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危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瞎想什么呢,大人这么很厉害的人物,会让我们出事了的。”规避了这样的话题,青年一下子跳下了树干。“囡囡也快下去吧,我们也要准备好准备好出发到达了。”_____夕阳沉进的迅速,放佛转眼间间漫天的金霞就散去怠尽,化成黑沉沉的夜,像是无边的浓墨重重涂在在天际“囡囡也快下来吧,我们也要准备准备出发了。”。...

“瞎想什么呢,大人这么厉害的人物,不会让我们出事的。”回避了这样的话题,青年一下子跳下了树干。

“囡囡也快下来吧,我们也要准备准备出发了。”

_____

夕阳沉落的很快,仿佛转眼间漫天的金霞就消散殆尽,化作黑沉沉的夜,像是无边的浓墨重重涂抹在天际,周围连星星的光芒也很微弱。

“你们等会走的时候跟紧我,不要离我太远。”时越低着头小嘱咐着身后的人。她现在能力有限,即使有模仿的技能,也徒有其形。

看众史莱姆小心低靡的声色,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如果真的像他们所说的轻易就能逃出去,又何必如此小心谨慎呢。

她们一行人都缄口不语,紧紧的跟在着采集物资的队伍缓缓前行,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前行不发出一点声音。

这一行队伍的人不多,老弱病残全都留在了地下,他们被抛弃了,没有队伍之中这些年轻史莱姆的供应,过不了多久也会死去。

虽说造成史莱姆一族现在这种状况是大自然弱肉强食,可是这样的筛选结果又何尝不是一种弱肉强食呢?

即使是被神遗弃的神弃一族,也会对那些病弱的伙伴“神弃”。

时越一时之间有些感慨,但还是抿唇往前方黑沉沉的夜幕走去。

一路精神的紧绷和身体的劳累,让时越很是烦躁。

她刚来这里,因为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时越讨厌极了。

不过还好,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生物,让时越松了一口气,只有稍许小飞虫之类的,没遇到什么危险。

“啊!”

一声尖叫划破寂静的夜空,刺激着大家紧绷的精神。

大家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到自己的怦怦地剧烈地跳动。

等了一小会,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发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什么情况?”时越转头低声问到。

“我~我~我的身体被什么东西勾住了。”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使得言语都断断续续。

移动着身体往那边看去,或许是什么石头树枝之类的,时越轻声安慰着身边其他焦躁不安的小史莱姆。

“只是一根虫丝,大家不用担心,继续走吧!”前面就是森林,进去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只是一根稍粗些的虫丝,未免有些太过大惊小怪了。

“不好,大家跑!”

时越背后惊起了一身冷汗草丛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虫丝,还是在森林和草原想交界的地方。

而且,看那虫丝的坚韧程度可以轻易的切割进史莱姆的身体里,那吐丝的虫,肯定也很难对付。

不论是什么情况,都证明周围有危险。

嗡嗡嗡!

四周逐渐响起极大的嘈杂声声,并且那声音越来越密越来越密,似是有一大群东西往她们所在的地点聚集过来。

一行人疯了似的往前逃窜,时越一时间气急,随手,抓起身旁一只史莱姆吼道:

“后面那些东西是什么?你们到底有什么东西在瞒着我?”耳后的声音飞速的靠近,时越愤怒的目眦欲裂。

身体瑟缩在时越的手里一个劲发抖,张了张嘴,就是发不出声音。

时越随手把它扔到一边,转头观察着身后的追来的东西。

越来越多的不知名虫子从各地赶来,在她们身后形成黑压压的一片乌云,形体有些类似她前世所见到过的黄蜂,但个头却要大上许多,身体不知道吃了什么,散发出暗红黝黑的色泽,在月光下折射出金属般的光芒。

身后嗡嗡嗡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听的让人头皮发麻,虫群乌云般向众人拢来。

绝望的气息一下子在挤满史莱姆的队伍中扩散开来。大家都拼了命的往前挤,生怕落到后头丧了命,本来还稍有秩序的队伍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这里居然还有漏网之鱼。”一个粗野的大汉声从远处传来,带着些许惊讶。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连一群史莱姆都找不出来。”

人类的声音!

那群黑蜂听了大汉的呵斥声,翼翅当即开始加速,震动的哗哗作响,往队伍这边飞来。

身体打了一个机灵,但随即又不管不顾的往前跑去。

她这样的身体根本就跑不快,焦急中,她不断转头看向后方,天边黑压压的虫群正不断缩短与她之间的距离。

她马上就会被追上!

有些吓呆了跑不快,落在后面的史莱姆,已经被飞的最先一批的黑蜂的抓勾缠住,被拖住了脚步。

一但速度慢下来被拖住脚步,成群的黑蜂就会爬上来把它包裹成一个黝黑的虫球,里面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一会便停止了生息。

看到这样的画面时越也有些胆寒,但是如果不想个办法解决,等黑蜂群接近一群人一个都逃不出去。

时越神色一闪,脚步一顿,强撑着惧意,回头面对着虫群。

“是否收录模仿目标黑甲蜂”冰冷的机械音在时越脑海里响起。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野生的百变怪出现了

评分 10
分类:仙侠
评语:男主只是看着拽上天,其实遇见喜欢的那个人了,还是会变温柔
猜你喜欢
第四章偷人,她偷谁?
第二天清晨,宁静的清晨在吵骂声混杂着鸡鸣狗吠中拉开了序幕。一时嘈杂不已。“你个烂嘴,你闺女才偷人,你全家上下偷人。”“你全家才偷人,你闺女什么货色我们都知道,跟张东扯不清,谁知道是不是干了什么。”“呸,你个烂嘴,张东长那个批样,我闺女看得起一时嘈杂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