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无名峡谷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鄢雀说出来这句话后,月尘和汪铎均是吃了一惊。一种年龄不详的预感涌上了心头。汪铎眼神闪动没准,自言自语道:“魔法结界破碎?这面魔法结界是汪岚他亲手主要负责的......会产生裂缝这么非常严重的事情,他怎么会不明白呢......会的,他不可能会的......”汪铎不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鄢雀说出这句话之后,月尘和汪铎均是吃了一惊。

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汪铎眼神闪烁不定,自言自语道:“结界破裂?这面结界是汪岚他亲自负责的......产生裂缝这么严重的事情,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不会的,他不可能的......”

汪铎不敢再细想下去。

鄢雀看了一眼汪铎说道:“先过去看看再说吧。”

随后他转身又面向月尘小声道:“那里似乎还有一些妖物在,但是暂时还不清楚是什么妖物,小心一些。”

月尘点了点头。

随后鄢雀便先御剑往右方赶去。

而汪铎却还是有些失神地站在原地,月尘走了过来拍了拍汪铎的肩膀道:“走吧。”

汪铎这才抬起了头,犹豫着应了一声,随后便跟在月尘身后朝着鄢雀追了过去。

片刻之后,三人便来到了那座无名峡谷的上方。

这个峡谷深不见底,而此时又是晚上,从上方往下看去,只觉得氤氲一片飘着雾气,根本看不清其中内容。

于是他们便悄悄下到了这峡谷之内。

峡谷内的水流虽然已经干涸,但是河床上因为长时间见不到阳光,不免还有一些潮湿。而河床两边的峭壁也是十分得凹凸不平,凹陷处也都生长着各类奇形怪状的菌种蕨草。

鄢雀伸手按在石壁上,运灵探索开去。这次因为距离很近,所以鄢雀便听得非常真切。

他收回手对月尘还有汪铎小声道:“结界那边应该只有三个人,我们小心一点。”

:“嗯。”月尘应道。

而汪铎却并没有再做声,只是默默地跟在他们二人身后。随后几人便隐藏了自身的气息,朝着结界的方向悄悄开始前进。

没过一会儿,鄢雀等人就忽得听见前方的雾气中仿佛有人在说话。

鄢雀示意月尘和汪铎停下,他们隐蔽在石壁边,静静地听着。

这时,前方又有声音传来。

:“今天这小子送来的又是鸡,一天三顿,顿顿是鸡,弄得我现在满嘴都是鸡味儿。”

另一个人呛道:“你哪来的这么的抱怨啊?你就不能忍忍?等咱们事情办好之后,女人也好,小孩也好,那还不任由咱们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这小鸡啊,你就当做是个前菜呗。”

:“哈哈,你说的对啊!唉,我跟你讲,人族里面就属小孩还有十几岁的女人最好吃,细皮嫩肉的,入口即化,那滋味儿,啧啧~我到现在都还忘不了。”

:“瞧你那点出息吧!”

......

:“鄢雀,是妖族。”月尘小声对鄢雀说道。

:“嗯。”

果然和鄢雀感知到的一样,当时他就感知到这边有三个人,只是刚才说话的却只有两个人,这第三个人在哪呢?

而正当鄢雀疑惑的时候,雾气中便传来了那第三个人的声音。

:“两位可都吃好了没有?”

听到这声音,汪铎顿时大吃了一惊,就连他隐蔽的气息也都差点暴露了出来。

汪铎喃喃道:“他,他是......”

:“汪岚?”鄢雀问道。

:“对......是他......”汪铎实在不想承认,但是那声音他已经再也熟悉不过了,他无法再欺骗自己。

这时只听得前面的妖族又开口说道:“哎呦,汪界防!劳烦您天天给咱们兄弟俩送吃的,事情办妥之后,妖尊肯定少不了汪界防您的好处。到时候您辉煌腾达了,可别忘了咱们兄弟二人的帮助之劳啊!”那妖族一改之前的不满,满嘴的阿谀奉承道。

汪岚似有似无地笑道:“呵呵,那是自然,辛苦二位这一年来的协助,汪某日后定不会忘记二位的大恩大德。”

妖族受宠若惊道:“哎呦~大恩大德哪里算得上,就是......到时候分给咱们兄弟俩几个女人~小孩......什么的就行~嘿嘿。”

汪岚道:“嗯......好说,好说,到时城中的少女幼儿就随便两位去挑,汪某绝无二话。”

两个妖族立刻大喜道:“那真是要多谢谢汪界防您啦!”

