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产生怀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这座城首府建得貌似和周围繁荣的的街市有一些相同。它的外貌不但不也没那么恢宏十分壮观,反倒却十分得俭朴老旧。鄢雀抢先上马,随即便牵着月尘也跳了下去。鄢雀抬起头看了几眼那城首府的门头,心道:虽然城中大都的地方都了突然发生了变化,虽然这城首府倒但是原来的那它的外貌非但没有那么恢弘壮观,反而却是十分得简朴老旧。。...

这座城首府建得倒是和周围繁荣的街市有一些不同。

它的外貌非但没有那么恢弘壮观,反而却是十分得简朴老旧。

鄢雀率先下马,随后便牵着月尘也跳了下来。

鄢雀抬头看了一眼那城首府的门头,心道:虽然城中大多的地方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这城首府倒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守卫见鄢雀和月尘驻足下来,似乎是有些疑惑的样子,便解释道:“二位一定觉得很奇怪吧?呵呵,不过这也正常,凡是初次来到怀清城的人,在见到这城首府的时候都和您二位一样,觉得十分诧异。不瞒二位说,这城首府之所以一直都未曾重新修建,而是一直保留原来的样子,正是为了提醒众人莫忘初心。而且历届的城首大人都十分节俭,所以也都不会将城中的资金用在重修这城首府上。”

月尘微微笑道:“原来如此,明界能有这样的人镇守边境,实乃我等之幸。”

守卫道:“是啊,那您二位跟我来吧,城首他已经在里面等着二位了。”

:“嗯。”鄢雀和月尘同时应道。

守卫将马交给城首府门外等候的小厮手中后,便领着鄢雀和月尘走进了城首府中。

府中的构造陈设和它的外观也是十分得表里如一,几人穿过前厅和回廊,直直走到正殿后方偏左的一间书房门口之后才停下。

守卫站定后微微躬身道:“就是这儿了。”

:“多谢了。”月尘拱手谢道。

鄢雀亦是微微颔首以示谢意。

守卫应道:“您二位客气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守卫走后,那立在书房门口的两位修士便推开了房门,请着鄢雀和月尘进去。

鄢雀和月尘走进去一看,这书房倒是也同样轻简淡雅得很。

除了一应俱全的公务用品之外,其他的地方也都是摆满了书架,而那书架上并没有摆什么花瓶摆设,而是真真正正地堆放了很多书籍卷轴,并且这些书本上一点灰尘也没有,可想而知,这些书并不是摆在这里做样子的。

这时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个男人。

只见此人虽然身在书房,但是他的身上却还穿着周正的软甲,且此人生得剑眉星目,浑身正气凌然。这人便是那城首汪铎了。

只听得他还未走近便已经开口道:“何风!江茗!太好了!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了!”

汪铎爽朗的笑声传来,可是他刚走近了一些便发现面前的两人似有些不对:这二人已经进了房中,但是却依旧未摘去斗笠,而且他们的外形和身高似乎也都和他映象中的何风江茗不太一样。

正当他驻足要有所反应的时候,鄢雀却将斗笠的薄纱轻轻地撩开了一点缝隙,说道。

:“汪铎,我们大老远得过来,你难道都不请我们进去喝杯茶吗?”

汪铎一看来的人是鄢雀,当真是吓了一跳。

但是他立马就明白了鄢雀的意思,随即便自然地笑道:“当然!当然!快请进!”

于是鄢雀和月尘便穿过屏风去到了内室中。

而汪铎则走到了门口对那两位守候的修士说道:“今日我旧友过来,我们要好好叙叙旧,你们今天就先去别处巡视吧!”

:“是!”

等他们二人走远之后,汪铎便关紧了房门,快步回到了内室之中。

汪铎对着已经坐下的鄢雀和月尘跪下拜道:“弟子汪铎,见过师尊,见过月尘仙尊。”

鄢雀嗯了一声便让汪铎站了起来。

汪铎微微躬身疑惑道:“敢问师尊和仙尊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而且还是用何风和江茗的身份来做掩饰?”

对于汪铎,鄢雀还是非常信任的,于是他便将慕月村被屠,司魂妖伤人的事情告诉了汪铎。

:“什么?竟然有这事?!!”汪铎惊讶道。

鄢雀细细地观察着汪铎的反应,倒是没有什么异常。

:“嗯,所以我才想着来边境看看。”鄢雀道。

汪铎听到此处似有些不解,道:“可是师尊,近来这段时日,怀清城周边并没有出现妖族进犯的事情,有几次轻微的结界破裂,也都很快就修复了。师尊您......”

