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尴尬破记录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百蝶园中,青衫少女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架木质七弦琴。旦见少女素手轻扬,一首悠扬悦耳琴曲倾泄而出。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思之如狂兮,思之如狂。凤飞自由翱翔兮,四海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翱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旦见少女素手轻扬,一首悠扬琴曲倾泻而出。。...

百蝶园中,青衫少女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架木质七弦琴。

旦见少女素手轻扬,一首悠扬琴曲倾泻而出。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

一曲毕,少女轻垂着的双目睁开,一双明亮清澈的桃花眼熠熠生辉。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多么热烈缠绵的曲子啊!其中三分潇洒昂然,让人闻之便心神悸动。”姜妙芜感叹道。

“只是我曲调虽已熟悉,却总是少了那么一丝韵味在里头。”她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烦闷。

一连几日于琴意之上没有太大进展让她不想再继续弹下去,生出了去外面走走散散心的念头。

说来这合欢宗九座外峰风景如画,她却没有寻到机会好好转上一转,此时也不是修炼的好时候,不如看看外面。

外门有九座山峰并不是说只有九座光秃秃的山峰,而是只有这九座山峰上才会安放外门弟子,其余的山峰有的尚未开辟,有的已经归结丹修士所掌管,毕竟一旦踏入金丹期便拥有了长老的身份,也可以拥有一座独立的峰头。

外门中比较出名的景点有玉碎泉和舒云峰,姜妙芜想了想招了只白羽鹤向玉碎泉所在的通泉山飞去。

往日弟子众多的通泉山今日却人数稀少,姜妙芜顺着山道向前走去,远远的便能听飞瀑直击岩石的噼里啪啦声。

玉碎泉并不是一汪简单的泉水,其上有一仿若与天相接的瀑布一泻千里,直直溅落形成源源不断的泉水,泉水再沿着河道流去形成环绕大半个宗门的玉带河。

看着那高悬在天际的瀑布,姜妙芜不由得想吟诗一首,“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师妹好雅兴!”身后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姜妙芜回过头去,见是一位男弟子,此人生穿一身青色书生长袍,头戴方巾脚穿布鞋,不像个修士倒像个凡俗间的书生。

“呃,师兄谬赞了,此师并非师妹所做,而是幼时从一位前辈那儿偶然听来的。当时便觉此为丹青妙笔,所以背了下来。”姜妙芜有些不好意思的扯道。

“的确如此,这是谭某入宗以来听到过最有意境的诗了,且也符合此情此景,”谭姓男子双手抱拳施了一礼,如此以来更像一位书生了,“不知那位前辈如何称呼,如今可能寻到?”

“这······”姜妙芜踌躇片刻还是硬着头皮答道,“那位老先生云游四海惯了是以难寻踪迹,不过我们那儿的人都爱称呼他为‘诗仙’。”

“好吧,”男弟子的语气不无遗憾的道,“那敢问······”

“师兄你看,”姜妙芜指了指那一方瀑布打断他的话,“这瀑布可真好看啊!”

谭师兄你可别问了,我怕自己要穿帮了!

“是好看,谭某每日都会来这里,只因这里的瀑布会让谭某诗兴大发,师妹且听我吟诗一首。”

听他如此说姜妙芜也有些好奇他会作出何诗,双目亮闪闪的。

“玉碎泉上水茫茫,恰似玉女下琼瑶。有朝一日天晴了,赏景的赏景,吟诗的吟诗。”

“师妹,你说谭某做的诗如何?”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柄折扇来好不潇洒的展开扇了扇,表情很是得意。

“······好诗,好诗。”姜妙芜干巴巴的赞道。

“嘿嘿,师妹谬赞了。”谭姓弟子抱拳施礼面带羞涩,心满意足的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姜妙芜擦掉额头上的黑线,想不明白她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女娃娃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长叹一口气后她继续开始观赏美景。

玉碎泉底的石头为听音石,泉水敲击在上面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宛如美玉碎裂,所以才起了这么一个风雅的名字。

泉水的周围并没有安置护栏,毕竟都是修士,立宗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掉进去过。

姜妙芜依泉而立,隐隐有湿气扑面而来,离的如此近玉碎之声震耳欲聋。

“还记得曾学过的古文中有这么一句‘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以乐声与珠玉之声相比,巧极妙极。”

“修士引天地之灵气纳入自身,只为摆脱凡体成就仙身。乐声再美也是凡物,但若以一己之身沟通天地,弹出天地之音,那才是真正的仙音罢!”

“只是这沟通天地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

姜妙芜缓缓舒出一口气,不知为何只觉灵台一清对于琴之一技上有茅塞顿开之感。

在琴曲熟练了之后姜妙芜一直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所以心情烦闷又不知怎么发泄。如今一听天地之音有所明悟,虽不见得在修为战力上有所进益,但在琴之一道上却确定了一个明确的目标。

弹出天地之音,她没有明确的步骤,但相信只要自己一直向前摸索,总会有做到的那一天。

一踏上仙途本就意味着他们要逆天而行,只为洗去这肉体凡胎、打破这天地囚笼,成就仙位。

心里突然有一股浓烈的想要触碰七弦琴的欲望,姜妙芜转身就要回百蝶园弹上它三天三夜,只是因转身转的太迅猛身子一时不稳,嘴角“诶呀妈呀”的叫着就这么跌进了玉碎泉里。

“噗通!”

“有人掉下去啦!”一位泉边的女弟子慌张大叫道,她这么一叫在场周围的弟子们都向这里看来。

“哇,居然真会有人掉进泉里,看她还是位已经炼气一层的修士呢!”

“是啊,这也太不小心了,也不知道是哪一座山峰的弟子。”

“看这年纪应该是新来的吧。”

弟子们纷纷议论起来,毕竟自立宗以来还从未有人掉进这玉碎泉,如今倒有人打破了这记录。他们不急着救人很正常,因为那打破记录的某人刚掉进去就脚尖点地一跃而上,然后掩面而逃了。

太丢人了吧!

听着那些弟子们的议论,姜妙芜已经在脑中计划着是不是要换一座宗门生存……

她本想寻个僻静处换一身干净的衣衫,可是一路上到处都有弟子,只能打算回峰去。

“诶?你这么慌里慌张的干嘛呢?”令人绝望的声音传来,姜妙芜欲哭无泪的看着彭巧兰,呜咽了声一溜烟跑了。

“衣服怎么还湿了啊?这么急匆匆的,跟有人追她似的。”彭巧兰嘟囔着,嚼着嘴里的灵果向别处走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女配她又美又强

评分 10
分类:科幻
评语: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猜你喜欢
第十九章吃了要把媳妇叉掉(感谢汤家甜兔、恸、tox的打赏)
进家门前,宋廷凡停了一会,收敛好自己的情绪,他怕嫂子觉得他没用。拖累了家里。正好从外面提水回来的林俏,看见他站在门口不动,她疑惑道:“小叔,怎么不进去?”宋廷凡下意识就转头,看见她提水,连忙走过去帮忙提,乖乖喊了一声,“嫂子。”以往喊“嫂子拖累了家里。。