汪岚又接着又说道:“那就劳烦二位今晚继续看守了,我看今晚的结界也是依旧十分安全,并无异样。汪某我公事已经办妥,我就先回去了。”

:“汪界防您慢走~”

汪岚和那两个妖族客气完之后,便直接御剑离开了。

汪铎暗暗攥紧了拳头:“可恶!他竟然真的......!”

鄢雀开口道:“前面现在只剩两个妖族,先不要打草惊蛇,等汪岚走远之后,我们就动手。”

三人又等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直到确认汪岚的气息已经彻底不见之后,鄢雀便拿出了几张引火符,飞速散到了前方。

他默念口诀,随即,那散开的几张引火符瞬间燃起,前方的峡谷内顿时被照了个通明。

:“什么情况?”那两只妖族同时惊觉了一声。

但是还没等他们做出下一步反应,汪铎便直接唤剑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就斩杀掉了其中一只。

:“!!!”

另一只妖族连忙谨慎地躲到了一边。

这时鄢雀三人才看清那妖族的样貌。

只见那妖族大约两米多高,浑身呈灰黑色,从头到脚都长着毛发,整个是一副兽人的模样。

:“豺妖?!”汪铎惊呼。

豺妖一看来者不善,并且这几人看起来灵气逼人,并不是泛泛之辈,便连忙想要给外面发射信号。

鄢雀见那豺妖手势有异,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瞬间就扼住他的脖子。

鄢雀冷冷地问道:“你是璋墨的手下?”

那豺妖挣扎着叫道:“谁,谁都不是!”这豺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鹦鹉学舌一般,十分难听。

月尘走到结界前,果然看到那结界下方有一道两人多宽的裂缝。

:“鄢雀你看!”

鄢雀和汪铎微微侧头看了一眼。

汪铎呆呆地望着那铁证,终于气红了眼,他疾步走到那豺妖跟前厉声问道:“说!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和汪岚勾结上的?!”

谁知那妖族却十分嘴硬,半天就只挤出了一句话:“你们休想......知道......”

鄢雀微微皱眉,不再和这豺妖啰嗦,只见他手中猛然一紧,随即便直接拧断了那豺妖的脖子。

他把豺妖的尸体丢在一边,转头看向那破裂的结界缓缓说道:“豺妖奸邪却极其忠诚,从他身上怕是问不出什么了。”

汪铎气愤道:“师尊!我要去找汪岚,我要亲口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

鄢雀看了一眼努力控制着自己情绪的汪铎,安慰道:“不急,我们先一起把这结界修复好。”

这条裂缝如此之大,简直就是一扇没有装上门的通道,据刚刚汪岚所说,这件事情似乎已经发生一年了。这一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妖族通过这条裂缝来到了明界。

随后,鄢雀,月尘还有汪铎三人便一同运灵凝结于那结界之上。

可是,一连几天不分昼夜地御剑,月尘的灵力已经损耗了不少,在这种情况下再高负荷地透支灵力去修复结界,只怕会损伤灵元。

可是月尘却并未做声,在来这里之前他就说过,他是来帮鄢雀的,无论是什么情况,他都绝对不能拖了鄢雀的后腿!

月尘心中暗暗下了决心,脑海中反复翻阅着这个念头。他坚定的眼神直直地盯着自己面前的结界,手中也是毫无保留地往结界上释放着灵力。

鄢雀低眉微微看了一眼旁边的月尘,忽而,他抽回自己正在运灵的右手轻轻贴住了月尘的后背,顿时,月尘只感觉自己后背传来一股温暖的灵力源源不断得涌向自己的灵元。

:“鄢雀......?”月尘低声唤了一下。

而鄢雀却并未说话,月尘望着鄢雀那俊逸的却毫无疲倦的侧脸,心中一阵徜徉。

半个时辰之后,结界终于被修复完整。

鄢雀收回双手道:“好,那么接下来,我们便去见一见我的好徒儿:汪岚!”

......

去恩流城的路上,汪铎一直沉默不语,明显是无法接受自己兄弟真的是叛徒的这件事情。

鄢雀一边御剑一边问道:“汪铎,现在这个情况,你打算怎么办?”

汪铎被鄢雀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愣了一下。

他沉默了一下说道:“事到如今......我都听师尊的。”

鄢雀道:“这件事情即便现在已经确定了就是汪岚做的,那我们也不能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

汪铎疑惑道:“师尊的意思是?”

鄢雀目视前方并未侧目,道:“汪岚任界防这几年来既然事事亲力亲为,想必很得民心?”