鄢雀自然是理解汪铎的不解,他并没有正面去和汪铎讨论怀清城遗漏妖族的可能性,而是开口问道:“我听说,现在的界防一职是汪岚在做是么?”

汪铎一听到鄢雀提及汪岚,连忙维护道:“师尊您是怀疑汪岚吗?不会的,汪岚他自从做了界防以来,职务所及之处他都事必躬亲,修复结界向来也都是亲力亲为,这件事情绝对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鄢雀微微挑了挑眉道:“你说他,事必躬亲,亲力亲为?”鄢雀这句话说得很慢,每字每句仿佛都夹杂着质疑。

汪铎听明白了鄢雀的意思,但是他却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立场,只是依旧坚定地道:“虽然一般情况下,历来的界防一职都是吩咐多人轮流看护结界,包括针对产生裂缝的结界进行修复的事情,也都是视情况为定,来由自己或者由手下的人去做,但是汪岚他行事一直都是非常小心谨慎的,特别是出了那件事之后......他就更加注意结界修复这一块了,所以,他这样的做事方法并没有什么不正常,师尊您一定是多想了。”

月尘本来在听到汪铎说汪岚做事亲力亲为的时候也是感觉有一些不对劲。但是忽的又听到他说:特别是出了那件事后,便不由得疑惑起来。

不等鄢雀发问,他便率先开口道:“那件事是哪件事?”

汪铎眼神一沉,缓缓说道:“仙尊,您还记得玉怜吗?”

岳怜?

月尘当然记得,汪铎,汪岚,还有这位玉怜是同时进山拜师的,也都很有缘分的都拜入了鄢雀座下。

玉怜则一直心系汪铎,时常跟在汪铎身边哥哥长哥哥短地喊,在月尘的映象中,她是一个闲暇时极爱穿青衣,且十分爱笑的女孩子。

后来修行结束之后,月尘便不知道了她的去向,现如今汪铎提到她,想来,玉怜是跟着他们一起来了这里了。

月尘点点头道:“记得。”

:“她死了。”汪铎面色忧伤地道。

:“死了?”月尘惊呼道:“是怎么......?”

汪铎抬眼看向鄢雀和月尘,说道:“六年前的那次结界破裂,她被妖族拉下了城楼。”

月尘瞳孔微微闪烁,随即垂下了眼眸,不再说话。

这种事情太多见了,可是即使多见,在此刻又一次听到的时候,月尘还是免不了心中伤痛。

汪铎接着道:“汪岚他......他一直都很喜欢玉怜,所以,汪岚他才会加倍地注重结界修复,仙尊,师尊,你们相信我,汪岚他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月尘低头思索了一番,汪岚此人比较沉默寡言,当初在浮金山时,因为他自己的这种性格,也受过一些其他名门仙宗家弟子的委屈。月尘见他性格和自己有些相似,所以明里暗里对他也都是多有照拂。

如今再听到发生了这种事,这样联系在一起,汪岚确实也不太可能会私自放妖族进入明界。

可是就在月尘想到这里的时候,鄢雀却突然说道。

:“只怕有时候事情会变得适得其反。”

月尘转过头,疑惑地看向鄢雀:“鄢雀,您的意思是?”

鄢雀低声道:“不要把好人想得太好,也不要把坏人想得太坏。总而言之,他既然担任了这界防一职,在未实际查证之前,还是不要直接排除掉他的嫌疑的好。”

汪铎见鄢雀依旧是抱着怀疑的态度,顿时变得有一些慌张,他急忙说道:“师尊,不会的!汪岚同我一起长大,他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了!他是绝对不会做出私放妖族这种事情的!”

汪铎神色紧张,月尘见他这样,也不免心软起来。

月尘转头对鄢雀说道:“汪岚确实不像这样的人,鄢雀,会不会是你多虑了,不一定就是我们自己人做的。”

而鄢雀却只是淡淡地回道:“人都是会变的。”

汪铎还想再辩护几句,鄢雀却直接抢先问道:“汪岚现在在哪?”

汪铎见鄢雀疑心不减反增,连忙又跪下求道:“师尊!师尊!汪岚他真的不会的!我们浮金山修行结束之后,又一起出生入死了这么多年。从小到大,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弟子了解他,弟子愿意以性命担保,汪岚他绝对不会做出背叛人族之事!”

然而鄢雀见到汪铎这个样子后,他的眼中却露出了一丝不悦。

:“你在这里担保个什么劲?若他真的和妖族勾结,犯下大错,你的命又能换回来什么?再说我现在只是有些怀疑,怎么?出了这样的事,我连怀疑他都不可以么?给我起来!动不动就跪,哪来的这么软的骨头!”

