只不过是希望你可以多陪陪我而已……我只是不想任何人去诋毁你,分享你,之筠,我......”

穆之筠打断道:“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既然你不明白,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再多说的了。你不是想知道你比小无差在哪里么?那你听好了,你身上所有的地方,样貌,心性,性格,每一样,你都比不过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穆之筠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那就是,我喜欢的人是她,而不是你,光这一点,你就差远了!怎么样?够明白了么?”

段颜双手颤抖着,缓缓放开了穆之筠。

穆之筠撑着床榻慢慢站起了身。

段颜带着哭腔心碎地问了一声:“......为什么?......”

穆之筠并未转头,只是微微侧颜道:“喜欢她,我没有理由,但是不喜欢你,我的理由却很多。”

穆之筠没有给段颜再接话的机会,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径直半走半扶地走了出去。

段颜楞在原地,泪如雨下。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不会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

穆之筠从药阁中走出来,逢人便问乐无被囚禁在了哪里,大家当然知道穆之筠和乐无的关系,出于关心穆之筠的伤势,大家也都不想让穆之筠知道乐无被关在了哪。

而且现在的乐无有勾结妖族的嫌疑,他们自然也不想让穆之筠再和这样一个妖女待在一起。

随后,穆之筠将鄢雀阁,锁妖台,甚至是伏妖塔,全部都找了一遍,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收获。

而就在他快要累倒的时候,却碰到了正准备给乐无去送饭的赤念。

他知道,乐无一向和这些灵族走得近,而它们也都很喜欢乐无,说不定赤念愿意告诉他乐无在哪。

赤念摇摆着自己的大红色的长长的身子,嘴里还叼着一个小篮子。

见到穆之筠迎了上来后疑惑了一瞬,可是在听到他问起了乐无时,赤念倒是并没有隐瞒,直接昂了昂头,示意穆之筠跟着它过去。

穆之筠欣喜若狂,连忙跟着赤念往青栾洞走去。

穆之筠暗暗骂了自己一声,他怪自己太笨,师尊这么疼爱乐无,就算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那也绝对不可能将她关到锁妖台和伏妖塔这么危险的地方啊,而他自己竟然还跟傻子一样空找了半天。

而此时的青栾洞中。

乐无正趴在褥子上看药翁给她送来的灵兽典籍。

正当她看得入迷的时候,洞外就传来了穆之筠的声音。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全能妖怪

评分 10
作者:竹慕君
分类:科幻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四章偷人,她偷谁?
第二天清晨,宁静的清晨在吵骂声混杂着鸡鸣狗吠中拉开了序幕。一时嘈杂不已。“你个烂嘴,你闺女才偷人,你全家上下偷人。”“你全家才偷人,你闺女什么货色我们都知道,跟张东扯不清,谁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呸,你个烂嘴,张东长那个批样,我闺女看得起一时嘈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