汪铎迟疑了一下应道:“对......”

鄢雀接着道:“所以,如果让边境的将士们还有城中的城民们知道,自己敬仰的界防竟然一直在欺骗他们,并且已经和妖族勾结了很久,那么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汪铎一时语塞。

这时月尘接话道:“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话,只怕是会乱了军心,寒了民心。”

:“嗯。”鄢雀道:“所以,这件事情在和汪岚询问清楚后,我们还需要再想一个万全的解决办法。”

汪铎沉默不语,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现在已经乱透了。

万全的解决办法?能有什么万全的解决办法?

半晌,汪铎小心地开口问道:“师尊......能否请您留汪岚一命?......”

鄢雀眉眼微微一动,笑道:“呵,能不能留下这条命,这取决于汪岚他自己。”

汪铎听到此话,便不再多言。

他知道鄢雀的意思,若是汪岚他愿意全盘托出,将功补过,或许鄢雀只会废尽他的修为,留下他一命。

但是如果汪岚鬼迷心窍,冥顽不灵的话,那恐怕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汪铎无法理解,汪岚究竟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段不是那种为了什么虚无缥缈的利益就随便舍弃自己原则的人。

但是刚刚在峡谷中,听到他和那两个妖族的对话,他也并不像是被他们给威胁了,可是除了利益和威胁,还有什么会使他变成这样呢?

:“汪岚!......”

汪铎狠狠地唤了一声,随即便又加快了些速度。

半个时辰后,三人折返抵达了恩流城。

而此时恩流城,汪岚的卧房中。

汪岚他正倚坐在内室的床榻边的地上,只见他清俊的脸上满是潮红,喝得一身的酒气,而旁边的空地上,竟然凌乱得倒着十来个空酒瓶。

汪岚拎起自己手中的酒瓶,仰头一饮而尽。可是那瓶中的酒水已经所剩无几,不过三四口,便被他给喝了个精光。

他抬手抖了抖酒瓶,见没了酒水,随即咒骂着就将那瓶子给扔了出去。酒瓶被扔在了前面的屏风上砸得稀碎。

汪岚探了探身子,伏在地上,对着那一地的空酒瓶开始胡乱地搜寻了起来。

他一瓶一瓶地摇着晃着,嘴里还隐隐约约地念念有词:“......酒......酒呢?......我的酒呢?”

他迷迷糊糊地寻了一会,见搜寻无果,便恼了起来,竟然将那些酒瓶又一一拎起扔了出去。

屋内的酒瓶破碎声惊动了那守在门外的两个将士。

其中一名将士实在有些放心不下,便推门进来查看,他见到汪岚喝得酩酊大醉却并不惊讶,似乎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他站在屏风边恭敬道:“大人,您早些休息吧,这酒您还是别再喝了。”

汪岚伏在那一地的酒瓶之中,摇晃着昂了昂头,瞥了那将士一眼道:“你管我!我要你来管我!!快给我拿酒来!!”

将士接着劝道:“大人,您已经喝了很多了,再喝下去的话,只怕会误了明天的公事。”

汪岚冷笑一声停住,然后伸手撩了撩自己眼前凌乱的碎发。他定睛眯眼深深地看了那将士一眼道:“呦!呵~我说呢,你......你是......呃,对了!你是城首大人~的手下,不是我汪界防的手下,呵呵......行,难怪我说话你不听......好,不听算了,不听就算了......”

汪岚的声音越来越小,那将士出于担心,便又开口道:“大人,您......要不我给您拿点醒酒汤来?”

谁知这时汪岚却突然暴躁起来道:“滚!!没有酒就给我滚蛋!快给我滚!”

将士见此时的汪岚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便也不再劝说下去,随即缓缓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门。

门外另一个将士问道:“大人他又是在思念玉怜校官了吧?”

:“嗯,唉......算了,咱们走吧,让大人一个人静一静吧。”

两名将士将房门掩好,随即各自唏嘘着便径直离开了。

房内,汪岚索性直接翻身躺到了地上,他目光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嘴里却一直喃喃地唤着。

:“阿怜......阿怜......”

随后,他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只见他的手中此时正拿着一枚翠绿通透的玉镯,他看着那玉镯出神,不自觉得竟然又突然苦笑了几声。

:“长情无所诉,玉镯寄相思......阿怜......你可知,这汪铎送你的玉镯,寄的,却是我的相思......”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全能妖怪

评分 10
作者:竹慕君
分类:科幻
评语: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培福里1931
25122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