汪铎挨了骂,这才满脸羞愧地站了起来。

虽然都相传汪铎城首做事刚正不阿,铁骨铮铮。可是玉怜去世后,伤痛的又何止是汪岚一个。

毕竟玉怜的爱人是汪铎,汪铎和玉怜才是真正的一对。

爱人的离世已经让他悲痛万分了,若是自己的兄弟再出个什么事,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鄢雀看了看汪铎,道:“我知道你和汪岚感情深厚,但是这次关系重大,在浮金山边地都能发生屠村这种事情,可想而知,若我们再放松下去,后面只怕就不止是屠村这么简单了。至于汪岚,你放心,我当然是会看证据,断不会随便去冤枉了他。”

见汪铎还是有一些担心,月尘也忍不住开口安慰道:“汪铎,我知道你信任汪岚,但是同样的,你难道信不过你的师尊么?”

汪铎迟疑了一下,随即垂下头喃喃道:“......我当然是相信师尊的,我只是......我只是......”

他并没有再说下去,他知道,在未查清之前,一切都皆有可能,他实在是有些害怕,害怕那真正的结果恰恰就是他最不想看到的那一个。

鄢雀随后说道:“多说无益,我们先想想看怎么做吧。”

......

不到半个时辰,鄢雀便想了一个简单的计划。

他让月尘和汪铎附耳过来,将计划和他们说了一遍,明确了计划之后,他们三人便开始准备行动起来。

入夜。

汪铎召了几个城首府的小厮过来让准备酒菜,说是要和旧友彻夜畅谈,并吩咐不许任何人过来打扰。

酒菜置办好之后,汪铎便遵循鄢雀的计划,裁出了三张小纸人,并在这些纸人身上画上符咒,再分别绑了鄢雀,月尘,还有他自己的头发。

随后他默念口诀:万始仙道,以发铸形。

只见那纸人缓缓将那绑在身上的头发给融进了身体中,随后那纸人的身体也慢慢变了颜色,最后竟缓缓生长开来,变成了鄢雀他们三人的模样。

汪铎见术法已经完成,便对着那三个纸人说道:“你们就代替我们三人在此假装喝酒聊天,这酒可别真喝,要是浑身湿透那可就糟了。”

三个纸人面无表情地乖乖应道:“是。”

随后,月尘和汪铎也换了一身暗色的衣服,利用鄢雀事先放置在城外的传送石,成功地传送出了怀清城。

而那留在城首府中的三个纸人则在书房紧闭的窗边,把酒言欢,伴灯对饮着,只不过那酒水全部都被他们偷偷倒在了地上而已。

汪铎指着怀清城右边的方向说道:“右边的据点是一座小城,名叫恩流城。汪岚近几个月一直都住在那里。御剑的话,大约一个多时辰就可以到达。”

鄢雀应道:“嗯,走吧。”

随即几人便纷纷御剑悄然而去。

刚过亥时,他们便来到了恩流城附近。

鄢雀远远地望了城门一眼,说道:“我们先不要进城,先去结界那里看看。”

随后几人来到了那结界之下,抬眼望去,只见这结界在黑暗中也隐隐地泛着灵动的微光。

那微光和天空的星光融合在一起,仿佛直接与天相接,无法看到尽头。

鄢雀伸出右手放了结界上,他闭上双眼,慢慢释放出自身的灵力,灵力随着结界蔓延而去。

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这面高耸无际,宽达七八十里的结界,就被鄢雀的灵力给全全蔓延到了底。

鄢雀细细感受着这面结界的情况:结界附近在做视察的修士们的声音;结界对面路过的那些妖物的声音;周围各种各样的动物灵兽的声音......

但是鄢雀反复将灵力运行了两次,回应都非常稳定,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

鄢雀收回灵力说道:“走,去恩流城右边的结界。”

随后三人便绕过恩流城,又来到了右边结界的中心地。

鄢雀用相同的方法查看着结界的情况。

然而这次却有些不同,他感受到在离结界中心不远的右方,灵力的波动总是会受到阻力,产生这种阻力,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结界破裂。

鄢雀收回手,对汪铎问道:“右方大约十里左右是什么地方?”

:“十里?”汪铎短暂地思索了一下道:“那里是一处已经干涸的无名峡谷。”

月尘看出鄢雀的神色异常,连忙问道:“鄢雀,是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鄢雀微微深吸了一口气后说道:“嗯,灵力回荡受阻,那里的结界,有一道裂缝......”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全能妖怪

评分 10
作者:竹慕君
分类:科幻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